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zen

為什麼藝術品的價格動輒百萬美元天價?村上隆的動漫大公仔可以創下一億日幣的天價?為何超級精明的紐約投資銀行家願意花1200萬美元買一隻腐爛中的鯊魚屍體?一顆鑲鑽的骷顱頭,收藏家個個趨之若鶩?當代藝術究竟藏著什麼我們不知道的祕密,如果台灣想要培養頂級當代藝術創作人,又該怎麼做?

剛結束不久的2011年跨年晚會的重頭戲,便是由當代藝術家蔡國強設計的101與大江河濱煙火秀。雖然有一些民眾看完之後頗有不滿,但此次的煙火秀還是比過往幾次來得精采,真不愧是當代藝術大師親手操刀設計,果然有別凡響。

說到當代藝術,大多數人都是有看沒有懂,直覺的感受是,「蝦米!?這樣的東西也能叫藝術?要是這個的話我也會做!」等到再聽聞作品的價格時,更是吐血。別的不說,就說國人熟悉的蔡國強好了,一張大型的煙火爆破設計圖可以賣到三億台幣。

回過頭來看台灣,似乎沒有甚麼國際知名的當代藝術大師,特別是在藝術拍賣市場上能夠拍出上億身價的,好像還沒聽說過?!

可是,當代藝術看起來不是挺簡單的嗎?鄰國日本不也了一個專搞超扁平動漫人物的村上隆(他老兄的作品可也是能拍出上億高價),LV和羅浮宮都還搶著跟他合作,可是,他老兄的作品在日本卻被批評為抄襲動漫,評價不怎麼高!

如果根據村上隆的新書《藝術戰鬥論》中的觀點來分析,台灣最有機會向國際社會推出能拍出高價的當代藝術創作,我認為非在「布袋戲」這個概念底下,透過藝術家之手,翻譯成當代藝術界能懂的作品莫屬,其他的幾乎沒有可能!

村上隆認為,蔡國強和他之所以能夠成為世界級的當代藝術家(也是亞洲少數能拍出上億身價的當代藝術家),因為蔡國強玩的是煙火,而他玩的是動漫,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從自己國家裡原本最強的文化概念中選出能夠被翻譯成國際上所能認可的當代藝術作品,和國際藝術史接軌,從而豐富了藝術史的脈絡,才使他們成為世界知名的當代藝術家。

為什麼當代藝術看起來都很古怪?村上隆說,以繪畫來說,藝術創作在20世紀初到了畢卡索之後,就已經是是繪畫的最高峰了,而且從此繪畫技巧能夠透過類似補習班的東西大量傳授給一般民眾,只要有系統的學習,誰都能劃出古今中外的知名繪畫大師的作品。於是,藝術史從創作走進了「不創作」,最有名的要屬杜象在馬桶上簽名,就算完成藝術創作的例子。

因為技巧再無可鑽研之處,西方藝術遂走上了概念創作,舉凡能夠提出顛覆或補充藝術史中所制定的藝術標準的藝術創作,就能獲得具有鑑賞力的蒐藏家青睞,競相出價標購收藏。雖然東方藝術似乎仍然在走創作之路(例如國畫),但因為制訂藝術史標準的是西方社會,一切以西方人的美學評判標準說了算,任何的創作是否偉大,能否飆出高價,都得放到西方藝術界的評價系統來進行評判,且唯有通過其標準核可者,才能取得成就。

這也是為什麼蔡國強要玩的是煙火,村上隆玩的是動漫人偶的超扁平化,如果兩人對調,恐怕還不成,非得是發明了火砲的中國人蔡國強把煙火當藝術表現的媒介,而動漫強國的日本人村上隆把動漫公仔當作藝術表現的媒介,並且各自在自己國家的文化藝術脈絡上去創作發展,才能進入當代藝術創作的脈絡中,從而贏得高評價。

也就是說,想在當代藝術市場勝出,光是作品好還不夠,還得要作品能夠符合西方製定標準的藝術史的脈絡性思考才行。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考慮,布袋戲絕對是最有希望在國際當代藝術舞台勝出的一種藝術表現媒介。因為布袋戲的靈魂人物「偶戲」,是世界各國都有類似或變化形式的傳統民俗藝術,而放眼全世界,只有台灣讓傳統偶戲不斷創新再生,且以商業化的形式成功地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存活,不若其他大多數國家的偶戲都只是保留傳統,甚至需要私人基金會或國家特別編列預算補貼才能夠勉強存活。偶戲無論在台灣還是全世界,都是獨一無二的文化藝術活動。

遺憾的是,我們社會的文化菁英並不覺得偶戲的現代化與資本主義化存活形式是一種舉世獨一無二的文化創造,且不曾想過透過當代藝術的方式將之推向高雅藝術市場,在發展高雅藝術方面,我們走的幾乎都是橫向移植西方文化之精緻藝術,然後開展台灣仿製版本,由台灣人製作的西方藝術(媒介),就算作品再強,充其量只能成為B咖,無法成為世界頂尖,因為原本的宗主國有太多人隨時都可能創作出比自己優秀的作品,可取代性太高了。

但若是從台灣本來就有卻又是世界獨強的偶戲出發,那就不一樣了,充分浸淫在偶戲文化中的台灣藝術家所推出的作品,絕對是其他國家藝術創作者所望其項背的(特別是在藝術史的脈絡開創/延續上)。

若以電影來比喻,台灣的電影想要在國際市場上勝出且贏得好評,只能去拍擁有在地文化特色的作品,而不是去仿製好萊塢的作品,好萊塢多年來累積的電影KNOW-HOW不是台灣電影短時間內所能超越的,這也是為什麼日本能以《送行者拿》下好萊塢最佳外語片的原因。

能夠為藝術而藝術當然很好,不過村上隆說,作為身處於金錢遊戲的資本主義社會中的當代藝術創作者來說,透過作品表達出人與金錢之間的糾葛,甚至透過作品參與資本主義的遊戲本身也早已經是當代藝術創作很重要的一環,自絕於當代藝術市場的當代藝術創作註定不會賣出高價,也無法在藝術史中贏得一席之地。

台灣的藝術家,究竟可以拿什麼文化元素和國際當代藝術市場接軌?我想,有必要好好思考村上隆所提到的觀念。

我個人的淺見是,從當前台灣現存的高雅與俗民流行文化元素來判斷,布袋戲/偶戲是最有可能在國際當代藝術市場勝出的文化元素。

當然,台灣要發展當代藝術,也不一定只能從布袋戲切入,其他和布袋戲一樣,既有文化普遍性,又具有藝術獨特性的台灣在地特有的文化元素,都是可以使用的藝術表現媒介,端視本土藝術創作者的慧眼能否辨認出來了!

文章出處 ZEN-敦南新生活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本名:王乾任。1976年生的嘉義福佬男性。曾居敦南,現住安坑。 探思基督信仰,閱讀/出版/文化/社會觀察,愛情與職場小品,還有旅遊美食與生活隨筆。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