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令在日本的首次個展《Specimens of Time時間的標本》,圍繞著標本展開,植物的標本、土壤的標本、磁力的標本、動物的標本。他以自己的方式收集植物、花卉、礦石、土壤等自然元素,「時間」永遠地被保存。

在本次展覽中,展示了他的圖形設計、照片和各種各樣的自然標本,包含從2009年到2015年的五個系列的標本作品。這些時間標本,經他的手的記錄,漂亮而短暫,優雅收集的畫像,而不是黑暗的消逝,吸引你的目光。

從準備作品到展品運輸(國際上動物植物的進出口非常嚴格),歷經重重困難,他終於將這個看上去不可能完成的展覽完美的呈現在大家面前。

(Photo_Ken Kato, 孟令)

 

Voicer獨家專訪藝術家孟令:

這次展覽有許多的自然標本,你花了多長時間來準備這次展覽?

Diesel Art Gallery Tokyo 每年會有四次展覽,會從世界範圍內選擇參展的藝術家,藝術家要提供作品集和展覽計劃書和策展人一起準備,畫廊方面會評估藝術家和作品,這次是從近三十位世界範圍內的藝術家中選擇了四位舉行2015年的四次展覽。有幸成為2015年開年的春天的第一個展覽。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準備的時間非常倉促,預計五到六個月的準備時間,因為展覽時間的提前,而被縮減成兩個半月。展覽的五個系列的作品也好多是一起開工,為了趕上時間,也請了很多朋友過來幫忙。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拿植物標本系列來說,準備收集標本兩週時間,乾燥也是兩到三週時間,貼制的時候最多一共有7、8個人一起完成,其中繡球花的一幅,一個人整整貼了6、 7個小時才得以完成。地上的土壤標本系列作品「土之地毯」也是一共7、8人花了五天在地上鋪成的。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Winter of Shanghai, Plant specimens》,2014/2015, 100cm*70cm * 24 pieces, plant specimens, paper

 

中間遇到最大的困難是什麼?

最大的困難是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把所有系列完成並運到東京。由於展覽提前,準備時間縮短,所以這次展覽的有些作品是比原先的計劃書有所削減。

但是植物標本系列部分是完全按著原先的計劃創作的,這次最難的也在於怎麼把植物標本運出國,運進日本,國際上動物植物的進出口非常嚴格。

先後找了不下30家各種藝術品物流公司,貨物快遞公司,進出口公司,貨物代理公司,報關公司,最後才確定了一家貨物代理進出口運輸公司,申請證書和檢查,才在二月初把所有的植物系列作品順利運進日本。

《Earth Ore》2009, 109cm*74cm * 8 pieces, giclee

《Earth Ore》2009, 109cm*74cm * 8 pieces, giclee

《Earth Ore》2009, 109cm*74cm * 8 pieces, giclee

《Earth Ore》2009, 109cm*74cm * 8 pieces, giclee

《Earth Ore》2009, 109cm*74cm * 8 pieces, giclee

 

你想通過這些作品表達一種怎樣的價值觀和世界觀?

由於是我在日本的第一次個展,所以選擇作品的時候,特別想體現能夠表達自己世界觀和價值觀的作品。

《Magnetism》2010, 62cm*62cm *12 pieces, giclee

《Magnetism》2010, 62cm*62cm *12 pieces, giclee

自己現在的創作被國內媒體稱為自然歷史系或者博物藝術家,可能是源於自己對如何結合自然科學和藝術來創作作品非常感興趣,所以這次以標本為載體,來詮釋時間的變遷,和人,自己因為時間的變遷而帶來的思考

《Magnetism》2010, 62cm*62cm *12 pieces, giclee

《Magnetism》2010, 62cm*62cm *12 pieces, giclee

《Magnetism》2010, 62cm*62cm *12 pieces, giclee

時間是一個非常有趣的東西,看不到摸不著,但是在所有的人和事情上多會留下印記,樹葉變黃,破繭而出,生老病死,滴水穿石,新舊交替,生命循環往復,無一不被時間所驅使。

 

最早從什麼時候開始做跟植物有關的創作?

我家裡父母養了不下一百多種花草,估計是耳濡目染,從小也對植物很感興趣。

其實植物要比人們了解得更聰明,他們不但有視覺、聽覺、還有觸覺。植物總讓人們為之驚嘆​​,並給人類提供衣食住行。而這裡次植物標本是是萬千生長在上海植物中的很小一部分。我收集了很多被昆蟲啃食而留下很多空洞的葉片,他們給我的第一印像不是被蟲蛀病怏怏毫無生氣的東西,相反是一種另類的美好,殘缺而完整。

《Soil Carpet》2015, 150cm*400cm, nature color soils

吸引我的還有這些植物不是想像那麼脆弱,而是在很嚴酷的自然下堅毅的生存著……落葉掉落,被土壤吸收營養,傳遞給樹枝,第二年再開花結果,周而復始,生命的循環就如同時間的循環,但是把落葉保存下來,被製成標本的一刻起,它們逃離了原本生老病死的宿命,隨著時間沒有消逝,而被完整得保留,成為最好的紀念。

《Soil Carpet》2015, 150cm*400cm, nature color soils

就如同保存了時間碎片的標本。很多時候,都在思考一個很有趣的時間問題,如果之前時間裡做的決定改變了,那麼現在的自己,還有周圍的人和事情會不會也變化?會改變多少?會變成什麼樣子?就好像那個從水里爬出來的生物的祖先,如果它當時是有三隻手,而不是兩手兩腿,那麼今天的生物肯定也是很多是三隻手,而不是兩隻。

那今天的我們要做怎麼樣決定,將來的生活才能得到那個結果?只有時間才能讓人得到安慰,也只有時間才能得到答案吧。

《Soil Carpet》2015, 150cm*400cm, nature color soils

 

你的很多作品中都有「死亡」的意象,你怎麼看待「死亡」?

我也很多時候喜歡死亡,自己並不畏懼死亡,因為它自然是生命的一部分,只是很可惜,它往往是生命的最後一個部分,但是也往往死亡讓人們思索,所以觀眾看到我的雕塑的死亡的鳥或者永遠睡去的嬰兒可能有點疑惑,可是這樣對死亡,對生命消失的疑惑讓人思考。

讓人更審視活著的意義,更珍惜活著的生命,無論是家人,朋友,還是一花一草。這是生命平等的活在這個星球上而已。

《Soliloquy》2012/2015, ceramic installation

《Soliloquy》2012/2015, ceramic installation

《Soliloquy》2012/2015, ceramic installation

 

文章出處:voicer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