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書和字型的愛好者,在書桌上出現一件兩者的混合物,而且還是重量級的一件,簡直就是盛宴!


THE VISUAL HISTORY OF TYPE

由 MuirMcNeil 工作室的 Paul McNeil 編寫,Laurence King 出版的《字型的視覺史(The Visual History of Type)》就是這樣一場盛宴。比起簡單的再版印刷,這本包含 350 張插圖的 672 頁的精裝書的發行可能具有更大的價值。在這本書本月正式發行之前,我們與它的作者 Paul 進行了一場對話,以便讓大家深入的了解這本書編輯和設計過程中的來龍去脈。

Paul McNeil

PAUL MCNEIL 訪談

可以和大家介紹一下您的背景嗎?

2001 年重新回到倫敦印刷學院(London College of Printing)讀取文字研究的碩士學位之前,我已經作為平面設計顧問的角色工作了三十多年。我過往的設計實踐主要集中為科技與傳播領域的商業應用和非政府組織進行品牌與企業視覺識別的設計工作,但近些年來我逐漸減少了商業工作,轉而更多的從事設計教育。在 2010 至 2016 年期間,我在倫敦傳媒學院(LondonCollege of Communication)教授研究生課程並且也擔任文字研究碩士課程的負責人。我和 Hamish Muir 在 2010 年共同成立了新的工作室 MuirMcNeil 以進行一系列綜合的設計委託和獨立設計項目,在這裡我們進行的所有實踐都是用基於系統(systems)的方法探索解決視覺傳達問題的途徑。

為什麼要做這本書?又為什麼選擇在這個時間和這個形式?

我對字型與文字設計這個處於傳播交流中心的領域一直懷有濃厚的興趣,我也在自己的整個職業生涯中一直不斷的學習和研究,積累了大量的書籍和設計過程中的樣本等相關資料。對我來說,文字設計遠不僅僅是一種設計元素和設計工具那麼簡單。幾年之前,我發現除了 Jespert、Berry 和 Johnson 編寫的具有深遠影響的《字型百科全書(Encyclopediaof Typefaces)》和 Sutton 與 Bartram 編寫的《字型圖錄(Atlasof Typeforms)》分別從 1953 年和 1968 年起不斷被再版與重印之外,似乎就再也找不到其它的能夠明晰講述字型歷史的著作。此外,在和自己的學生們日復一日的相處和工作中,我也不斷的覺察到他們相比之下對於字型歷史脈絡理解的匱乏。所以,我也想要用這本書填補這塊空白,不僅是為了讓它能夠成為有用的工具書,去幫助設計師理解字型的工作方式和設計的種種原因,也是為了梳理這些字型歷史中包含的對技術的豐富連接、與不同時代美學的關聯、以及對於社會和思想演變反映等。可以說字型就是人類文化的一種的微觀流露的代表。

顯然很多人會覺得這本書的結構應該是按照字型類別劃分成 Old Style、Neo Grotesque、Display 和 Didone 等章節,但在我對這本書早期的研究和計劃中,我發現這樣的定義會帶給人們一種完全錯誤的印象。傳統的對於字型的定義方式缺乏連貫性,尤其用一種粗暴的方式按照歷史時期、地理位置或者其它主觀感受分類,這也給人們造成一種錯覺,好像所有東西都可以在這種範疇下被定位,也可以一直這麼做下去。這麼做也把那些無法被劃分在單一的標籤之下的字型排除在外,尤其是在數字化字型設計開始以來,這種現像變得更多。

MuirMcNeil 工作室

雖然我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創造了大量的印刷物設計,但我也同時積極的避免自己用傳統設計修辭方法做設計。在很多書籍中,你會發現版式和文字設計做足了對讀者目光的吸引,似乎想要用這種方式彌補內容的不足,用設計教育家 Ian Noble 的話來說也可以叫「把愚蠢的東西變得漂亮(make a stupid thing lookpretty)」。然而,在《字型的視覺史》這本書中所使用的處理方法恰恰與上述的相反,目的在於我想要為讀者提供一份明確且權威的考察文件,呈現從印刷剛誕生的 15 世紀 50 年代直到今天為止被設計和生產出的所有重要的字型,並通過一份當代的文件樣式著重強調這些歷史字型樣本最真實的原貌。此外,龐雜的內容讓這本書的最終呈現變得非常厚,也出於想要盡可能按照原始尺寸呈現圖片,讓書的開本也比較大。書中收錄的超過 320 個的字型通過有效的組織全部都用跨頁的方式呈現,而且均分別配有對其設計發展、表現和應用的簡潔的文字說明,以及固定的相關信息檢索表格。

這本書具體是如何被設計完成的呢?是否可以向我們介紹一下這個項目的規模、耗時、故事,以及過程中的決定等等?

總的來說,這本書從最開始的想法到最後的實現跨了 7 年半的時間,伴隨著我的教學和其它各種實踐工作,當然,這期間也包括因為種種原因的停滯時間。整個項目可以被劃分為最初提案並與 Laurence King 商討花費的 1 年、在選題和圖片收集與研究上花費的 3 年、用於寫作的 2 年以及最後用於對書編輯設計的 1 年。整個過程中我發現所有的研究工作都很有意思,書的設計工作是一種計劃中的任務,而對於整本書的寫作,可以說是最艱難的部分。同時擔任作者和設計師這兩種身份,讓實現這本書的過程中相當一部分時間都是獨自一人的努力,甚至可以說有一點孤獨,所以我可能更喜歡像從前一樣在一個團隊中工作。但是這本書的成功離不開下面這幾位朋友的支持:整本書圖片素材的研究者Giovanni Forti,用他極大的耐心和毅力收集到遠超過我預期的從古登堡學會(Gutenberg’s Textura)到 Cassandre 的 Bifur  等一系列的素材資料;協助拍攝所有圖像的攝影師 Ida Riveros;在最後階段加入我們,既勤奮又幽默的編輯 Philip Contos。

對於這個規模的書籍項目來說,它的實現少不了來自很多人的貢獻,他們在這個過程中分享自己的專業知識,提供一系列的資料,我尤其要提到對於這本書極其重要的倫敦 St Bride 圖書館。我在那裡翻閱驚人的館藏中的各種歷史樣本,度過了很多愉快的時光,也要感謝圖書管理員Bob Richardson 提供的幫助。我得說,St Bride 圖書館絕對是個無與倫比的資源寶庫,希望它一直好好的留存下去。

尤其對於今天的學生們來說,他們常會通過數字媒介獲取各種刺激,甚至當今的設計史和設計教育也都被大量的數字化取代,在這種情況下,您覺得這種開本和價格的實體書扮演著怎樣的角色呢?

雖然數字媒介在今天被廣泛的使用,但無論是在教育上還是其它方面,我並沒有覺得它像你的問題中暗示的那樣徹底的取代的印刷媒介。人們常習慣性的去用一種完全相反或完全改變的方式理解事物,比如看見很多人都通過屏幕獲取訊息,而後就認為印刷已經完全死去。但我們可以找到很多證據證明新舊媒介能夠並存,也將很可能繼續這麼存在下去。印刷出版曾作為唯一的媒介,已經肩負大眾傳播的職責相當長的時間,雖然說在一些特定的方面印刷物依然比數字媒介更具互動性、更及時也更個人化,而且與相同內容的數字出版物不同的是印刷物總有一種與投資它成比例的價值存在,也更容易追溯到信息源頭,更不像數字內容一樣需要花費很多驗證真實可靠性的消耗,但這只是關於媒介與相互協調的一些模糊的說法。

對於《字型視覺史》這本書來說,印刷出版毫無疑問的是首選媒介,因為它提供了對於內容與形式最直接的關聯,正如你看到的書中大量的內容和資料本身就直接與印刷有各種各樣的連接。在此,我也要由衷感謝 Laurence King 對於這本書的巨大投資才讓它最終呈現在大家眼前。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計劃要製作一份數字版本,但我也並不是捍衛傳統媒介的保守者,在 Kindles 和 iBooks 盛行的今天,我們也可能將會把這本書製作成一個網站,並用嚴謹且高標準的編輯與策劃的態度持續擴充資料的數據庫。

您是如何決定哪些字型應該被放進書中?哪些又不需要?又有沒有哪些你喜歡的最終在書中有遺漏的字型?

因為我在文字設計的領域已經沉浸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以至於我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有了一個清晰的思路,但在編輯的過程中我也有很多有價值的新發現,比如 1922 年的 Bremer Presse Antiqua 和 2015 年 Sandrine Nugue 發行的 Infini。所有這些都被通過表格清晰的羅列出來,在我拜訪圖書館館藏以及從 Laurence King 的圖片研究者得到精選後的圖片的同時也保持著持續的增補。書中的 320 多種字型都是經歷過時間檢驗的經典之作,比如一代又一代讀者都發現 Garamond 和 Baskerville 具有可以被輕鬆閱讀的識別性,印刷商和出版商也一直把這兩款字作為高質量文字設計的標準,它們兼具了效率與美學的雙重考量。

但是,由於這本書的目的在於呈現每個階段發展的精準圖片,因此書中的一些字型可能只擁有倖存下來的的少許簡潔的資料說明和展示。此外,書中還收錄了一系列極具開創性的實驗性的設計,它們可能在商業上均以失敗告終,或者從未被發行過,但卻都為文字與字型設計領域提供了新方向上的探索。即使這些被收錄的實驗性的設計中有很多都存在著爭議,並且可能會被認為缺少關聯、不正確、過於局限、過時,或者被認為是醜陋的代表,但這不妨礙它們被謹慎的挑選下來,以幫助這本書的脈絡和敘述更加完整。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我覺得字型對人有徹底的吸引力,並且它是人類心靈手巧的產物,對人類文明發揮的影響比任何其它的事物都要大,而且依然在繼續。我對書中收錄的每一個部分都懷有足夠的興趣(即使是 Comic Sans 和 Arial ),我也真誠的希望大家也同樣欣賞它們,至少是它們中的大部分。每天我都能夠看到新的字型誕生,我也很希望能夠把它們收錄進書中,比如 Bely、Nordvest、Brutal 等,但我也很高興不用去擔心我無法改變的事情。

近期還有其它的書或者字型之類的工作計劃嗎?

我正開始做一個關於書的材料的研究工作,從速記(stenography)到像形文字(pictography)等,以更深入的去了解語言和呈現它的所有可能的可見形式的關係。因為現在剛開始的早期階段,我也可能在未來完全的轉變研究的主題,但我希望能夠進展下去。

感謝 Paul 花時間和我們分享這些,也謝謝 Laurence King 的校對。我可以毫無偏見的說這是我見過的最好的字型書中的一本,也非常值得花這樣的價格去購買。這本書真的值得通過印刷發行的方式呈現在大家面前,它也可能將是我未來一段時間的重要參考資料,也希望設計學生們和專業設計師們也同樣喜歡它。快把它加入你的願望清單裡吧!

參考文獻:陸俊毅_設計現場 Creative Review 文本翻譯:段智華 引用圖片: Laurence King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