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是因為想一時逃離喧囂,一成不變周而復始的生活。長輩們常說,筷子捏得高的人,長大後會離家遠。而我卻從未真正意義地去到別處生活,因此生活在別處,對於我而言,就是一段段奇妙的旅途。

生活的元素:衣食住行。在己處和他處,別無他樣。
旅行箱:從開始的衣物存放功能到最終的貨物存放功能;
酒店/民宿:大都以暖色調為主,配色,燈光,卻只是一個過夜的地方;
Starbucks:每出走一個目的地都會去當地的店,在日本發現他們還有 Small 杯型的咖啡;
車站:無論是巴士,鐵路,機場,碼頭,每一個站點都或有正經過的人,或有去往別處的人。

生活在上海話的諧音裡,還有工作的意思。在旅行中,我把這個詞理解為所見所聞所感:山林,海邊,小巷,民居,景物和每個出現在面前的人和他們的背影。
山林海邊,附贈山雨和海風,自然生長在山路邊的柑橘,海浪沖上岸的鵝軟石和貝殼;
小巷民居,附贈寧靜和整潔,減速慢行擦身而過的自家用車,分類整理對方的垃圾;
景物和人,附贈歷史和故事,腳下所踩的土地或許是舊時的戰場,放課後結伴回家談論春假計劃的學生。

生活在別處,沒有時間限制,只是一個閃念,一個下定決心,一封寫給老闆的請假郵件,一次說走就走。

Olympus μ2 with Fuji 200+Kodak 100

文章出處/ 膠片的味道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