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品書店信義旗艦店5F,有間兒童書店,每月固定會有一名駐店童書作家跟系列活動,今年二月份的駐店作家是幾米,並在2/10的下午,舉辦了一個作品導賞會與簽書活動。趁著我還記憶猶新,寫下此次導賞會的小筆記,並加上一些自己對於幾米作品的小心得。

當天下午我邊走邊吃路上隨手買的午餐,匆匆趕去現場,遲到了一會兒,遠遠就瞧見店內聚集了一小群人,而導賞會已經開始。

信義兒童書店並沒有特別的講座空間,所以就在店內的一角擺放了些桌椅,雖不是特別的大活動,但憑藉幾米的高知名度,到場的讀者人數也不少,位子不夠,大家就在書架之間或站或坐,多了種隨意輕鬆的感覺。

現場主持的是張淑瓊小姐,她是一名文學評論兼誠品書店兒童專區督導,看來跟幾米也是熟識的朋友。一開始先談論了近期的新作品,跟今年已排定出版的新書,接下來就隨性地讓現場的讀者們提問,幾米再根據問題作延伸的談話。

大部份的藝術創作者,即便是男性,或多或少都有些許陰柔的氣質。幾米也是這樣,說話時,臉上掛著笑容,聲音帶著感性。

近年開始,幾米有機會跟英美的作家與出版社,合作一些繪本作品。第一本是與英國童書作家Joyce Dunbar合作的:《吃掉黑暗的怪獸》。主角黑色怪獸的造型初期設定好後就沒有大更動,倒是畫面的編排,因為出版社的要求做了些修改。從畫圖到出版,花了兩年,原以為夠久了,沒料到,還有更久的在後頭。

下一本與美國作家—同時也是紐伯瑞文學獎金牌獎的得主—Jerry Spinelli合作的:《I Can Be Anything!》,前前後後共花了三年。Jerry Spinelli的作品多半是針對青少年與兒童讀者,這是他初次嘗試寫書給幼兒。

《I Can Be Anything!》尚未在台灣發行,我還滿期待此書,內容是孩子對於未來從事各式各樣工作,天馬行空的想像。本書的特色在於,利用英文字母擅於模擬聲音與造字的特色,來創作出文字與朗讀的趣味。

一開始,美國出版社向幾米邀稿,幾米卻拒絕了,一方面因為忙碌,一方面因為他希望作能給中文讀者看的書,但此書的特性並不好作中文翻譯。過了一陣 子,對方又再次詢問合作的可能,並很有誠意的說明,此書作者在美國是很有份量的資深作家,並希望藉由幾米豐富的想像力,來讓此書的內容作最好的呈現,甚至 表示,願意花時間等待幾米的作品。於是,《I Can Be Anything!》才因此誕生。原書名叫:What Could I Do?,為了能有更積極正面的感覺,後來才改名為:I Can Be Anything!

在美國,出版的執行與規劃是非常謹慎的,作業期都拉得很長,在書真正上市之前,就會先將書送往圖書館、學校等等單位,所以等到真正上市,廣告或書腰上早就印上各家報紙或記者的書評了。

另外,美國眾所皆知是個特別尊重孩童的國家,所以幾米在跟美國出版社書信往返的時候,對方屢次提醒:不~要~嚇~小~孩~。所以就算故事中出現怪獸等的角色,也要畫得很可愛才行。

談到新作《走向春天的下午》,他打趣地說,要先跟讀者說聲抱歉,讓大家被美麗的封面所騙了,閱讀到最後才發現,這是一個關於死亡的故事。

其實一開始完全不是這麼回事,當初他跟編輯說,內容是一個小女孩,要送便當去給在馬戲團工作的爸爸的可愛故事。但在創作過程當中,不知不覺就走向了 現在的版本。完成這個故事之後,幾米才想起,國小時期曾經接連兩年,一位同學跟一位老師相繼去世,小時候對於死亡還懞懂無知,但大人與老師面對小朋友,卻 總是沒有多說什麼,只知道有一天開始,他們就再也沒有來學校了。

《星空》一書,是近期讓幾米自己很驕傲的作品。雖然年紀太小的讀者,可能看不明白,因為內容道出了大家在青春期所遭遇的一種焦慮感。

提到這兒,我就不能不提一下2009年在華山創意園區舉辦的幾米星空特展, 是一種很創新的展覽形式,是以繪本內容為文本,跨界邀請14位不同的藝術家與設計師,包含作詞人、舞台設計師、服裝設計師、花藝設計師等等,同時也展出繪 本原畫,產生此次表現形式多元的主題展覽,在當時引起不小的風潮。除了作品本身,倒是整個展的經營模式特別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1996年,詩人向陽曾經出版過一本很特別的台語童詩集:《鏡內底的囝仔》,當時是由幾米繪圖,事隔多日,隨著出版社結束營業,此書也成絕版,但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決定要將它重新發行。

介紹到《鏡內底的囝仔》我才知道,原來幾米的台語十分不輪轉,所以幾米當場被主持人拱出來朗讀了幾段,以資娛樂。

有人問幾米為什麼創作?

他先開玩笑地說,以前曾經在某場合,有記者問過他一樣的問題,結果他回答:「為了還房貸。」當然又再次引來現場一陣哄堂大笑。

幾米在1995年生過一場大病,病後繼續提筆畫畫的同時,他也找到抒發情緒的窗口,並治療了自己。這也是為什麼,他筆下的故事常常顯露出寂寞,人物常常流淚。

「因為我自己就是很愛哭的人。」幾米笑著說。

創作對幾米而言還是有很大的神祕成份,他認為自己並不是很了解自己,但從畫出來的東西,反而能回過頭去剖析自己的心理世界,為什麼要用這樣的顏色? 為什麼要畫這樣的故事?可能直到創作的故事完成,他才回憶起了生命中的某個片段,恍然大悟,原來就是這樣一段潛在的記憶,成為日後故事發芽的種子。

幾米一開始創作繪本,就在市場上創下銷售佳績,但他坦言,初期的作品太暢銷,造成之後不小的壓力,尤其是第三本創作《向左走.向右走》,因為大家太喜歡這樣的題材,也會擔心幾米風格是否因此馬上就被大眾定位。幸好陸續創作出來的作品,得到讀者們的迴響與鼓勵,於是,就有更多的故事想講,形成一種良性循環,他說,如果不是這樣的發展,幾米終究也得走往不同的方向,畢竟現實的經濟考量也是十分重要。

張淑瓊談起一個經驗,就是看幾米的草稿。當時,他邊翻閱著一頁又一頁尚在鉛筆打稿階段的草圖,一邊用唸的,把文字說出來,令她驚訝的是,幾米的書動輒上百頁,到底這些故事已經在他腦海理跑過多少遍,才能在不看筆記的狀況下把這些文字說出來。

在這裡我想推薦一本幾米很特別的書:《幾米故事的開始》。特別的地方在於,這是一本談論幾米作品背後故事的書。

距離幾米1998年的第一本繪本作品《森林裡的祕密》, 到2008年剛好過了十年,所以在2008年出版了這本創作10年特別企劃。幾米的文字是很洗鍊動人的,由他自己來談自己的故事,再適合不過。在這本書裡 面,可以找到每部作品背後創作的故事跟淵源,包括過程遭遇的瓶頸與趣事,甚至出版後的後續小故事,也訴說了幾米生命當中曾經歷的一些傷痛,很多文字彷彿可 以觸碰到心最深的地方,此時的作者跟讀者是如此貼近,像一個老朋友在身旁跟你聊天。

幾米之所以成為幾米,本書會告訴你答案。如果說繪本是一部紙上小電影,那《幾米故事的開始》,就是一部幕後花絮吧!

話說幾米是個多產的作家,將作品一字排開,可發現隨著時間演進,在大風格不變的前提下,作品的樣貌仍陸續有所改變。我約莫是從1999年開始成為他的讀者的,當時仍是個國中生,這些年來陸續閱讀、收藏了很多他的作品,有長篇有短篇,伴著我成長,帶給我不少感動與淚水。

到此,還是不免對於幾米能這樣持續源源不絕的創作力跟作品創意,感到相當驚歎。

談到創作,他額外引述作家村上春樹所言:創作需要一些才華,再來是不斷的持續與專注。

雖然導賞會時間不長,但能這樣與幾米對談,聽他分享創作經驗,與會的讀者個個面露滿足之情,最後就是令大家雀躍不已的簽書時間(可惜我買的幾米作品都留在台中)。此篇也許無法紀錄得很完全,還是分享給喜歡幾米的大家。

另外《星空》這本書獲得了2009年開卷好書獎,透過以下這段特別錄製的BV,來聽聽幾米自己是如何看待這部作品:

→幾米網站jimmy spa

文章同步刊登於Smallx2 playground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Smallx2/小小,本名黃郁軒。 1985年生,台中市人。2008年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 現為專職自由接案插畫工作者,作品散見於報章雜誌、書籍與網路等媒體。 認為創作是表達熱情的一種方式,是可以天馬行空的一個世界, 期待透過有溫度的藝術作品,與人產生共鳴。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