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 設計公司用設計和創意和賺錢,這是最健康的。

設計師:靳叔您好,我之前在河南做過兩年廣告,感覺那邊的行業狀況不是很好,因為他們只是把設計這個東西當成一個附加值。但到了深圳,我覺得這邊的行業現狀也不是太好。
靳埭強:你提到的那邊的情況,應該是一種初級的廣告發展的現象。最初在香港的時候,設計公司都要做印刷,就是做一個小本子,因為設計費養不起你,你把這個本子給印刷廠,上面再加上你收的一些顧問費,你才能夠活得下去。廣告的初級發展都是這樣,所以河南這個狀況並不奇怪,但為什麼你會覺得在深圳也不太好呢?是什麼情況?設計師:是因為我來到這家公司,比較追求個人創意。

靳埭強:你是覺得深圳廣告公司比不上河南廣告公司還是?

設計師:不是,深圳比河南那邊強很多。

靳埭強能力強很多,但是創意發揮不了?

設計師:對。

靳埭強是因為他做生意做的很好,但是創意不行是不是?

設計師:對,說白了就是甲方讓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做就不行。

靳埭強這應該不是一個普遍的情況,因為如果公司很強大,我覺得他不需要說客戶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客戶應該是依賴這個強大的廣告公司給他做出好的廣告設計。可能你問的廣告跟設計是兩碼事,其實設計師可以做廣告設計也可以做平面設計,但是專業是完全不同的。

我打工的時候,最初進去的是我老師開的商業設計平面設計公司,當年也是平面設計行業的發展的初期。他的家庭背景是印刷廠,所以印刷跟平面設計關係很大,廣告也有,但比較少,因為廣告不同,廣告公司一定有媒體,廣告公司賺錢不靠創意,也不靠設計,靠的是媒體,因為報紙收的費用裡面分成有分給廣告公司,但是他要有創意,有好的廣告才刊登,拍廣告片也是,拍廣告片最賺錢的就是每十秒鐘收多少錢。

平面設計不是,最健康的平面設計公司應該是收設計顧問費就能養得起設計師。但是我打工的時候那個設計公司也不行,除了做設計之外,還要做生產製作,把它製作出來,包裝就要做出一個包裝,書就要做成一本書。譬如印一千本,一千本每一本賺多少錢,這些錢才來養設計師,但是慢慢就變了,我在深圳的設計公司後來也不需要用生產來賺錢。

所以設計公司用設計和創意和賺錢,這是最健康的。

設計師:我在河南那邊就是平面設計公司。

靳埭強所以因為是小公司,印刷業做生產也做?

設計師:不,只做設計。

靳埭強那非常好了,設計費用很高了,是一家多大規模的設計公司?

設計師:一百多人。

靳埭強:很厲害了,比我公司大,我深圳分公司的人已經到了40人,我覺得太大了。我在香港開設計公司在最多人數的時候也才35人。現在香港公司縮小了,不是我管理,深圳和香港的我都已經不理了。

當時的公司名稱叫「靳與劉」,現在有個第三代的合夥人高少康,他在我們公司剛升總經理已經有大概六七年。他本來在香港做了差不多十年。很少有一個員工在一家公司這麼長的時間。深圳本地的人才流動性就比較強,他們在我公司三個月就有人拉他跳糟,培養不了強有力的人才。

當然我們深圳公司也有員工做了很長時間,但不多。「高少康」就是其中一個,他是我在深圳公司的第三個管理人員,我請他到我的香港公司做設計,然後派他到深圳,在深圳開創這個「靳與劉」的時候他就成為常駐在這裡的管理,高少康相當優秀,他來的時候我們公司只有15個人,他從15個人發展到現在,我跟劉小康都沒有幫他,我們只是精神領袖。

劉小康是主要的我長期的合夥人,他不是我的學生,他是理工的,但他是因為我影響了他一生,他從中學的時候就喜歡我的設計,畢業了以後一定要來我的公司,一做就做了八年,我覺得他應該做老闆,我就讓他做我的合夥人,他是八一年來我公司的,然後八九年成為合夥人,然後大概97、98年變成「靳與劉」,本來他做我的合夥人的時候,我的公司是叫新思域,但是到了我要請他做我的合夥人,就變成靳埭強設計公司,劉小康的名字還沒有在公司的名字裡面出現,因為他覺得不需要,也覺得我的品牌價值比他高很多,所以他就不要他的名字在上面,後來發展了十年了,我也把他培養成了國際知名設計師。公司名字也變成「靳與劉」。

高少康就快了,他沒做多少年就變成「靳與劉」,我們特別期望新的一代成為大師,他是有潛力成為大師的,但是要發展不是一兩年的事。所以打工都要去一個好一點的公司,找一個能夠讓你發展得好的公司長期的去發展,現在大陸的年輕人很快就能當老闆,那是好事,也可能不是好事,因為發展得太快了。

關於你剛才的問題,我不知道有沒有給到你解答。但我其實也不知道你現在在深圳這邊的主要的問題在哪裡?

 

 

PART2 真正的話語權不在客戶,而在消費者。

設計師:我覺得現在的甲方的主觀性比較強一點,必須按照他們說的做。

靳埭強:所以你剛才說你的公司強就不對了,公司不強。

我相信深圳有很多設計公司也是能夠令客戶聽他說的,深圳這個地方設計力量很大,能夠做做全國而不只有是深圳的客戶;我自己的公司做的就是全國的,不只是深圳的。

當年我也做深圳的客戶,我最初來深圳的時候也特意要服務下深圳的客戶,但是我們服務客戶不是說要強制,比如說之前服務過的太太口服液、靜心口服液,後來做了一段時間再更新第二代,要賣一些價值觀,不只是美容,而是要宣傳他們獨特的中藥藥方。所以要做一個藥方相關的包裝,他先前改包裝的時候,因為已經用了靳埭強,他認為已經全國最好了,所以要邀請外國的設計師,比如義大利的設計師,幫他改良太太口服液第二代,後來做了,錢也給了,印好了,但市場部門覺得不行,不敢推出去。這可是義大利的設計師啊,他們很聽他的話,也付了錢了,但設計師一定對嗎,不一定的。後來太太口服液回來找我,我就把它改了,客戶也不只是聽我,而是要互相合作,做成能夠根據它的定位和價值去提升品牌的效果,所以這也不是我一個人的力量,還有客戶的力量。

所以如果你說客戶不喜歡,要你聽他的,不做就錯,那你就錯了,很可能是你的理解錯誤。所以你剛才的問題其實不是問題,可能是自己的判斷有誤。

黃永敏:剛才提到一個點就是說,客戶在短時間內很難改變,市場的成熟度他對品牌對設計的接受能力支付能力,這些都是一時之間很難改變的,你能做的事情就是先讓自己更有話語權,在專業裡就要先讓自己強大起來。

靳埭強:我也不是要求我自己有強大的話語權,我只是說我有能力去把你的品牌你的產品提升,這不是話語權,客戶給錢你做,他當然有話語權。但這個真正的話語權不在客戶,而在消費者,消費者不會站起說我不喜歡你的設計。

好的公司會去做市場調查。如果說,我出來一個東西,對消費者來說是好的,他能接受跟提升,但客戶的市場部門有人說不是,這個不能賣、這個不好;我就問他有沒有問過消費者,他們說:有做過公司內部調查。我說這不是調查,該調查的對象是費者。所以為了證明我的意見是對的,不是我自己說了算的,而是消費者說了算。

我曾經有個客戶,汕頭的拉芳,拉芳洗頭水是很成功的,雖然它的包裝不好,品牌形象設計也不好,它能成功是因為產品的好。(所以,其實我們設計師不是偉大的,最偉大的人是生產好的產品的人,你只是幫他提升。)拉芳成為一個本地的知名品牌,要改變包裝是很不容易的,我說先做一些市場調查,做一些理解它本身形象的人的調查,也探索不同的方法去改變。

客戶說要國際化,他們認為的國際化就是強調拉芳的英文名稱,本來拉芳的英語跟中文是一樣明顯,但是他想把拉芳的英文做得比較側重,而不管中文,我覺得這是不對的。因為他是一個普及化的產品,不是高檔的產品,他本身的產品不是國際化,所有買這個產品的人可能只是很小部分懂英語的,會造成很多人不知道是這個產品。說不好聽,拉芳是地道的,或者是便宜的,它要提升,是提升到高檔嗎?能有高端的消費群體來買拉芳嗎?也有,但是可能不多,而且會保持不了你本來低檔的消費。

152930PSw

所以你要提升多少,中檔,是比較穩,中低檔,比較好,最多也要中高檔,已經到頂了。那麼這些消費者有多少人懂英語?用英文?沒有,所以我做新的設計的時候他們說英語為主呢?還是中英結合呢?還是中文為主呢?我都要嘗試不同的給客戶看,後來客戶否定以中文為主,我覺得不對,我堅持自己,但他說要英文為主,我就做,但是我先前再自己花功夫做好中文為主的品牌,後來最後他說我的中文很難識別,拉芳兩個字變得比較圖案化,比較有個性,因為是洗頭髮,以女性為主,我就拉成兩條線,好像頭髮,他說念不出來,其實他是不喜歡這個中文的名字,而不是真的識別不了。他說已經調查過,內部都說很難識別拉芳兩個字。我的專業判斷它是假的,我很聽客戶的話,但是這個意見我就覺得是假的;但如果他不要,就浪費掉我幫他提升成功的機會,所以我說你沒有錯,你只是內部調查沒有去外部調查,那我送你一個調查。

本來他要找一個調查公司,我說我送給你,我去汕頭大學做調查,年輕的也有成熟的也有,大部分是女性,我把我新的商標印出來,問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能說出這個的品牌名稱嗎?第二個問題這個是什麼行業的標誌?如果是個品牌標誌它是賣什麼的?給他幾個選擇,包括美容產品、服裝什麼都有,還有這個品牌是什麼檔次,高端的,高中的,中高的,中檔的,中低的、低中的,順帶通過這個調查讓客戶去看我的品牌定位對不對。結果調查的人百分之一百的認出拉芳,怎麼會難識別?所以你要證明給客戶看,不是我說了算,不是我的話語權,是用家說了算。

絕大部分都知道這個是美髮用品,沒有人說高檔,沒有人說低檔,大部分人說是中檔中高檔,這就準確了,我覺得他不能體現高檔,所以我給他的論證調查不是作假的,真真正正去做的,我們不做假大空,實實在在,客戶最終就接受了。這個問題就到這裡。

 

 

PART3 關於設計師的職業道德和專業尊嚴。

設計師:我很贊同您的意見,就是說首先我們要用心的去做這件事,不要讓甲方去說,讓使用者去說話,可能說起來比較簡單,真正實現起來會比較難,是艱難的過程,我覺得我很好奇就是說不管是靳埭強一直在堅持追求心中的真理,還是說堅持想要做出成功的案例讓客戶使用,最大的動力是什麼?

靳埭強:最大的動力是我熱愛設計,我相信設計能讓人的生活提升。

雖然有很多種做設計師的目標跟他的自己人生的方法,但我覺得絕大部分人做設計還是因為興趣,但是興趣不等於熱愛,個人興趣只是個人滿足。當然也有大部分人做設計為了賺錢,為了賺錢沒錯,因為這是經濟活動,為什麼不賺錢?只是賺錢要有賺錢的方法,對方尊重你,我收費,很正常。但我永遠不用不正當的方法去高收費,我也不會免費投標,我定標定稿一定要收費,我尊重你的權利,你可以邀請一百個設計師去做設計,給你選,但是你一定要付錢,我一定要收你的錢才給你做,但是別人免費給你做的話,他就是害群之馬,我就鄙視他,因為他沒有賺錢也讓其他設計師沒有賺錢。

我對一些專注設計的人很佩服,我最近還有參加比賽,我參加比賽的態度是我要站這個台,如果我拿不了金獎而被年輕人拿走了,那我也不是失敗,我的東西還是好的,但年輕人比我優秀,我也很開心,所以我還是會繼續參加比賽。而有時候我參加比賽也是因為我尊敬這個比賽本身,好像最近有個比賽,在網上應該能看到,應該全世界都知道。是一個華人——台灣的企業家創辦的獎,叫唐獎,他不用自己的名字做這個獎的名字,而叫唐獎,我認為很偉大。

我的設計獎還是靳埭強設計獎,我比不上他,他真的很有氣度,唐獎,中國人的獎,多偉大。他徵求獎牌設計,他寫信過來要請我參加這個比賽,原來他也有邀請世界上很多他認為很好的設計師,選擇十個人,我是其中一個,唯一一個中國籍,還有一個華裔的女設計師,曾經做過倫敦奧運的獎牌。其他還有日本、義大利、德國、澳大利亞、荷蘭、等等不同範疇的設計師,他說邀請十個人做四個不同主題的獎牌跟一個唐獎獎牌的正面,每人給費用五萬美金左右,包括你要飛去台灣說明設計的差旅費。

你在大陸做一個工作有多少機會能收五萬美金?他很尊重設計師。雖然如果他指定我做,我的收費還可能更高,但十個人每人有五萬美金,一共是五十萬美金獎金,得獎者還有五十萬美金獎金,這才是尊重設計的甲方。大概一周前,我收到北京的一個邀請,可能有很多設計界的中國朋友都收到這個邀請,要我們提供一個系列的殘奧運動會的海報設計,做比稿,他給多少錢我都覺得很難,他讓我們一周還是十天就要交稿,這個已經不合理,唐獎給我們是兩個月的時間,就很合理,還有,我問我的助理,有沒有費用?她說有,我問那是多少?你們說多少?你們覺得應該多少?

 

設計師:是一系列的海報嗎?

靳埭強:起碼三張五張,一系列的。

設計師:那我覺得最少也得要二十萬人民幣以上吧。

靳埭強:你說這個費用是挺好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可能接受,雖然時間短,但有誠意,假如是二十萬的話。但他們說給兩千!簡直是開玩笑,簡直是侮辱人,不如直接說沒錢好了。我還是學生的時候,有一個比賽,公開徵求一個 logo,學生也可以參加,專業的也可以參加,當年有多少設計師,因為我們還在念設計,獎金兩千塊,當年我的每個月的月薪三百五十。

所以我說賺錢沒問題,但是有些為了錢去做設計師,不正當的價錢,包括免費投標,搞關係,給你很多設計選 ​​,選好才收費,還有對方要求你有回扣,你就給,你就賄賂,他就貪污,我告訴你,我第一天做中國的生意開始,一分錢的回扣都沒有,因為我有廉潔的態度,我尊重我做設計的行業,不做這些害群之馬。

中國有些有名的設計師跟我說要給的,這個國情我知道,但這個是犯錯誤的,這是有罪的,是貪污,是要打的,沒有廉潔怎麼做好設計,所以一定要訂立合約,一定要收訂金,一定要有計劃該怎麼收費,當然也不能說這樣說就沒有人刻意來騙你,我還是有面對收不到錢的情況,有些時候有些人真的有經濟問題還是什麼,收不到,後來過了兩年說有了,就給你。忠誠的態度去合作是主要的,你要求別人尊重你也要尊重人家,也應該體諒他可能真的有一些困難。

我自己也做過很多失敗的,不是我做不好而是設計不能問世,我想有一天我會出版一本書把一些我覺得很好但出不來的東西發表進去,當然出不來也不是說全虧本,因為也收錢,你不用我也收錢,在經濟上是沒有大的損失,但我的心血我的創意我的態度我做出來的東西浪費掉了,我覺得有點遺憾,也不是只是說「你不用是你的損失」,事後最大的損失是誰呢?不是企業家,而是公眾,因為用不了我的設計,還是浪費了;但是這不是我的錯,所以作為一個設計師,說客戶不要你的東西,你可能做的不好,但是做的好也不用的有很多問題存在。

有些問題不是好不好的問題,你只是一個設計師,你影響不了全世界,你不要覺得你自己是很偉大的人,一個很重要的人,你只是一個設計師。現在創意在世界上都受到推崇,有本書寫,將來 MFA 是大學一個藝術教育學位,說將來MFA將影響世界,說創意人設計師比經濟人強,別讓他的話沖昏你的頭腦。

創意對人類社會很重要,能產生很大的作用,但是你自己不要認為你很偉大。

 

PART4 無印良品品牌成功的背後。

設計師:靳叔您好,我是產品設計師。我們在做產品設計的時候碰到一個非常好的案例就是無印良品,他的總監是原研哉,他在做產品的時候是把日本文化很好的融合到產品裡面去,讓產品既有平面也有語言的傳遞,也有產品的落地。

中國人其實是很認同無印良品的,而我們剛好看到中國文化的東西沒有被產品化,那您有沒有考慮說您來做這樣一件事情,又或者說,中國今天需要有一個中國的無印良品,應該是怎麼樣去切入?

日本無印良品產品中國消費者非常認可甚至世界消費者非常認可,而且不僅認可他的產品,還認可他的平面文化,包括日本的設計文化。您作為是中國文化設計當代代表,在當今的設計中把中國的很多傳統文化做了中西結合的詮釋,請問您對這個問題怎麼看?

靳埭強:無印良品的出現是很多年前了,你說是原研哉創作的,但當年原研哉還只是云云日本優秀設計師中的一位。

無印良品其實是誰做的呢?田中一光,到了後來他才交給原研哉。所以包括字體、產品的方向和定位,都是田中一光做的,田中一光是我的偶像,是我的前輩,後來變成我的好朋友,他現在不在了。你可以多看一些他的作品,他對日本文化和現代設計的融合也影響了我,我從他那裡學了很多東西,他有一本書,不是談設計,是談文化。

poster5

無印良品創作有他的整個方法,也不是說特別的為了把日本文化放在產品裡,去推崇。這個創作是有原因的。在幾十年前的日本,他們當時的設計費是非常高的,還有經濟發展,消費很高,文化上他們也很高,他們很注重自己的傳統文化,還有現代文化也是,但是頂峰就可能有泡沫,日本人要美,要經濟,但是要很樸素的,像榻榻米,幹乾淨淨,一塵不染,你說的文化精神是這種,而不是只是繁華。

我說這個故事是希望你們年輕人能想想,中國現在怎麼樣?不單只是繁華,是浮誇。我們有沒有進行設計上的反思?田中一光當時就有反思這種社會現象,所以他做無印良品,無印的意思是沒標籤,不是賣品牌,不是浮誇包裝,而是沒有標籤的好東西。所以說他的東西很特殊,黑的黑,白的白,沒有裝飾化,是最實實在在和最基本的東西,但也是很簡練的美。田中一光有責任心,他有反思對社會的認識。

後來原研哉就變成是傳承者,就做他的廣告,幹乾淨淨的畫面,都是傳承了這種精神。所以我們的眼界要放得開,不單只是賣傳統的一個文化。要把這種文化提升到國際的層面,要有廣闊的視野,原研哉現在做新一代設計師領頭人,我也很佩服他。他做很多研究,他寫很多書,策展很多展覽,他的書都在說設計師應該怎麼做設計的問題,而已經不是你說中西文化是怎麼融合比較好,他不需要這樣,因為他對日本文化這種精神已經在他的心裡面了,他不需要把圖騰拿出來。

我們現在很熱地議論中國元素,但當時他們也沒有說我們要日本元素,他們八十年代七十年代已經用的是什麼?日本風,不是元素,不是圖騰,風的意思是風氣,是生活方式,我們中國有什么生活方式嗎,問問自己,問問現在有多少人關心,如果多一些設計師能夠看重這些,將來比無印良品更好的東西一定能出現。

我們現在有在做像無印良品的東西嗎?有啊,很多人在做,你說無印良品,那我就做無印優品,你是全黑的東西,那我也是全黑的東西,這是表面在學習。有沒有人好像我剛才說無印良品是怎麼來的,如果你寫一個論文,寫無印良品的研究跟我們中國的設計怎麼走,有沒有老師會告訴學生應該看他原本對社會的反思和責任?

你能提出這個問題很好,但是思考的方向可能受到國情的影像。你也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好像你以為是他在創作,其實應該看看它的歷史,和它產生的緣由。

 

設計師:因為現在社會上大家都非常注重產品設計,特別是這一兩年,大家對於設計的探討特別多。

我們公司有在跟世界上很多大的設計公司設計師合作,包括日本的英國的、法國的、義大利的,那麼其中碰到最大的問題就是:大家對於「極簡」這個話題都是很困惑。包括蘋果現在在做的這個手機,新推出的手機整個視覺語言是很簡潔的,我們公司的決策層是很尊重設計師,但是他困惑的是「簡潔」到底是對還是不對的?

他們很希望能有一個跟設計師面對面的探討,我們究竟往下走的風格是什麼?我們公司一直希望自己走在前沿,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判斷去做思路方向。

 

靳埭強:問得很好。你剛才說的極簡的風格是不是對的問題,我剛才也沒有說簡練的風格就是對的。

你也可以有很精細很裝飾的東西都可以做,但是怎麼做怎麼用,配合你要做的主題,跟功能方面,要思考。

我覺得的最重要的一個是「心態」。所以這兩三年我們應該去提倡做關愛的設計,利他主義,不是只是利人,他者包括人類跟其他在宇宙生存的東西,我們是一個大家庭,要去關心它。如果這樣的話,會少一點犯錯,如果我們能少一點犯錯已經很好了。

如果有一天有一個公司給你做一個包裝,他的產品是對人體有害的,你去幫他就要很小心。曾經有一個中國品牌,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產品變成一個害人的東西。他們要改變形象,要洗白,要重新建立品牌,重新做包裝,他們的代理公司最關心是問我收多少錢,我不說錢,先要理解這個品牌,在經歷這個錯誤後,他們是怎麼處理的,你有沒有反省?有沒有負責任?有沒有投放資源去幫助你害過的人?你有沒有保證以後不犯這個錯誤?你怎麼做的,你要告訴我。你能,我才幫你做。我不知道他的代理人有沒有把我的話告訴他,我期望他去轉告。

汕頭大學有一個改革就是增加設計倫理課程,設計倫理就是說要教年輕人,不單只是設計學生,我覺得應該開放給全大學的學生都可以修這個學科,上這個課,做設計是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我們有什麼義務,有什麼權利,這是很重要的。

我將來想出一本書,談「設計倫理」,把設計倫理的跟關愛設計案例放在一起。我期望這個課程成為一個真正的課程,因為全世界還沒有這個學科。

 

PART5 海報的發展歷史和未來。

設計師:您最開心的事是什麼?最不開心的是什麼?

靳埭強:最開心只是一個事情嗎?我覺得最開心的狀態是很自在,沒有壓力跟牽掛,最不開心的就當年看到一些不當的行為,對這個世界產生傷害的事情,包括很多的不公義的事,當然如果自己做了不公義的事情更不好。

設計師:如果我們把十年之前設計一個國畫風的或者水墨的,拿到現在其實看起來還是經典的東西他不會過時,甚至是一成不變的。所以我的問題是,如果現在來做一個海報的話,也是所謂我們理解的中國風中國文化中國元素也好,放在現在跟放在十年之後會是一樣的嗎?一個是十年期前,一個是現在,一個是十年後。

靳埭強:海報其實沒有很長的歷史,海報在當時是一個很便宜的宣傳媒體,最初的時候還是掛在身上的,是一種流動的媒體,但每個時間都有它的變化,後來大量生產印刷,大量張貼,再後來就變成我們現在用的比較現在化的海報。

十年前很多海報是做在紙上,已很少去大量印,現在變成打印造燈箱廣告,或者打樣參加主題展覽了,但是紙的印刷跟做在紙上的海報慢慢成為一個經典,因為他有精彩的​​東西,也有一些博物館收藏海報。

我的很多海報作品都是主辦單位邀請我參加一個活動所執行的創作,而不是真的出街的作品,但我覺得這也沒有所謂,因為都有意義,能讓我能發揮創意去做一個作品,能夠表現它的精神和主題。都是用海報這個媒體去創作一些東西表達你的感情,表達你的主張,現在很多海報都是這樣,還有它的作用,還死不了。

但十年後怎麼樣,我不是先知,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覺得十年後它還存在,十年前也變化很多,他的傳播方法,創作人的態度都有些轉變,都不斷的在變。

剛才你提到的中國風的元素,這個不僅是海報裡面,我的中國風格應整體去看,自70年代民俗素材到漢字運用、水墨和哲思…是個幾十年的探索過程。

 

PART6 做教育應該讓每個學生髮揮他的不同特點,這才是大學。

學生:靳叔您好,我今年剛剛大四,即將進入行業,我學的也是品牌設計,但是我覺得我對於品牌設計的理解,以及能力都還不是很好,我想知道我應該如何去學習它,我是應該在學校裡去圖書館看書,還是我應該去公司學習?如果是去公司我應該去什麼樣的公司?主要是學習方法上,我要如何提升自己?

靳埭強:你畢業了,你能自由自在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我年輕時候做畢業作品是最開心最享受的,因為我怎麼做出來都沒有人指指點點,當然老師有指點,但他的意見你不一定全要。

我認為你不需要想是去找工作還是做作品,做好作品就是你的本錢了,真正做好你的作品人家搶著要你,不是為了學位、證書,而是你的作品。你要清楚你要的是什麼,你不要想馬上做成一個很棒的專家,沒有這回事,現在這個市場大,現在很多創業和奮鬥的機會。

昨天有一個同學問我:我的人生都是怎麼計劃的?

人生計劃當然你有計劃是好,但是我覺得也不一定要完美的規劃,很死的定下了什麼指標。如果你喜歡品牌設計你就找一家做很多品牌設計的比較好的公司,去看看作為一個團隊裡的一份子,怎麼樣從這個過程裡面學多一點東西,怎麼樣去把一個案子有效的執行,那並不是一個設計創作就可以的,你要做一個好的一個設計團隊的領班,你要有很多能力,包括人才怎麼選,怎麼用,怎麼做一個團隊的合作,這些大學裡面有多少老師能教你?將來市場上當然要有設計師,但是創意管理更缺少。

還有畢業生不要以為你念什麼大學終生就是做什麼專業,不是的,大學的教育不是職業分類,念醫科的這算是順理成章的做醫生,但是有很多念醫科的都不是做醫生。

我在汕頭大學的時候,我有一個學生就問,靳老師你來汕大教我什麼?問得好,我說,我期望我在汕大教你們怎麼用創意的方法去解決問題,你懂我這個答案嗎?創意的方法。所以我覺得你將來可能是做設計的人,你可能是一個管理設計的人,你可能是懂得設計創意,選好的東西來用的消費者,你可能是一個創意領袖,你可能是官員,你可能是教育部長。

所以不要擔心你將來做什麼,你好好學,在學生時代讓你有時間去創作,用不同的方法去理解人生。

關於看書,我們在汕大的研究生,第一年我們要求他們看書,我們有書單給他們,我們很多老師都有書單,但學校不是一個把所有這個專業的事給你的地方,學校只是一個能夠啟發你怎麼學習的地方。如果我只是提供一個模式,這個模式每個學生都來學,這套東西每個人都一樣,那麼就不是教育,只是一種生產,這個不是我要的教育概念。

我看到一個前輩,民國時期的老師,畫家豐子愷畫的那些人物很簡單,他創作了一幅漫畫諷刺教條僵化的教育:老師用模具塑造學生,個個學生都一個模樣。那不是教育,我們做教育應該讓每個學生髮揮他的不同特點,這才是大學。

學生:謝謝靳叔。

 

文章出處: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