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可‧揚(Michael Young)的設計生涯讓他一路從英國、冰島,現在來到了亞洲。大約十年前,他將工作室遷至香港,因為這座城市鄰近工業和科技業蓬勃發展的深圳。現在他的公司正在協助中國品牌擴展至新市場。他最近的產品設計案「哲品」(Zens)將關注重點放在文化認同和「亞洲家居」的概念。

「我認為使用中式裝飾做為設計基礎的整個脈絡正在式微,因為會喜歡龍這個元素的老一輩正在凋零,」揚說。「我們新的消費者擁有不同的價值觀,所以設計和溝通逐漸變得國際化。我正在跟一間中國公司做一件很酷的案子。主題是亞洲居家,試圖保留亞洲居家的概念和其背後的價值。」

如果單純去看「哲品」的材料,很明顯的他就是想要「去國際化」。和世界各地許多設計師一樣,他厭倦了宜家家居(Ikea)的存在。「哲品」新推出的、強調環保的「亞洲居家」系列主打原型素材(例如是竹子和鐵)製造出來的燈飾。歐洲極簡元素和傳統亞洲樣式在骨瓷餐具上巧妙融合。

「我設計了一系列竹材燈飾來提高新一代消費者的意識,」他說。「中國消費者應該在文化上更重視這個材料,就像歐洲赤松、哈里斯毛料或葡萄牙橄欖油,不該被視為理所當然。只有教育下一代自然資源的價值,設計才會進步。」

他認為一般而言,材料在亞洲經常被低估,特別是代表文化遺產的材料。他擔心全球化正在摧毀亞洲視覺文化的多樣性。當然科技是一個例外,蘋果、三星和華為等公司對深圳的投資,可說是全球化帶來的結果。

雖然全球公司挹注投資,且第三代留美歸國後的中國人也紛紛成立新品牌外銷至海外,但他還是感嘆中國投資人總是打安全牌。

「我常常發現中國公司不願意冒險,」他說。「他們想要一個確切的答案。他們想要搞清楚錢會花在哪裡、能夠持續多久,這時候就會有點怪怪的。不過我們麥可‧揚工作室(Michael Young Studio)會把我們在中國擁有的技術用在海外公司上。」

如果你檢視麥可‧揚完整的設計作品,你可以看見優雅外型、文化符碼和尖端科技融合在一起。他把自己放在東南亞和中國邊緣的位子,得以擷取豐富寶貴的視覺刺激以及最先進的製造設備。在接下來十年,他預見中國會是設計創新的中心。

「我很久以前就說過,中國的設計產業要花 20 年的時間來發展,」他解釋說。「大家覺得我這麼說很傲慢,但我從 90 年代開始在東京工作,那時沒有什麼設計風氣,但現在已經無所不在。」

從麥可‧揚的角度來看,中國、香港和台灣的設計產業處在完全不同的情況,較小的兩地依賴中國強大的工業實力。雖然他對於全球化對區域設計產業造成的影響有所保留,但反過來說,他認為區域發展也是因國際影響而興起。他不會為殖民主義的做法脫罪,不過他認為遺留下來的產物應該被尊重。

「台灣是很特別的一小塊地方,因為它受到日本很大的影響,」他說。「對我而言,台灣可說是擁有亞洲最發達的設計產業之一。台灣有很棒的設計師,使用很棒的工藝技術和科技。」

在台灣,設計產業的問題跟深圳和整個中國不太一樣。回顧過去十年,他注意到台灣創意產業的發展,書店、咖啡店和酒吧開始在各個城市興起。「從那時候開始,」他說,「有了爆炸性的成長!」不過,他對某件事有意見。

「我知道這聽起來可能很失禮,但我希望大家不要再設計茶具組,」他笑著說。「這大概是我給台灣年輕設計師的唯一建議。」

麥可‧揚小檔案

麥可‧揚在 1966 年生於英格蘭東北方一座工業小城桑德蘭,1992 年自金斯頓大學畢業,隔年創立麥可‧揚工作室。在英國和冰島工作將近十年後,因著對先驅科技的熱情使他深受亞洲吸引,於是2006 年在香港成立了工作室。他的商業項目著重在產品、工業和空間設計,曾為哲品、鑽石能量水機、祖戈、Iitala、EOQ 等知名品牌進行設計。

文章出處/ 金點設計獎-觀點:大師談華人市場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