岑駿,2013年在美國馬里蘭藝術學院取得碩士學位,Mutual Tunnels是他的碩士畢業作品。岑駿學習雕塑出身,在繪畫、漫畫、設計等方面都有探索,這是他首次嘗試動畫創作。

Mutual Tunnels講述了一個近似亞當與夏娃的神話,岑駿並未為這部作品取中文名。Mutual Tunnels結合作品有很多想像的空間,我願意稱它《共赴瀛洲》。除了Mutual Tunnels,我還和岑駿聊了聊創作之外的話題。



AT:Mutual Tunnels創作的動機是:

岑駿:這兩年以來我都圍繞這一些心裡思考的問題創作。最開始的初衷其實很簡單。我認為人是有偏見的生物,我們只能接受符合他們內心的標準的人和事。各種標准在集體化的作用下形成了所謂的文化、道德、規章、定律等等一切你能想到的詞。這些東西可能在一方面形成了某個集體的特性,但是也同時摧殘著個體的獨特性。

而我的創作在現在看來,可能就是想要提出一個觀點:那被摧殘或者壓制的部分其實是很重要的。我創作了一系列的作品,每個作品都嘗試用某個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它們更像是思考的碎片。我認同一個觀點,每一個問題都沒有完美的答案,因為它們是三維的,而我們能做到的只有盡量看到它更多的面。

 

AT:在Mutual Tunnels背後有什麼故事嗎?

岑駿:Mutual Tunnels是我的第一部動畫,也是這兩年的一個總結。困難很多,動畫本身也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但是同時我的收穫也頗豐。在概念上,我開始解構之前的思考。我一直在思考在不受意識影響下的本我是怎樣的。但是人永遠不能在清醒的時候去思考不清醒時的事。意識跟潛意識就像兩鼓力量此消彼長。

而我的動畫要強調的就是這種阻撓我們認識潛意識自我的不可抗爭的規律。但這並不是悲觀主義,我相信意識總會有遲緩的瞬間或片刻,若能把握那個瞬間,便可能窺見那個原始的自我。所以這個作品可能並不是一個故事,而更像是一個體驗,讓觀者去經歷。如果說Mutual Tunnels是一個白日夢,我希望跟我的觀眾一起做這個白日夢。在這裡面,好壞美醜都不重要,因為它們象空氣一樣存在著。

 

AT:故事中的世界是怎樣生成的?

動畫中的許多場景都取材於我出生的地方廣州和我現在生活的城市巴爾的摩。我出生和成長在廣州的一個大學校園裡。在那裡,夏天大量的降雨使野生植物迅速生長,覆蓋植被和建築外牆。而巴爾的摩則是一個略顯沒落的美國城市。城市裡面有很多人去樓空的區域。而城市的範圍也比較小,一出市區便是了無人煙的荒野。這些景像都給我很多靈感,而我把這種廢氣的感覺推向了另一個層次。於是便創作出這個後工業文明的無人世界。

 

創作原稿

 

AT:Mutual Tunnels創作的周期是?

岑駿:Mutual Tunnels的創作週期是一年整。

 

AT:這部作品的製作方法是怎樣的?

岑駿:所有的原畫和動畫背景都是傳統的鉛筆手繪。我盡量使整個製作過程保持簡單和低科技含量。4b鉛筆跟燈箱基本就是我的原稿的創作工具了。

我喜歡鉛筆在紙上留下痕蹟的感覺。在很多的場景原畫中,我描繪了很多密集的植物景象。這些原畫大多需要花上一天的時間完成。繪畫那瘋狂的葉子是一個很有重複性的過程,我一般會聽著一些迷幻的電子音樂,有時我甚至可以閉上雙眼來畫。

 

AT:可以聊聊這部作品的音樂嗎?

岑駿:這個動畫的音樂有兩個版本。最初的版本是又我自己做的,大家可以在片子的預告片聽到那個版本的片段。而我在畢業展上所播放的也是我配樂的版本。

我採錄了很多聲音樣本,包括電腦房裡的白色噪音,石子路上的腳步聲,物件碰撞的聲音等等。我用電腦軟件將這些聲音重新編輯,很多聲音被重新發現,有了新的個性。我將這些原材料進行剪接和重複(looped),它們形成了新的節奏或旋律。

第二個版本是美國音樂人Jason Charney創作的。我跟他在一次朋友的飯局上偶然認識,那時我剛完成了我動畫的最終修改。我驚喜地發現Jason音樂的氛圍裡面有著跟Mutual Tunnels很相似的氣質。於是我們的合作便很順利地展開了。

 

AT:動畫的製作過程是艱苦枯燥的,這次創作完成後,有與以往其他創作形式不同的感受嗎?

岑駿:有的,動畫更需要好的前期準備和計劃。在製作過程中需要更多理性的思維。因為我沒有太多經驗,所以每走一步都是一個探索。這些探索也會成為我的經驗。可能正如您所說,創作就是一種修煉,不求達到完美,但是不斷向完美靠近。

 

AT:你在美國的學習和生活感受是怎樣的?

岑駿:我所畢業的學校以學業繁忙見稱。所以我的生活其實很單調,除了創作,我會去紐約看展覽。不過繁忙的生活也激發思考。

 

AT:你眼中中美年輕藝術家的異同是?

岑駿:其實很難作出一個比較。

我的觀察是:美國的藝術學生所遇到的境況跟國內的藝術學生很像。他們也面對這就業率低,行業競爭大的問題。但是我覺得有所不同的是,美國年輕藝術家比較有柔韌性,他們可以一邊做兼職,一邊用業餘時間堅持創作,對於他們來說,貌似生活和做藝術都可以是不緊不慢的事。享受自己所喜愛的事可能是我從他們身上學會的事,哪怕需要很長時間積累和沈淀。

國內的藝術學生也很不容易。或許我們的社會需要更多的平台或者創造更多的機會給年輕的藝術家。讓他們知道社會需要他們,而不是迫於生計而放棄喜愛的事。但中國年輕藝術家當中也有很多勇敢、有堅持的人,我敬佩他們。(這一段我不確定會不會說得有點​​主觀,你們可以考慮用不用)

岑駿繪畫作品Undercurrent

岑駿繪畫作品velvet dream

岑駿設計作品Hermaphrodite(雌雄同體)

 

AT:你赴美之後觀察和思考的對像或者領域有所轉變嗎?

岑駿:我想是有所轉變的。日常生活的每一個觀察改變我的想法。比方說在A地不能被接受的食物在B地卻有可能被接受,相反在A地能接受的食物也有可能在B地不能被接受。這其實告訴我的並不是兩地誰更優越,而是告訴我,當你在一個地方呆久以後,會習慣用一種思維去思考事務,而無法接受有違常規的事。

拿人的個體差異作為例子。有些人自身的差異性可能會超出他人所認知或接受的範圍。但是這不代表他作為一個個體的價值會有所偏差。相反那有差別的部分確實最重要的部分。而創作對於我,其實就是一個發聲器,告訴別人我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AT近期對你影響較大/讓你印象深刻的藝術家是?

岑駿:我近期深受美國漫畫家Chris Ware的影響。他一直都在打破傳統的線性敘事手法。在他的作品The Building Story裡面,他把圍繞在主人公身邊的人和事都打散為時間的碎片,讓讀者能從各個角度進入這個作品。

 

AT你對現在的生活/創作狀態滿意嗎?未來又有什麼計劃呢?

岑駿:畢業以後需要面對的問題更多了,會有點壓力不過人生可能就是把一個個問題迎刃而解吧。我目前對我的下一部動畫有一個初步的構思,我打算先把它以漫畫的形式實現,然後再製作成動畫。

岑駿個人站點 | 岑駿微博

 

文章出處:AnimeTast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AnimeTaste關注全球動畫短片的App。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來自全球各個國家頂尖的動畫短片作品,讓你隨時隨地可以對創意啟迪對靈感充電。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