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絲綢一般的水中,只有無邊的地平線包圍著我,整個人都感覺到釋放,任憑自我消散在光影和空間中。」––– Murray Fredericks

鹽湖上的攝影師 Murray Fredericks

2009 年,他和電影人 Michael Angus 發布了以他們在鹽湖上的拍攝生活為主題的紀錄片。

基於極簡主義的技術,澳大利亞攝影師 Fredericks 的方法是找到沒有明確地理特徵的位置,(理想情況下)由 360 度、完全平坦的地平線所界定—— 他的第一個主要項目「 Salt 鹽」是在澳大利亞的艾爾湖完成。Fredericks 獨自來到艾爾湖,每次在乾燥的湖泊中呆上幾個星期。2003 年至 2010 年,他多次訪問了艾爾湖的鹽田,並創作了一系列的作品,其中包括照片,紀錄片和延時攝影。

SALT

地平線,沒有盡頭沒有開始。

「絕對伏特加」曾用張照片作為廣告背景

美麗又惡略的環境

艾爾湖遍布了九千七百多平方公里,大部分是乾燥的,鹽在一米半的地方。「這是我見過的最惡劣的環境,風雨無暇,沒有淡水,溫度範圍從冰冷到攝氏 40 多度,雖然一些稀有動物的生活在這裡,但通常不是一種有利於生命的環境」。 Fredericks 只用一輛自行車和拖車運送他的大幅面相機,用品,水和帳篷。被迫與極端條件相抗衡。美麗或惡劣,讓下面的片段帶你體驗一下。

借景諷刺

攝影師 Murray Fredericks 帶著自行車、帳篷和相機重新考察了南澳大利亞廣闊的鹽湖,繼續堅持不懈地通過攝影拍攝遙遠的土地和天空,將這種壓倒性的空曠和強烈的情感共鳴定格在畫面裡。

搜索「鹽湖 + 攝影」,你眼前將是一片人物照—— Fredericks 刻意抹去畫面中的人物——取而代之的是一面鏡子,巧妙地質疑了人類虛榮、自戀的自我素質。攝影師讓人類的形象脫離出畫面,光線、色彩、空間佔據了全部的尺幅,吸引觀賞者的意識來到另外一個層次。在這個系列的適應作品中,攝影師創造了一個不可度量的空白空間,一個逃避自我的可能,一個純粹的凝固的時刻。

© Murray Fredericks

© Murray Fredericks

© Murray Fredericks

地平線之前的鏡子

人類最初用來窺探異界的道具,就是鏡子。雖然鏡子中映照出來的景象並不是真實的,但也可以視作是與真實的我們相呼應。在古代,許多民族將鏡子當做神的象徵,也正是呼應了這一點。而在 Murray Fredericks 則通過鏡子與地平線,創造了一個不可度量的空白空間,一個逃避自我的可能,一個純粹的凝固的時刻。

© Murray Fredericks

© Murray Fredericks

© Murray Fredericks

對於鏡子的含義,攝影師有自己的解釋:「鏡子像徵著對自己的迷戀,這面鏡子的目的是希望人們可以把眼光從自身移開,轉到環境上。」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