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雜誌五歲了。它五歲的生日禮物,是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在上海的一座老房子裡。這個要稍微動點腦筋才能找到的弄堂裡的工作室,是《LOST》更理想製作模式的開始,亦預示著未來更多與外界接觸的可能——工作坊,分享會……它有新家了。

——

至今,《LOST》維持著基本一年一刊的速度,

到今年是第五期。

《LOST》ISSUE 5 封面

《LOST》內容

一年一期,對獨立雜誌出版來說不算快,至少還在生存,但絕對也不算慢。每一期《LOST》的籌備時間,就要半年左右,而銷售再需要花掉半年的時間。

五本雜誌眼前一字排開,封面風格各異。有璀璨的夜晚的光影,有峻峭的雪山,有烈焰般的夕陽。每一期沒有特定主題,只是 Nelson 都會細心地在開頭和結尾用文字和影像構建一個小情境,彷彿丟給了讀者一個在閱讀中加以思考的謎題。十個或十多個旅人的故事裡,講述的都是關於旅行的不同感悟和遇見,可以令人捧腹,可以催人淚下,也可以發人深省。

《LOST》ISSUE 1-5

「從文字,到照片,我一直在尋找這樣的浪漫。」Nelson 說。投稿者必須要配上照片,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同時必須是好的攝影師,只是對於《LOST》來說,唯有兩者合一才是完整的故事。照片裡的風景不需要完美,如果旅人遇見富士山時是悲傷的,那拍出來的富士山也是悲傷的,而這就夠了。如果旅程動盪混亂,也許照片也是模糊失焦,但那畢竟是真實。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也許《LOST》可稱之為一本私人化的雜誌,而「私」之特點則在於每一個故事都是自我的、主觀的。第一人稱的視角,去到哪裡,與誰交談,遇見什麼,而讀者則藉每一個作者的眼睛,暫時忘卻自身,到達了不同的目的地。

《LOST》ISSUE 5 內容

而這,對於這位獨立雜誌創辦人來說,便是所謂「獨立」的意義了。「獨立雜誌對我來說,就是包含獨立精神的刊物。」彷彿是一種特定的信念或信仰,而因著這種信仰,獨立雜誌更專注於某個特別的領域或主題,與傳統刊物在話題上廣泛度有所區別。而運作方式上的分野當然也是獨立的定義之一,傳統雜誌挂靠大公司或集團,雜誌製作團隊與投資、發行分開,收入很大程度依托廣告商;而獨立雜誌則是團隊身兼多職,在廣告投放方面又有所考慮,收入更為依靠讀者是否買單,「像是你把雜誌的權力給回了讀者。」發行上,獨立雜誌因為量少,也打破了依賴大發行商的模式,更多地通過網絡等渠道拓展銷路,也避免傳統雜誌因時效性而產生的浪費。

第五年,國內對獨立出版概念的關注遠遠比四年前深入。傳統媒體飛速變換,雜誌倒閉,部分以線上的方式繼續生存;移動通訊的普及,使紙本雜誌反而成為了回歸慢生活的標配;而工具的發展——如 Nelson一般,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個手繪板,一個屏幕便能誕生一本雜誌——也讓雜誌的製作變得不再難以想像,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成為自己的出版社。

2015 年,《外灘畫報》發行最後一期,宣布從 2016 年起休刊,封面故事便是《100 本小眾雜誌:探索未來紙媒的可能性》,其中也囊括了《LOST》。「那雜誌的未來是不是在於獨立雜誌?」Nelson 說。

而《LOST》也在逐步向著獨立雜誌之外的世界拓展。2016 年底的第四期《LOST》,附上了與知名戶外運動用品​​品牌 The North Face 合作的《WILD》別刊,收錄五個探索者的冒險故事。去年 2 月份,《LOST》與單車品牌 WKUP 聯名推出限量款單車,半年內賣完。

《LOST》與 WKUP 合作的限量聯名單車

「單車的合作開始讓我意識到這個事情,就是《LOST》精神其實很靈活,雖然它是從雜誌開始,但其實它已經開始變成一個品牌了,」Nelson說道,「這跟我之前做廣告的一些想法是很像的。」

——

2015 年年底的時候,Nelson 離開了所在的廣告公司,

正式全職從事《LOST》出版人的工作。

分享會中的 Nelson

頂尖的公司,頂尖的客戶——Nike,頂尖的職位,離開不能說不遺憾。但知道如果不離開,《LOST》也許就不能存活了,時間和人手一直是存在於《LOST》製作發行中的最大難題。

「以前我是在一個大團隊的一個將軍,現在我只是自己的一個兵團。」他說。

身份的轉變難免帶來焦慮,當時《LOST》正處於第三期,還沒太為人所知,Nelson 也剛好受邀去德國參加分享會。辭職後的一整個夏天,都是這樣,到不同城市參與線下活動,慢慢讓《LOST》有了更多名氣,也漸漸找回了自己的角色和定位。

而也是從第四期開始,Nelson 開始更為深入地思考《LOST》的設計排版風格。第四期的封面,是熾熱耀眼的烈陽,恣意地映襯在波光粼粼的水面。而細細翻開內裡,風格各異的鮮豔撞色衝擊視線,彷彿在宣示每一個作者、每一個故事的主權。「我開始用很多顏色的模塊,大膽地去用顏色把故事的情緒或感受表達出來,」Nelson 說,「讓人讀每一個故事的時候,彷彿進入了另一個房間,音樂不一樣了,心情也不一樣了。」十個顏色各異的房間,十個截然不同的、向你娓娓道來旅行之所得的說書人。

如今的《LOST》,入駐了四十多個城市,遍布超過二十個國家,但直到現在,Nelson 還是一個人的兵團。每期的《LOST》除了內容是來自投稿者,以及翻譯是另外請兼職以外,從選稿、設計、排版、付印、發行、銷售都是他一個人。《LOST》網站於去年改版,他堅持一周一篇旅行故事,以彌補讀者因為一年一刊的速度而對內容的渴望,但今年最終還是放慢了更新。

「有些事情很可惜,因為我一個人的能力真的有限,我已經在做三個人的工作了,但還是不夠。」可惜的地方還在於,雜誌所屬的淘寶店於去年才開張,但線上銷量很快就與線下持平了。「四年前我開了的話,整個事情現在都不一樣了。」

從第三期開始,《LOST》終於可以讓 Nelson 有些許收入,雖然還只是微薄的薪水。如果要養第二個人,暫時還是沒辦法的事情。走到第五年,從零經驗開始走進出版行業,一邊做一邊學,遇到拖款消失的合作店,在電商拓展上後知後覺,這都是《LOST》和他個人的失,而得到的也太多——新的銷售點帶來新的朋友,新的文章帶來新的旅人,新的雜誌帶來新的讀者。

前不久,再一次辛苦耕耘的《LOST》第五期問世,封面是棕黃的干草地,向前走是水面,向遠望是山嶺。第四期的封面太搶眼,獲得不少讀者讚譽,第五期封面要如何超越便成了頭疼的事情。而最終付印的封面,Nelson 將其比喻為一杯無糖的烏龍茶,「低調一點,自然一點,讓人慢慢回味。」

開頭和最後的故事,都是關於冬天,卻是截然不同的角度。一個關於祖輩與當下的冬天,一個關於如何在北歐發掘冬天的溫暖面,從而療癒了作者對於冬天的抑鬱。在雜誌的末尾,Nelson 寫下——

「出發,是因為還有沒有發現過的海洋,沒被回答過​​的問題,和還未成行的旅途。」

而如今他的朋友圈,幾乎隔幾天就興奮地發布《LOST》新的入駐點,或是新的線下活動預告。前幾天搬到新空間,他發了一張搬家公司正在搬運的照片,寫道:

「五年的東西真的好多。」

TOPYS 未知商店這次引入全球 50 款先鋒獨立雜誌,

從不同的文化視角展示高水準的獨立內容。

與此同時,

我們也正在尋找具有獨立精神的創造者,

無論你是從事

獨立產品/ 獨立出版/ 獨立雜誌/ 獨立音樂/ 獨立紀錄片…

想一起創造最品質的產品、最精選的內容、最趣味的體驗嗎?

聯絡我們:mindstore@topys.cn

戳此購買

/小福利/

購買 2 本以上雜誌,

可隨刊附贈 TOPYS 原創紙質靈感庫

《MAGAZINE T》一本

上集回顧:《LOST》:一個臥室出版人和他的非典型旅行攻略(上)
文章出處/ 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