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DPARK 創意大會 2018 終於落下帷幕,來來去去的陌生人流在此停留交織,「未來城市」的話題浩渺,現場的燈光、音響、舞台視覺恢弘。而在所有這些「宏大」的場景裡,能被我們喜歡並記住的還是那些小而美的瞬間以及它們背後的靈光乍現。

跟著限時出道組合西門搖再一起回顧,MINDPARK 創意大會上值得關注的 10 個記憶點。

有的事看上去很難,轉個彎又可以很簡單

本屆大會當之無愧的網紅牆——18 組老師的手繪頭像,成為現場最多人駐足停留拍照的打卡地。

相信嗎?打造這面牆,從進場到開幕只花了不到三天的時間。

我們採取了一個即便是繪畫白癡也能參與進來的牆繪方式——

用投影儀將我司天才設計師笨笨事先設計好的畫面投在白牆上,接下來的時間就請交給填色遊戲。

極簡主義不是偷懶,而需依靠強大的洞察力

據說老外看亞洲人都一個樣,就和我們看老外一樣。

瑞士藝術家 Tobias Gutmann 可能是展覽區最忙的人,他工作時間的門口都排滿了求畫的人。

只用寥寥數語,和幾個眼神,就迅速抓住你的面容特點,三分鐘就能「自動販賣」一張極簡自畫像。

部分作品如下↓

多維不光聲光電,還是創意、媒介、硬件等等的合集

這裡是創意分享論壇現場,也可搖身一變,成為海洋館和 IMAX 電影院。

設計藝術並不是天馬行空的天賦,也有大量枯燥演算

數位藝術版塊的分享,我們覺得還可以命名為程序員的新出路。

幾個碼農出身的人在聊如何通過運算和程序呈現讓人眼花繚亂的視覺。

比如可視的噪音、CG 的赫本等等。

很多人都以為靈感是電光火石稍縱即逝的,才華是天賦異禀與生俱來的,這些也許沒有受過專業美術訓練的理科生告訴大家,每一個創意的呈現,都有紮實而機械的工作。

△全場看傻眼的一段視頻特效

想做互動?你得懂些套路

喜提霧霾戒指承包了 Daan 演講過程中的全部笑點。每場演講掏出霧霾戒指送給現場觀眾已經成為 Daan 全球巡講的一個指定動作。

然而大多數觀眾不知道的是,每次演講結束,Daan 還會把那枚裹在塑料方塊裡的碳粒子從觀眾席追回,收回自己的衣兜。(哈哈哈哈知道這個真相的你,還覺得浪漫嗎?)

不要對撞款有什麼心理障礙,因為有品位的人都是相似的

我司人氣插畫師阿花巧遇日本藝術家倉蔦隆広和他的同款包。

妹子和未知商店都愛 Marimekko 的波點。

不要抗拒成功學,當你成功了,你就可以說什麼都對

「你想把設計當成財產,還是用完一次就丟的東西?你可以這樣問你的客戶,他們都會選擇前者。歡迎設計師們用我這個方式來和甲方對話,免費的。」——日本著名設計師佐藤卓

「還有其它的方案嗎?」——也許這是你收到的答复。

「在童年經歷摔倒、受傷並不是一件壞事,下一次孩子們就會動腦筋讓自己不再摔倒,即便再次失敗,也是成長的過程。安全不是幼兒園這個建築物能夠保證的。」— —幼兒設施專門設計品牌「Youji no Shiro」創始人日比野拓

「我孩子摔壞了,你賠得起嗎?」——也許你會收到這樣的指責並賠上很多錢。

「我只管設計孩子喜歡的遊戲,控制遊戲時間是家長要負責的。」——Tinybop 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Raul Gutierrez

「你們這種無良企業,讓我孩子 7 歲就近視了!」——也許你會收到這樣的投訴信。

但當你有成功的作品,你就可以說上面的話。

只要你專業到不可取代,你就可以合法搶戲並圈粉

這屆大會除了嘉賓有著不可撼動的主角地位,幾位同傳老師也搶走了不少戲。

跟得上日比野拓每分鐘四、五百字的語速,播放視頻時秒變野生聲優,日(俄)譯中接力中譯英,各種複雜刁鑽的專業名詞等等,都被老師們一一化解。

後台評論區都被誇同傳老師的溢美之詞屠版。

截取小程序後台評價若干

我們會有無數種未來,但我們必須知道我們是從哪兒來

我們驚詫於很多美妙奇幻的時刻,期盼著隨便哪一種未來,而讓我們特別安心的是——

在故宮服務了長達 42 年,現年 71 歲的前台北故宮博物院院長周功鑫站上台,她緩緩地說:「只有通過美而獲得心靈的自由,才能在人格上獲得平衡,即理性與感性的平衡,精神與物質的平衡,不走極端,懂得包容、尊重別人,而且免於功利」。

即使太空很美,時代很急,她也可以拉我們回來。

每一場光鮮背後,都有一群默默努力的人

*此版塊由真的很想紅的 TOPYS 員工聯合不贊助播出

MINDPARK 創意大會成功落幕,感謝好天氣,感謝好場地,感謝合作夥伴,也要感謝台前幕後的我們自己。

「我知道我們頻繁提及宇宙和大海,城市與未來,就是我們幹的,我們負全責。」

很累,也很快樂。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