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之前聽說《再見雨天》的作者鄭雅文和同樣畢業於傳媒大學的李夏共同完成了一部簡短溫暖的小作品《Little Favour》,後來有幸觀看到完整作品,特別有意思,他們運用六個不同的技術手段呈現了一部完整的故事。

Little Favour 是一個以6種不同的動畫技術結合起來的小短片。這是他們第一學期在南加州大學的一個結課作業,她和李夏花了3週時間完成的作品。

這部作品第一時間吸引我的就是這前後六種手法的結合以及良好的銜接設計,這多少也跟我長期組織集體動畫有關,格外關注了一下,哈哈……

而看過幾遍後我會開始感嘆鄭雅文對於情緒、節奏的把握能力,不論是再見雨天的八分鐘還是 Little Favour 的一分鐘,著情感都能被很好地呈現出來,這種能力不得不欽佩,當然這裡還沒有說作品中棒棒的美術設定……對於這部作品,我是一定要好好和作者聊聊的,那麼關於這份美好背後的故事,就請一起來聽鄭同學說說咯。

AT!:首先請和我們聊聊作品誕生的原因吧。

雅文:這部作品的靈感來源其實很簡單,在研究生第一年的第一學期的中,有一門課叫做「Introduction to the Art of Animation」,課程的內容就是每一周用一種不同的方式來做一個30秒左右的小動畫。

這是我最喜歡的課程之一,因為可以嘗試各種不同的動畫製作技術,如果這周是做剪紙動畫,那麼下週就是沙動畫,還有 rotoscope,定格動畫接力,真人定格動畫,玻璃動畫,drawing on one paper…好多有趣的內容。

到期末的時候,結課作業就是要求用其中的一個技術來做一個一分鐘的動畫。所以我就有了把所有學過的技術融合到一起來做一部動畫的想法。

至於這個「單純有愛」的劇情,我想是因為我將一片小葉子設定為動畫裡的「接力點」。那麼為什麼大家會同心協力的傳遞這片小葉子呢?也許……是因為大家都在幫助一個小怪物在雨天的時候為心怡的人送去這把「小雨傘」吧!

AT!:六個不同的技法用得好,同時他們之間的銜接也處理得很棒!這些地方我很喜歡,也很好奇你們是如何構思的。

雅文:這個接力方式的由來就是因為前面提到的這門課,但是把不同的技術串聯到一起很不容易,所以首先要製定好需要用到哪幾種技術。

片中的技術依次是:定個動畫drawing on one paper ( 在一張紙上完成所有的動畫。用一部相機固定拍攝,每畫一幀就拍攝一張。但是不能換紙,所以在紙上你能發現一連串擦掉的痕跡,那些都是之前的關鍵幀),二維動畫定個動畫剪紙動畫和傳統的彩鉛動畫

其次需要考慮的就是如何去安排這幾種動畫的出場順序呢,不要重複利用同種技術,差異越大越好,這樣觀眾才不會感到厭倦。

之後就要開始構思它們之間如何銜接。既然用了這片小葉子作為銜接對象,那麼如何將這麼多不同形式的動畫「聯繫」在一起,需要很多不同的傳遞方法。

在這上面我絞盡腦汁,也多謝李夏同學的幫忙,給了我很多很好的建議。比如用風來吹動葉子作為過場,是一個很好且省力的想法。在完成好設定後,當然就開始製作活動故事版。在沒有開始正片前,先模擬好整個片子的結構和情緒,反覆修改。當然還要做一些動畫的測試,看是否能兩種技術可以完美的銜接上。

活動故事本定好鬥,就開始正片的製作了。我和李夏總共花了3個星期來完成它,外加其他很多的期末作業,所以要好好感謝他強大的技術支持。

AT!:據說這是你第一次與他人合作?

雅文:這算是我第一次比較專業的和同學一起合作來完成動畫,不過在分工上,我一直認為要明確明確,每個人只專心負責自己的部分,不能竄來竄去。

在動畫裡,我負責前期的部分,包括設計,分鏡和故事版;中間動畫製作的部分我和李夏一起合作;後期嘛,就全靠李夏大神的強大技術支持了!

不過在前期時我遇到很多構思問題,李夏都提出了一些很好的點子,我採納了,但也不會打亂整個分工的安排。一旦分工明了,大家各自負責自己的部分,不亂竄,就不會出現矛盾與衝突。

不過嘛…因為動畫部分我和他一起合作,所以有分歧的時候還是會吵,只是李同學性格很好,倔不過我,嘿嘿。

AT!:關於作品創作時,你們同導師的交流是怎樣進行的?

雅文:我所在學校的導師的確在題材上要求不是很嚴格,只要按照要求來完成了佈置的作業就行。在形式上沒有那麼多的限定。

不過,我感覺老師管的較多的是在學生對於動畫時間的把握上。他們都很了解學生作品的特點:一個字,長。兩個字,很長,三個字,太太長。所以在看了你的活動故事版後,如果超過了規定的時間,他們就會嚴格要求,並試圖勸你刪掉一些鏡頭來保證完成質量。

但是豆豆的《天外有天》是一個例外,好作品需要時間磨的嘛。還有一些導師,不管是在電影動畫,visual effect 或者 motion graphic 上,他們都有豐富的製作經驗。

所以在前期,中期和後期的製作過程中,他們都會給予非常好的意見和幫助,會讓你的作品更加成熟完整。避免不了的就是會受他們的一些「風格」影響,不過對於正在學習中的同學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提升的機會。

AT!:投遞動畫節,反響如何?

雅文:這是我和李夏一起完成的第一部完整作品,因為時間只有一分鐘,加上時間的限制,在製作上不是那麼的精緻,所以並沒有拿到大的獎項。

值得高興的是,我們還是獲得了 Animake This Contest 的最佳動畫獎,也被選​​入了 KBS 的 KQED Film School Shorts 的項目,還入圍了一些其他的動畫節。不過能讓更多的人能看到它,讓觀眾感到輕鬆和溫暖,那就是我最高興的了。

AT!:這部作品讓人眼前一亮,相信很多人會認為這一定是源於出國留學名校後的成果,但我想,還是聽你們說說真實的故事吧。

雅文:其實出國留學就像是一個泡泡,別人看總是那麼絢麗光彩。但是背後的艱辛如果不是你自己去走的話,是沒人了解的。在這點上我有好多想說,不過因為是手打,所以還是省掉一萬字吧……

首先個人積累和功底永遠是第一,還是薛媽的建議:一定要多多看電影,不管是真人電影,還是動畫電影或者動畫短片。看後一定要把自己喜歡的片子存入腦子裡去反覆思考回味:是什麼這麼抓住你的心?這裡也有很多方法,比如拉片,看分鏡,看原畫關鍵幀等等等等……

其次我覺得個人興趣不能僅僅局限在動畫電影上,一定要更加廣闊的發展。我平時喜歡畫插畫,多以在動畫背景上它給了我很大幫助。我也懂一點音樂(半調子…),它在我對影片結構和節奏的把握上,加上了對「音樂」元素的考慮,片子會更加有「呼吸」一些。還有一些愛好會讓你更加的有靈感,涉及面更廣。

不僅僅把動畫局限在單純的「炫技」上,而是做出更有意義的作品。不過有實力的「炫技」的確很酷,很養眼!

再次,一個好的學校的確很重要。傳媒和北影的創作氛圍我感覺都挺好(也許我身邊的人都比較努力吧)。好的創作環境很重要,大家會一起的去努力進步。一個好的老師,願意幫助你的老師也很重要。用他們的經驗來教導你會讓你少走很多彎路。當然以我們的分別念看,在國外,學校有壞有好,老師有厲害和不厲害。最主要的是看你如何去選擇學習的態度了。

國外學習任務很重,選了一個好學校就等於重新讀一次高中…在南加大的研究生系,第一年就讓你開始作片,走一遍專業流程,包括後期的聯繫作曲家,音效錄音和 Sound Mix 都要過一次. 但是在如此高壓力的情況下,同學們的進步是很明顯的。有些同學從來沒有做過動畫,第一年出的片子就能比上在國內二三年級的水平。

而且在國外網絡沒有限制,Vimeo 等網站都是開放的,所以給了我們很多的片源和靈感,也隨時能夠關注到最新的消息與動態,所以我建議國內的同學一定要經常去逛逛 Vimeo。一些最新的動畫作品都在上面了,一定要打開自己的眼界,靈感也就是這麼慢慢收集起來的。

AT!:估計未來還會有不少國人前去南加州,不過在校的事情還是讓他們親自去體驗下就行了,我們想請你們聊聊你們去過的好地方,多多分享一下吧!

雅文:現在南加州動畫系的中國同學比較多,有時候一個班十幾個中國人幾個外國同學。雖然我也是其中一員,但是我也想說說其中的利於弊。

利處就是大家在一起可以相互幫助,寂寞的聊聊天。但是弊端就是在英語上提升並不大,而且會導致社交面狹窄。

國際學生在美國的社交面本來就很窄樂,如果再在一起抱團的話,英文鍛煉不到,也結識不了更多的人。既然出國來了就不要讀「中國班」了,應該去結交新的朋友,擴大社交面積。當然這需要很大的勇氣(也許僅限於我這種有社交恐懼症的人吧…),不過有些同學很擅長,因人而異。這樣的確會給你帶來更多的機會!

如果對於出國和選擇學校上有疑問的同學可以單獨再來具體問我。命運的潮流誰又能掌握住呢?我還是很感恩爸爸媽媽支持我到南加州來讀書的,這段酸甜苦辣的經歷將是人生中最寶貴的一部分。

至於好吃的好玩的我不是很了解…不過洛杉磯好吃的少不了,好玩的少不了,只是學業太重沒有時間去……這次春假我和同學一起開車橫跨了半個美國,是一段難忘的回憶。

洛杉磯的藝術氣氛沒有紐約那麼濃,不過也有很多值得去的地方,比如一個私人收藏品的博物館:The Museum Of Jurassic Technology 就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展品,充滿了神秘感。裡面的展覽跨越了科學與幻想,非常有吸引力。而且被我悄悄問博物館內曾有靈異事件的發生……

鄭雅文,獅子座
目前就讀於洛杉磯南加州大學電影學院,研究生第三年
準備全身心投入畢設創中了
此刻正在紐約 Horne t動畫公司暑假實習
Vimeo | 官網 | tumblr

 

文章出處/AnimeTaste
圖片出處/YawenZheng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AnimeTaste關注全球動畫短片的App。在這裡你可以感受到來自全球各個國家頂尖的動畫短片作品,讓你隨時隨地可以對創意啟迪對靈感充電。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