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慶祝徠誕生 100 週年,巴西廣告公司 F/Nazca Saatchi & Saatchi 為其製作了一段兩分鐘的宣傳片,還原了許多張 20 世紀最經典的紀實照片。

羅伯特·杜瓦諾、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威廉·克萊因、羅伯特·卡帕、安妮·萊博維茨、利奧尼·費寧格、約瑟夫·寇德卡、艾略特·厄維特、喬·羅森塔爾……這些大師作品的相繼出陣,帶來的不僅是這些瞬間,更重要的是記錄了時代。下面就是對部分鏡頭所還原的經典照片的介紹。

Granite, Oklahoma July
1972, 1972, Stephen Shore

來自於美國攝影師史蒂芬.肖爾 1972 年的作品。出生於 1947 年的 Stephen Shore 年少成名,24 歲時就成為了第二位在大都會博物館舉辦個人影展的攝影師,是最早使用彩色膠片進行創作的攝影師中的傑出代表。

Gun 1
1955, William Klein

美國攝影師 William Klein 拍攝於 1955 年。畫面中手持槍械、面目凶狠的人,雖然看上去是那麼的年輕,但給我們的感受卻充滿著暴力和仇恨。這張照片反映出了美國年輕一代心目中的暴力傾向。這張照片收錄在其1956年出版的影集《紐約》中。

克萊因回憶起這張照片時說道:「他只有 11 歲,卻已經學會了一切猙獰。」

Flower Child
1967, Marc Riboud

法國攝影大師 Marc Riboud 拍下了這場反戰遊行中最著名的照片。年輕女孩 Jan Rose Kasmir 手持鮮花,神情肅穆地站在手持武器阻擋示威民眾的士兵前,呂布回憶起拍攝這張照片時的情景時說道「她凝視著全副武裝的士兵,試圖於他們對話。我有一種感覺,士兵們對於她的畏懼,勝過她面對士兵手中的刺刀。」

General Nguyễn Ngọc Loan Executing a Việt Cộng Prisoner in Saigon
1968, Eddie Adams

戰地攝影師 Eddle Adams 拍攝於 1968 年越戰,南越國家警察首長阮玉鸞(Nguyen Ngoc Loan)對可疑的越共游擊隊員執行死刑。

這張看似殘酷的照片背後實際上卻有另一種真相,1968 年 1 月 31 日越南農曆新年初二,越共軍隊違反了當時的春節停火協議,發起了越戰期間最大規模的地面軍事行動(後稱「春季攻勢」) 對因停戰協議而守備薄弱的南越百餘城鎮發起全面攻擊,雙方皆損失慘重,民眾死傷不計其數,戰役的慘烈傳回美國本土,成為了日後美國對越決策的重要轉折。

2 月 1 日西貢街頭戰鬥中,南越國家警察長阮玉鸞正率部防衛一所醫院,他的部下帶來一名越共上尉阮文林(音譯),經過簡短詢問後,阮玉鸞當場槍決了阮文林。身旁的美聯社記者亞當斯迅速抓拍這一場景,美國各報均把此照片登在頭版醒目位置,未經判決便在街鬥執行槍決在美國人看來,是漠視生命的殘忍行為,何況對方穿著平民服裝,美國各界為此事之爭議持續數年。

因為這張照片,阮玉鸞的形像「走紅」全球,令其聲名狼藉。1975 年西貢被越共攻占後,他被迫移民美國弗吉尼亞,卻因這張照片而備受騷擾。1998 年 7 月,阮玉鸞因癌症病逝。亞當斯於《時代》雜誌撰文紀念阮玉鸞:「他是一位英雄,美國人民應該哭泣,人們並不了解關於他的全部真像。」

亞當斯認為是自己一張照片毀掉了阮玉鸞的生活,當年很多美國記者認為影響的力量可調動人們的反戰情緒,因而有意無意抹去其所揭示的部分事實,後來美國新聞界多次以亞當斯照片為例探討攝影記者的職業操守問題。

Thích Quảng Đức’s self-immolation
1963, Malcolm

《紐約時報》記者 Malcolm Browne 拍攝於 1963 年 6 月 11 日,越南大乘佛教僧人釋廣德是為了抗議南越政府領袖吳廷琰的迫害佛教徒政策,在西貢的十字路口用汽油引火自焚。這件自焚事件間接地導致了政權的更替。

1963 年 8 月 24 日,美國國務院電告駐越南大使,表示不再支持吳廷琰政府的統治,並不會干預軍官們發動取代吳廷琰的政變。1963 年 11 月 1 日,以楊文明為首的一批高級軍官在一次例行會議上,突然宣布軍事革命委員會奪取權力,吳廷琰於次日被政變軍人射殺。美聯社記者 Malcolm Browne 憑藉此照片榮膺 1963 年荷賽獎。

Guerrillero Heroico (Heroic Guerrilla Fighter)
1960, Alberto Korda

古巴時裝攝影師 Alberto Korda 拍攝於 1960 年。他使用萊卡相機記錄古巴革命歷史,帶著文明時尚的角度,看不出一點戰爭的硝煙,描述了戰場外的另一番景象,喝咖啡、閒聊、游泳、玩耍等。而這張由萊卡 M2 所拍攝的古巴革命者形像如今已出現在數以百萬計的 T 卹、海報和馬克杯上。

Identical Twins, Roselle, New Jersey
1967, Diane Arbus

美國新紀實派攝影師 Diane Arbus 拍攝於 1967 年。以前的人會覺得雙胞/三胞胎是十分不正常的一件事,這張照片在面世的時候,也引起了一些人的爭議和反感。然而,它論證了貌似相近的個體之間,其實有著極大的差異性,因此也成為了打破偏見的傳世作。

El Morocco, New York
1955, Garry Winogrand

美國街拍大師 Garry Winogrand 拍攝於 1955 年。記錄了在 El Morroco 夜總會上跳舞的一對情侶。這個夜總會在 20 世紀中葉是美國最為著名的名媛交際地。而 Garry 的照片裡,人總是處在中心位置,水平線永遠是歪的,而且通常是用廣角鏡頭,並且從眼平角度拍攝,構圖總是顯得隨意而無規律可言。

Ali – Liston
1965, Neil Leifer

美國體育攝影師 Neil Leifer 拍攝於 1965 年 5 月 25 日,這是在緬因州路易斯頓進行的重量級拳王挑戰賽上的一幕,第一回合進行到 2 分鐘的時候,阿里擊倒了挑戰者利斯頓。《體育畫報》報導這場比賽的時候,雷弗的這張照片被稱為「世紀最佳體育照片」。

Behind the Gare Saint-Lazare
1932, Henri Cartier-Bresson

Henri Cartier Bresson 拍攝於 1932 年,前後都是水,這個男人要跳到哪兒?這是布列松所宣稱的「決定性瞬間」的代表作之一,這張已知最古老的曬印照片在佳士得拍賣行賣了 59 萬美元。

Segregated Water Fountains
1950, Elliot Erwitt

Elliot Erwitt 拍攝於 1950 年,彼時美國的黑人地位低下,在諸多地方遭到歧視。而北卡羅萊納州的一個水池也被劃分為了黑人和白人,白人的水池精緻,而留給黑人的則簡陋不堪。就像某種饋贈,而艾略特記錄下了一名黑人望著另一端水池喝水的一瞬。

Wenceslas Square, Prague
1968, Josef Koudelka

捷克攝影師 Josef Koudelka 拍攝於 1968 年 8 月的布拉格之春運動中。當華沙條約組織的坦克入侵布拉格,與民眾和反對者產生衝突時,Josef 用獨特的方式記錄下了那個壓抑的時刻,瓦茨拉夫廣場更像暴風雨前的寧靜。

Twin flowers during a carnival
1979, Richard Kalvar

圖片由馬格南攝影師 Richard Kalvar 拍攝於比利時 la Louvière 狂歡節。

California
1955, Elliot Erwitt

Elliot Erwitt 拍攝於 1955 年,這張照片利用汽車後視鏡,將一對情侶擁吻的幸福瞬間與加州海岸的落日餘暉結合在了一起,由於鏡子反射的畫面是順光,攝影師很順利地抓拍到了人物的表情和動作。

Girl with a Leica
1934, Alexander Rodchenko

前蘇聯攝影大師攝影家 Alexander Rodchenko 拍攝 1934 年。這張照片中女主人公優雅地坐在長椅上,毫無表情地凝望著,整個場景佈滿了窗戶欄杆投下的網狀陰影,長椅令人不快地貫穿了畫面,這是違背傳統的戰時現代主義幾何構圖。她腿上被她拽在手裡的物體,正是與拍下這張照片一樣的徠卡相機。

Muslim women on the slopes of Hari Parbal Hill…
1948, Henri Cartier-Bresson

Henri Cartier-Bresson 拍攝於 1948 年,一群穆斯林婦女在斯利那加山上向著在喜馬拉雅山後升起的太陽祈禱。在拍攝的一瞬間,穿著富有地方色彩服飾的的教徒在如此壯觀的環境中形成了一幅宗教色彩十分濃厚的畫面。

Normandy, Seine-Maritime, Dieppe
1926, Henri Cartier-Bresson

Henri Cartier-Bresson 拍攝於 1926 年。作品以河邊撐傘纏綿的情侶,記錄了 20 世紀初巴黎塞納河畔資產階級社區成長起來的年輕人群體。

The Falling Soldier
1936, Robert Capa

美國匈牙利裔攝影師 Robert Capa 拍攝於 1936 年 9 月 5 日。這張照片幾乎已成為舉世公認的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戰爭照片之一,但同時也產生了很大的爭議。近些年來,很多研究都聲稱這是 Capa 佈置場景拍攝的作品。

1954 年 5 月 25 日,卡帕在越南採訪第一次印支戰爭時,為了拍照誤入雷區,踩中地雷而被炸身亡。當日,美國各大晚報都登出卡帕的死訊。第二天《每日新聞》用大標題報導「關於卡帕之死」,紐約各地電視台、電台和時報也以極大篇幅刊登報導,一致讚揚他是一個最為勇敢的戰地攝影家。

不光是影片本身,影片的旁白也同樣令人玩味。

一百年前,攝影術的出現將我們的生活帶來了戲劇化的變化。
第一代徠卡相機誕生了。
或許你會說,拜託,又不是所有的照片都是用徠卡拍的。
但我必須委婉的否定你的說法。
徠卡讓相機從攝影棚走進我們的真實生活。
我們可以用快拍來隨時拍下我們的所見,所聞,我們的感受,拍下不計取數的瞬間。
徠卡成為攝影師眼睛的延伸。
喜悅,痛苦,日常生活,恐懼,失敗者,勝利者,悲慘。
也許一張照片就可以結束內戰,或者將方向轉移。
歷史上最具代表性的照片,就算相機用的不是徠卡,也是因為徠卡的發明而拍攝。
我們沒有發明攝影術,但是我們重新定義了攝影。
Every Leica Has a Soul.

 

文章出處/ 膠片的味道
圖片來源/ 影片截圖、各攝影師

延伸閱讀:相機百科|那些年,徠卡拍下的經典瞬間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