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超過10%的人口吃素,全世界密度排名第二(第一名為印度),不過問起一般人對素食的印象,多停留在宗教色彩、清心寡慾、環保減碳,好像與「 美味」 沒有直接聯想。來自加州的 Mai Bach 就是想打破這類迷思,所以在兩年前創辦了「Ooh Cha Cha自然食」,推廣以蔬食為主的「全食」飲食概念。

「全食」指的是最接近真正食物原始狀態的食物,未經加工的食物保留了本身最多的營養含量,更重要的是,人們能攝取到該食物完整的營養與各種養份間的自然比例。 例如店內的招牌「越式豆腐堡」採用自製的胡桃醬、腰果醬,香烤非基改的豆腐、搭佐有機小黃瓜等配料,簡單又飽足感十足,重點是,吮指好吃。

每回看到 Mai,總是臉上掛著真摯笑容,興奮地跟你分享最近又發明了什麼新抹醬,渾圓覷黑的雙眼閃爍著停不下來的新點子,如同她的食物一樣,永遠給予你驚喜。她第一次來台灣是2008年,陪著學中文的男朋友 Spencer Hudson(現在是丈夫)勇闖台灣,從此就喜歡上了這裡。

Ooh Cha Cha 是台北第一間完全販售「全食」餐點的 cafe
Ooh Cha Cha, Taipei’s first fully vegan health cafe

「檯面上看得見的混亂,正是台灣可愛的地方」

「來台灣之前我對這裡是完全的陌生,只知道好像和中國有關,好像是亞洲四小龍,原本期待會看到一個像香港或新加坡的地方,沒想到出乎我意料地,台灣像是日本與中國的融合。」她進一步解釋:「檯面上看得見的混亂,正是台灣可愛的地方,和日本表面上看起來完美無瑕的壓力比起來,那種生活中的不完美,會讓你覺得很自在。」

來台兩年後她和 Spencer 花了五個月的時間遊歷亞洲各國,最後還是選擇回來台灣生活。「我們本來就不打算回美國,不想做大家都在做的事情。我們也想過住上海,但當我們一進到 hostel,那種文化與氛圍……一小時後我就和 Spencer說:『我沒有辦法在這裡生活。』」她認為上海是座國際大城市,但是每天一睜開眼睛就得和金錢打轉,與她的個性不和,相反地,台北是個宜居的城市,享受生活品質之餘還有空間可以抒發個人的理念,讓兩人決定從此落腳台灣。

旅遊的過程中,她發現兩件事:其一是亞洲人相對於美國人更能親近蔬果,只是在素食的飲食觀念中,又往往受宗教影響,許多人即便吃素卻並未吃得健康;其二是當她想在餐廳中點用素食時,時常只有沙拉或很難吃的素漢堡肉,而且價格甚至比較貴,讓她覺得素食主義者好像天生得受懲罰一樣。於是,創辦一間好吃又營養的素食餐廳的想法開始在她腦中醞釀,在雙方父母都支持鼓勵下,她勇敢地開啟了人生的第一份事業。

Ooh Cha Cha 的「全食」餐點,將蔬食組合成營養滿分的美味
Ooh Cha Cha’s “whole foods” dish, a combination of taste and nutrition

「台灣創業成本低、治安又好,台灣人對新事物的接受度又很高,這都是很好的市場利基」

兩年前 Ooh Cha Cha 開幕的時候,台灣餐飲市場中講究「全食(whole grain)」或「純素主義(vegan)」的餐廳恐怕只有國賓大飯店的 Aqua,畢竟屬於小眾。

對於一間外國人開的小咖啡店來說,推廣「全食」確實相當辛苦,不穩定的生意至少持續八個月,「很多人一推門進來就問:你們是賣義大利麵的嗎?或者以為我們是簡餐快餐店,最後發現我們沒有賣熱食又悻悻然地離去。」起初打入市場的艱困,他們只能埋頭苦撐,一直到獲得媒體關注才漸入佳境。

Spencer & Mai 夫妻共創了 Ooh Cha Cha 品牌
Spencer & Mai together created the whole-foods brand, Ooh Cha Cha

不過讓她頭疼的,不只是知名度的經營,尋找在地有機、無毒的食材,對她而言也如盲人摸象,直到找到像綠藤生機、穀得這類嚴選食材的中盤商後,才減輕了不少負擔。

另外,推廣環保概念也是個挑戰,例如,店內可重複性使用的吸管就讓許多台灣顧客無法適應,批評不夠衛生,她解釋:「我們所有餐具都經過高溫殺菌,衛生上絕對沒有問題,再者,我一天店內得耗盡250支吸管,如果我能夠省下來,豈不是減少了很多垃圾與浪費嗎?」

許多觀念的推廣她還在克服,好在整體而言,以食物推動飲食教育還是頗有成績。「我們80%的顧客都不是素食者,而45%的顧客都可以接受無鹽的口味,我想這在飲食觀念地推廣上是很大的突破。」確實,不用精緻麵粉、精緻砂糖或奶類品的食物卻能出奇的美味,絕對會震撼你對食物的想像與認知。

最近她才興蓋第二間廚房,作為全食料理的研發中心,她回首逐步成長的事業說:「在台灣創業雖然有很多狗皮倒灶如發票、財務方面的行政問題,但是成本是在美國創業的四分之一,治安又超級好,台灣人對新事物的接受度又很高,這都是很好的市場利基。」她也提醒未來到台灣創業的外國朋友,即便台灣人對新潮流的接受度很高,流行卻也汰換地很快,得掌握好品牌核心與抓緊顧客關係才能長久經營。

Ooh Cha Cha 新推出的「杏仁裸醬」,將純杏仁研磨三小時製成
Ooh Cha Cha’s new almond butter,
made of almonds ground by stone grinder for 3 hours

採訪當天 Mai 請我們吃了一口杏仁抹醬,濃稠香醇的口感吃起來像極了花生醬,她卻告訴我們,那一口抹醬除了杏仁之外,什麼都沒有添加,她只是慢磨杏仁三小時,就能讓杏仁的油脂與豆仁的香甜呈現地淋漓盡致,她追求美味與健康所耗費的時間代價,令人佩服。

對了,去她的店最好挑個不趕時間的行程,因為每樣蔬菜都是現點現切,以確保口感新鮮,這也再次體現了,她堅持透過讓人信服的美味,真正挑戰人們的生活節奏與價值觀。

 

###

Mai Bach

出生於美國南加州,畢業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大眾傳播系,現為台北「全食」餐廳「Ooh Cha Cha 自然食」創辦人,推廣以植物為主的「全食」飲食概念,希望找到最適合台灣、且在地最可行的健康飲食形態。

 

圖文出處/Beyonder Time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