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蟲蟲危機 是 1998 年的賣座大片,14 年前 Lee Unkrich 是皮克斯的剪接師,他的身份很特別,近年又轉當導演,以下是他當年的訪談~

  • 對皮克斯的印象是?

我一直是皮克斯的粉絲,從最早期的短片開始,我就很喜歡了。工作第一天,我就發現一件事,雖然這是間電腦動畫公司,但大家最注重的還是故事

我記得面試時,我不斷強調自己有電腦圖學背景,他們很高興我有這項技能,但最後總是會把話題繞回故事、結構學,這些事情上。那讓我留下深刻的的印象,坦白說,我不認為他們會那樣。

  • 當動畫剪接師興奮嗎?

我一開始完全不知道動畫剪接師要幹嘛。以為就是有人給你很多素材,然後拼拼湊湊就完成了。現在如果有人問我電影和動畫的剪接師哪裡不同?我會說,目標是一樣的:控制節奏、表演、結構,讓最後的成品有娛樂性、有吸引力。只是過程完全不一樣。

  • 談談過程吧,剪動畫跟剪電影有什麼不同?

動畫世界做事的順序和電影不大一樣,動畫剪接師會參與到很多電影剪接師不會參與到的東西,在蟲蟲危機這部片中,我的角色從頭變到尾。第一年製作期(長片製作期通常是三年)我時常與導演和編劇一起發想故事,整個發想過程,就像作家圓桌會,一起讓故事成形,角色活起來

  • 所以這階段,是在討論劇本和分鏡腳本?

沒錯。我們非常認真看待分鏡腳本,這些圖一開始被盯在牆上,一張一張掃描後會給 Avid 剪接排列。再找自己員工配音,最後剪成一個動態腳本(story reel),全程放入暫時性聲音(temp track)和音效。如果做得好,大家很快就入戲了。

  • 動態腳本之後哪?

動態腳本確定後,就會進入 layout 階段(場景/角色 擺設階段)這個階段會確立電影的樣貌,像是卡怎麼分,攝影機怎麼動,角色定點姿勢(blocking)怎麼擺…等等。

因為我的實拍背景,很幸運地,蟲蟲危機的兩位導演(John Lasseter 和 Andrew Stanton)都有讓我參與這個過程。這是再好不過的,因為可以確保片子剪起來沒問題。

  • 片子剪起來沒問題是什麼意思?

實拍電影中的剪接,會在大量影片檔中,找最好的組合方式。如果導演少拍一個鏡頭,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試著避掉那個鏡頭。另一種如果資金夠的話,就會把它拍掉。動畫世界沒有這種限制,簡單到只要跟 layout 人員說「我需要一卡,裡面有這些人,長度是這樣,攝影機要有點運動。」他們就會把這卡生出來,我會再把它剪到電影中。

但要注意,這都是在未調任何動作之前,這階段只是在作角色的定位,但會替後面調動作階段時定下好的基礎。

  • 所以你腦中已經預視了所有卡的順序?

沒錯,這麼早期,只能靠對白的節奏,去決定換卡的點,當然也有時候是畫面的動作,去決定換卡的點,這時就必須靠想像力,去想像不存在的東西。(這個階段角色都還不會動)我對每一卡之間的連慣性都必需有個想法,這些想法也必需清楚的傳達給動畫師和導演,讓他們知道我會如何把卡接起來。

  • 你的剪接風格是什麼?提材如何取捨?

皮克斯或是整體動畫而言,畫面都越做越真實,很像在看實拍電影。在拍玩具總動員的初期,我們做了一個決定,不參考動畫,我們參考電影。

皮克斯也因為這樣找到自己的風格,雖然是拍一部動畫片,但是片子的所有決定,都依循「電影文法」,我們絕不做強調動畫片特質或只是展示動畫技術的事。

  • 製作上還是用傳統動畫的製作方式嗎?

沒錯。製作動畫非常耗時,螢幕上的幾秒鐘,可能是兩個禮拜的工。如果我剪接上有問題,突然跟動畫師多要 12 格的動畫,可能一天又過去了,這樣的工作方式不對。

所以在調動作的階段,我必需非常嚴謹,確認做出來的每一卡都接的起來,而且每一卡的訊息都清楚地被傳達。我每一天都會參加日會(dailies),暸解每一卡的進度。也會把未完成的卡,先剪進影片中,初期發現問題絕對比後期發現好。

  • 你動態腳本中會加聲音,初剪影片中也會加嗎?

我一直都習慣把暫時性聲音做完整一點,裡面包含了對白、音效、音樂,音軌有時多到 22 軌。蟲蟲危機比玩具總動員用了更多暫時性聲音,因為題材內容上需要。

蟲蟲們必須靠很多 foley(觀眾認知的聲音)才能讓他們活起來。我很榮幸,進入正式配音階段時,錄音師 Gary Rydstrom 跟我要我的暫時聲音檔,有一些還用在正片中。

  • 動畫完成後,下一步是什麼?

動畫完成後,所有的表演都已經在螢幕上了,但畫面仍然沒有質感和光感,那又是另一塊的連景問題。直到影片結束為止,我都必需負責整體影片的連景問題,讓其它人專心在每一卡的細節處理上。

  • 何時輸出?

動畫、燈光、格數、所有事情確定後,就會輸出到 35mm 。這個階段我就會像實拍電影的剪接師,繼續做細微的調整,或直接把不需要的卡砍掉,有時也會調換卡的順序。

  • 你的剪接室長什麼樣子?

我們的剪接室很傳統,透過 Media Share System 把三四台 Avid 接在一起。我有很優秀的助理 David Salter ,很棒的副手 Tom Freeman 和 6 人的 Avid 團隊,另外有 4 個人負責影片輸出,還算滿大的團隊,規模類似好萊烏的特效電影。

  • 寬銀幕會影響剪接嗎?(Cinemascope)

蟲蟲危機一開始就決定要用寬螢幕(anamorphic),那會影響到剪接。我有個細長的辦公室,投影機放在最底端,盡可能投出最大的畫面,我也只會在這個螢幕上工作。

一名剪接師,對於寬螢幕需要顧慮的是「眼睛的位移(eye fix)」,不要讓觀眾的眼睛亂跳,在巨大的螢幕上,觀眾眼睛位移的距離更大,隨時都要顧慮這點。

  • 完成這部作品一定非常辛苦,值得嗎?

試映時,反應非常好。觀眾喜歡,就是給我們最大的懇定。看到觀眾被娛樂,其實什麼都不需要。

 

作者介紹
Nick T. Spark 是紀錄片導演、也是一位作者。他製作過的電影有 The Legend of Pancho Barnes and the Happy Bottom Riding Club (2009)。並寫過關於 Margaret Thatcher, Colin Powell 等政治人物的文章,最有名的著作是 Why 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Murphy’s Law Is Wrong 。文章對 Murphy’s Law 的歷史有很詳盡的描述。

 

文章出處/ AnimApp 動畫分享
原文出處/ An Interview with Pixar’s Lee Unkrich,Supervising Film Editor of A Bug’s Lif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drotate group="5"]

About The Author

AnimApp 動畫分享 = Animation + Application + 動畫分享 。 兩位動畫師的學習紀錄:分享我們欣賞的動畫、奧妙的幕後製作、創作者的資訊、動畫技術的學習、動畫應用的各種可能性、還有一些觀影心得 ... 等等。同時,我們也期望有更多人一起來分享!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