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棟白色的小樓,一個小天井,秋天落葉,冬天落雪。
青苔上,地磚裡,窗台邊,蝸牛,蝴蝶,油菜花共處一室。
門口一塊牌,上面靜靜的立著一個「慢」字。
生活很重要,慢下來做自己。

採訪時間:2014年6月15日
採訪地點:深圳
採訪人:桃紅小閃電@TOPYS
錄音整理:桃紅小閃電lesca丹@TOPYS
撰文:桃紅小閃電@TOPYS

這便是朱贏椿老師的生活哲學。第一次接觸朱贏椿老師的作品正是《不裁》、《蟻囈》和《不哭》名聲大噪的2009年,並非科班出身卻製作出「世界最美圖書」,令人心懷敬佩。

時隔六年,這次TOPYS有幸邀請到朱贏椿老師成為第二期 Mind Talk 創意公開課的主講,來自廣告、設計、建築、攝影等各領域的一百多位學生和創意人現場聆聽講座並進行互動。

朱老師通過與大家分享關於看東西的三個層面,眼睛-大腦-內心;隨手記錄的習慣;對小東西的細緻觀察;做創作時候的逆思維;以及慢下來感受生活的態度這些方面來表達自己對於專業和生活的理解。

這場演講,對於在場的年輕創意人來說,如沐春風,醍醐灌頂。如果兩個多小時的演講仍然讓你意猶未盡,如果你當天沒有機會到場,相信以下這篇訪談,給了你一個重新認識朱贏椿老師的設計理念和生活方式的機會。

 

隨園書坊

古代有一位性靈派詩人叫袁枚,三十幾歲辭官在南京西郊買了塊地做園林,自己在裡面寫詩作畫,還寫了一本《隨園食單》研究怎麼吃。包括現在的南京師範大學的校園,在校園內有一塊破舊的被用作自行車停車棚的地方。

朱贏椿找到學校裡這個破爛不堪的地方,重新做了規劃,築成一個小白房,原本破掉的房頂變成了天井,每到冬天可以落雪,每到秋天可以落葉,和自然在一起對話,他看到工作室周圍的野草,記錄每年來到工作室的生命,沒事就去觀察他們,自己也會在旁邊種菜。

「深圳節奏很快,南京也在變快,很多客戶都在催我,生活質量被搞的很差,我就在淘寶網上買了這個,一個慢的牌子,豎在我的院子裡——我說你的心要慢,你不要催我,一催就做不好。」

所以朱贏椿簽訂的合同上從來沒有交貨時間,在一般放日期的地方是一個慢字,反而沒有耽誤別人太多的時間,有的甚至提前了。這種自然流露、放鬆地做設計的狀態,是他所必需的。

 

公益圖書,設計的力量

對朱贏椿來說,《不哭》是一本感動自己也感動他人的書,作者花費幾年時間深入撰寫的是邊遠山區那些被父母遺棄的智障孩子,很多出版社不願意出這本書,認為讀者不願意去了解和承擔這樣的苦難。

朱贏椿在80後學生面前朗讀文中內容,學生都感動得一塌糊塗,於是他和出版社達成協議,設計費和版權費都不要,用處理的紙張來做,把成本壓到最低。

由於紙質很差,沒人願意幫忙印,這時候他找到南京一家倒掉的印刷廠,他們的機器很髒又套色不准,朱贏椿卻覺得就要這個效果,符合邊遠山區孩子們的生活狀態,又帶有滄桑感,很傷感。

這本書面市之後,許多讀者非常有感觸,自發組織去看望孩子,給孩子們看病。這些都是他做書之前不曾預料到的,原來設計真的是可以有力量的,一本五年沒人出版的書一經出版能夠讓小孩子的病情得到恢復,這對於設計師來說無疑是最高的獎勵。

TOPYS:您最近幾年出版的很多書都和公益事業有關,但其實我們都知道圖書本身也不是一個盈利特別豐厚的行業,您做公益的初衷是什麼呢?

朱贏椿: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對錢財方面都不太敏感,唯獨對自己作品的品質比較敏感。我們跟印刷廠講這些公益書不是為了掙錢,所以一個是價格可以便宜一點,二來你做一點好事情,作者也做一點好事情,印刷廠可以把狠勁兒放下來。

《肥肉》是5萬多塊錢的版稅。我派人考察了貴州的一個小學,五萬多塊錢對這個小學來講是一個天大的數字,本來說捐肉給他們吃的,後來發現小孩子吃了這個東西之後會更想,那之後沒有了怎麼辦,後來我們就捐書——那地方沒有網,連電視都沒有,所以我把這五萬塊錢給他們之後他們可以做一個小型圖書館,可以裝一個「鍋」放在房頂上收電視看,我覺得太棒了,我要是自己拿個五萬塊錢就沒什麼意思。

 

得益於我沒有學過設計

平常人通過自己表達對世界的看法聽者寥寥,若換作螞蟻的角度去說就不太一樣,簡單不復雜,留白與空間之所以美,是因為它很單純,所以《蟻囈》這本書就是極致的單純,當然大面積的留白是需要勇氣的,80%的空白本身是希望讀者和自己一起思考,所想可以畫在書上,卻遭來很多非議,直到09年這本書獲得了世界最美圖書,國人才漸漸接受這樣的方式。創意的東西,要頂得住別人的非議

TOPYS:您並非設計專業出身,然而從做教輔書到現在自由選書選題,您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朱贏椿:設計對我來說不是最重要的,我的作品形式感和設計感並不強,國內的設計大師的作品一看就是非常明確,這個感覺,這個點線面的用法是他的,我是力求去除這些東西。有些設計看著很好看,就是非常專業有形式感,但我很緊張,我沒有受過設計訓練,一開始是自卑的,對於那些東西我不熟練。

但做到現在,得益於我沒有學過設計。我現在很自信,因為都是我內心流露出來的表達,不受束縛,每一本書就是每一本書應有的樣子,我可以自己主導內容,能夠自己去寫,去畫,去拍,學編,這可能不是所有設計師都能做的。設計之外的東西要去關注。

TOPYS:收集素材的時候是用相機還是手機,用在書籍上的像素之類的問題如何解決?

朱贏椿:如果你是個專業的設計師的話,我勸大家,買一個相機,不一定是單反或微單,一些比較好的卡片機,盡量用相機去拍,因為將來可以用。一定要有本子,和一支筆,加一個相機。

 

反常規逆向思維

微信和電子書的閱讀普及讓很多人遠離紙製書,朱贏椿希望通過設計留住讀者,《不裁》便是這樣誕生的,書口是封起來的,看起來像是故意不要給讀者閱讀,其實只要回到扉頁卸下紙刀,一頁頁裁開即可,裁紙的時候可以聽到聲音,這種互動讓人覺得很有意思,留下的毛邊也非常自然,這是一種「逆反」式思維。

TOPYS:跟大家分享一下《沒有臉的詩集》這本書的過程吧。

朱贏椿:《沒有臉的詩集》是一本搞怪的詩集,非常好的朋友找我做設計,做了一年多都沒做出來,我不滿意,他也不滿意沒好意思說,有一天我跟他說實在做不出來了,不如不要封面也把名字換掉,叫不要臉的詩集,他非常不高興,說等了你一年多,不但不要封面還要把書的名字改成不要臉。

我說其實也可以啊,詩歌是天馬行空的,無所不能的創意都可以在詩歌上表現。後來我想了一下,可以改成叫沒有臉的詩集,他就同意了。

於是書就做​​成了這個樣子,我讓他又作了一首詩,講這本書為什麼沒有封面。後來又牽扯到他的作者簡介,原來是有很多簡介的,某某人,博導,教授,發表論文數篇,後來發現放到書里特別不協調,為什麼呢,這個書的名字叫沒有臉的詩集,但是表現出來這個人還挺愛面子的,於是他就把作者簡介重新改了。

但書拿到手之後,簡介目錄什麼都是略,只有性別寫著男。他也很配合,我覺得這樣放在書裡就特別的棒,這本書只有封底沒有封面,書出來以後08年獲得中國最美圖書獎,然後在德國萊比錫,德國人看了以後非常震撼,和德國人的哲學非常符合,但是當時我有兩本書都當選最美圖書,就把這個書推掉了。

 

慢下腳步,用內心去看

因為常常出差,朱贏椿分外看重在路上的時間,比起大家一起家長里短嘮嗑,他更喜歡單獨一個人,創作的時候一定是安靜的,獨處的,才能把東西的品質做出來。設計師大多是孤獨的,內心那些生動柔軟的東西慢慢才出得來。

「當我孤獨過之後,把我孤獨的產品拿出來,這時候才需要說話,」

TOPYS:您的畫面中體現出很多特別的視角,我想這肯定和您觀察方法分不開。

朱贏椿:我看東西一般分成三個階段,第一個是眼睛,比如一隻蝸牛,用眼睛看,就是很表面的。第二個就是腦子看,蝸牛,是一個軟體動物,他一個殼,還可以把它解剖看一下,這是科學的看。第三個就是用內心看,這個蝸牛是有感情有靈魂 ​​有它自己的生活軌跡,第三個層級需要大家慢下腳步,用內心去看。

用眼睛看沒有用,一掃而過僅此而已。腦子裡看最多是刻板的科學的分析,沒有意思。最終我們還是要讓內心去和這些東西接觸。這些年我覺得老天對我很眷顧,可能就是因為我打開了自己與自然對話。你能不能做到趴下來看蝸牛,當你把你的下巴貼著地面的時候看水灘,變成了湖,蝸牛在散步,能不能做到,能做到你就open your mind了。

 

要種自留地

TOPYS:對於剛工作的年輕人您有什麼建議呢?

朱贏椿:首先,剛工作的時候,不要太講究個性,工作的時候把自己的羽翼收攏一點,我們要先得到一筆薪水,讓自己活得從容一點。我做了十年的教輔書,我可以養活自己,我不喜歡,但我只能聽領導的話,好好地做設計拿一筆薪水,讓自己正常地生活。

我很討厭一些孩子,面黃肌瘦,吃得不好,衣服穿得髒髒的又不洗,然後說老師,我就喜歡做書籍設計,我這一生都要做書籍設計。中國書籍設計能缺你嗎,你爸爸媽媽看到你這個樣子是什麼心情?你首先要去找一份工作,哪怕不是做設計,先讓自己體體面面地生活。

第二,當我們有這樣的生活的時候,內心有個東西千萬不要丟掉,我始終覺得,要種自留地,在公司種公司的地,對不起我還得種自留地,就是沒人讓你做但是你自己想做的事情。這些東西做完之後,你自己就有數了。公司要的東西,客戶要的東西,這個一定要有。不是客戶認可的東西就是好的東西,我始終認為是這樣的,有可能是成功的,但不是好的,你自己要有分辨力。

還有要找准機會,年輕人找准什麼機會,參加比賽、獲獎,我說這個話的時候,你會覺得很勢利,但是在中國,你怎麼辦?多參加比賽,多去碰運氣,你得獎了,老闆就會看你不一樣,所以年輕的時候不要太淡泊名利,名利會給你們帶來一些機會。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會這麼自由,我可以掙很多錢,因為08、09年得大獎的時候,房地產商廣告全部來了,可以要很高的價格,但是你發現自己不喜歡,怎麼辦,商業不做,只做書,這就面臨著你丟掉一大筆經濟收入,你能不能丟掉,又想掙錢又想自由,沒有這麼好的事情,那麼我就把經濟稍微去掉,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後記:

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的。很多人驚訝於朱贏椿老師為什麼可以做出現在這些書籍,似乎每一本書自己都可以自由選題,一整套出版的路子像康莊大道一樣平坦——尤其在紙媒生存環境如此尷尬的年代。

欣羨之餘,別忘記他在枯燥的教輔書堆中掙扎的那十年,也別忘記他孤獨時沉靜的思考,長時間觀察後腿上留下的傷疤。

人生沒有幾個十年,如果能堅持下來,你必定有所作為。慢下腳步,不是去抵抗快節奏的工作,而是在完成工作的同時也想著耕耘自己的一塊田地,十年之後,那塊田地就成為你的一方天地。

 

文章出處:TOPYS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