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做旁軸的主題,所以把很多老資料都翻了出來,看到 2014 年的一段視頻,忍不住想專門來說說。

為了慶祝徠誕生 100 週年,巴西廣告公司 F/Nazca Saatchi & Saatchi 為其製作了一段兩分鐘的宣傳片,還原了許多張 20 世紀最經典的紀實照片。

羅伯特·杜瓦諾、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威廉·克萊因、羅伯特·卡帕、安妮·萊博維茨、利奧尼·費寧格、約瑟夫·寇德卡、艾略特·厄維特、喬·羅森塔爾……這些大師作品的相繼出陣,帶來的不僅是這些瞬間,更重要的是記錄了時代。下面就是對部分鏡頭所還原的經典照片的介紹。

The Photojournalist
1951, Andreas Feininger

攝影師 Andreas Feininger 拍攝於 1951 年,彼時他的朋友 Dinnes Stock 在美國《生活》雜誌舉辦的首屆「年輕攝影師」比賽上獲獎,Andreas 為他拍下了這張著名的照片。

Buzz Aldrin Walking on the Moon
1969, Neil Armstrong, NASA

NASA 拍攝於 1969 年 7 月 21 日,奧爾德林是一名美國飛行員和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的宇航員,在執行第一次載人登月任務阿波羅 11 號時踏上月球。

Raising the Flag on Iwo Jima
1945, Joe Rosenthal

美國隨軍攝影師 Joe Rosenthal 拍攝於 1945 年 2 月 23 日,六名美軍在硫磺島折缽山豎立美國國旗,真實反映了二戰期間美國軍人浴血奮戰的英雄形象。這張照片隨即被媒體廣為宣傳,極大地鼓舞了軍隊以及美國本土民眾的士氣,成為了戰時最為知名的宣傳圖片,作者也憑藉這一經典瞬間,榮獲 1946 年的普利策新聞獎。

Migrant Mother
1936, Dorothea Lange

攝影師 Dorothea Lange 拍攝於 1936 年,Doeothea 經過一個臨時帳篷,遇見了當時一位看上去又飢餓、又困苦的母親。這位母親不單愁眉不展,孩子們也伏在她的身上,非常沮喪。母親飽受折磨的面容立即引發輿論嘩然,這張照片也成為了大蕭條時代的標誌。

Weeping for FDR
1945, Ed Clark

攝影師 Ed Clark 拍攝於 1945 年 4 月,在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的葬禮上,人們無不為此感到悲傷。而這名樂手的眼淚也被記錄了下來。圖片被整版刊登於 1945 年 4 月的《生活》雜誌上,代表了整個國家的悲傷。

作為美國歷史上任期最久的總統,羅斯福在位期間帶領美國走過了大蕭條及第二次世界大戰,被譽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

Le baiser de l’hôtel de ville (Kiss by the Hôtel de Ville)
1950, Robert Doisneau

法國攝影師Robert Doisneau拍攝於 1950 年,一對年青戀人在巴黎市政府廣場前的忘情一吻。畫面中是 Delbart 及 Carteaud,均是演員,「他說我們很迷人,問是否可在鏡頭前接吻,當時我們非常相愛。」

照片刊登在美國《生活》雜誌並成為經典,也使巴黎這座城市的浪漫氣質深入世人心中。但這對情侶的關係僅持續 9 個月。

Rodeo, New York City
1955–56, Robert Frank

美國攝影師 Robert Frank 拍攝於紐約街頭。Rodeo 是牛仔競技賽的選手或牧牛者,後來演化為 Cowboy。記錄了與「垮掉的一代」作家群同時代的視覺藝術,為這種亞文化的發展做出了貢獻。

Frank 的影像與當時的「垮掉的一代」有著相似的精神特徵,即對當時一味追求「進步」、「力量」、與「物質」的美國文化持有一種強烈的懷疑。「垮掉的一代」 代表人物,小說《在路上》的作者凱魯亞克為《美國人》作序時寫到:他按下一次快門,就把一首悲哀的詩從美國汲取進他的膠卷。

Rue Mouffetard, Paris
1954, Henri Cartier-Bresson

Henri Cartier-Bresson 拍攝於 1954 年,這張照片的題材並不重大,但卻是布列鬆的名作。一個男孩兩隻手裡各抱一個大酒瓶,十分自豪地走回家去,好像完成了一個光榮而艱鉅的任務。

照片中人物情緒十分自然真實,顯示出布列松熟練的抓拍工夫。抓拍是布列鬆一生所堅持的基本手段,他從來不去干涉他的拍攝對象。

Children Doing Handstands, Somalia
1980, Chris Steele-Perkins

攝影師 Chrls Sreele Perkins 拍攝於 1980 年,在貧窮的國度,孩子們用他們自己的方式展示著動人的生命活力。

1980 年,索馬里軍隊入侵埃塞俄比亞的軍事行動失敗後,國內局勢動盪不安,軍閥混戰,人民苦不堪言,由於戰火和天災,加上社會經濟已經崩潰,導致索馬里出現大饑荒。

帕金斯的鏡頭聚焦在了這近 100 萬飽受飢餓煎熬、在生死線上殘喘的普通人。儘管他曾經在黎巴嫩、非洲和拉丁美洲看到過戰爭和飢荒,但是索馬里所發生的一切無疑是最為令他髮指的。

帕金斯說:「拍攝時,我必須嚴格控制個人情緒,雖然我時常因眼前景象而淚流滿面。但攝影師必須對所處的環境保持敏感,並且與之同步。」

Untitled (Book in mouth, NYC)
1995, Jeff Memelstein

攝影師 Jeff Mermelstein 拍攝於 1995 年的這幅照片呈現了自然的光影和色彩,他在被拍攝者身後不露聲色,仔細地觀察以及預見被拍攝者的行為,並不時地記錄。

The Terror of War
1972, Nick Út

攝影師 Nick Ut 拍攝於 1972 年,描述的是越戰期間,一個叫 Phan Thi Kim Phúc 的 9 歲女孩(有越南和加拿大的血統),在遭遇南越汽油彈襲擊後,背部嚴重燒傷,在街上裸奔的情景。

這張照片迅速在國際輿論社會掀起軒然大波,將美國國內的反戰情緒推至頂峰,該照片被認為間接影響到了尼克松政府對越的決策,使越戰得以提前結束。起初,美聯社曾因為照片涉及女性兒童正面裸露等原因拒絕將其發表,最終圖片編輯 Hal Buell 堅信圖片的新聞價值無可取代,頂住壓力刊載了這張改變歷史的照片。

就在不久之前,這張照片也在網上引發軒然大波,由於 Facebook 的反色情算法,導致這張照片被作為情色照片遭到屏蔽,引發一系列抗議,也引起了色情與藝術的界限的討論。

The Troubles (We Want Peace)
1969, Hanns-Jörg Anders

攝影師 Hanns-Jörg Anders 拍攝於 1969 年,從 1960 年代後期開始,到 1990 年代後期由 1998 年 4 月 10 日簽訂北愛和平協議中止,在北愛爾蘭發生的包括共和派與保皇派準軍事組織、皇家阿爾斯特警隊,英國陸軍與其他人員的公眾暴力活動,是愛爾蘭的周期性暴力衝突。

圖片中一位剛從衝突中撤離的北愛爾蘭青年天主教徒頭戴防毒面具,站在塗有 We want peace 字樣的高牆前,拍攝者:Hanns-Jörg Anders 憑藉這張照片榮膺了 1969 年荷賽獎。

VJ Day in Times Square
1945, Alfred Eisenstaedt

VJ Day 即 Victory over Japan Day,這個吻也成為了二戰結束最經典的記憶。

「我看到一個年輕水兵興奮地沿街奔跑,擁吻他見到的每個女孩,無論高矮胖幼,這些都無沒有分別。我拿著我的萊卡相機奔到了他的前面並越過我的肩膀往回望。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一個白色的身影被抓住了,於是我轉過身,拍下了他親吻護士的那個瞬間。」

照片裡的男女主角只露了半臉,美國研究機構和各大法醫實驗室目前(2011 年)還未確定他們的真實身份。所以不存在國內流行(1997 年國內某份攝影雜誌)的擺拍一說。

La pietà araba
2011, Samuel Aranda

《紐約時報》西班牙攝影師 Samuel Aranda 於 2011 年在也門首都薩那拍下了這張照片, 對抗總統阿里·阿卜杜拉·薩拉赫的示威者們將一所清真寺作為臨時醫院,一名婦女將受傷的兒子抱在懷中。阿蘭達也憑藉這張照片榮膺 2011 年荷賽獎。

 

文章出處/ 膠片的味道
圖片來源/ 影片截圖、各攝影師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