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發表於 巴黎不打烊

Lanvin在Alber Elbaz接任前的創意總監是現任Salvatore Ferragamo的首席設計師Christina Ortiz。她從1997年開始接任Lanvin,而為了讓Lanvin能再度受到時尚界的注目,她發表了許多極具創意的設計作品,但最後她還是在2001年離開了Lanvin。此後Lanvin換過無數的設計師,希望能讓這個搖搖欲墜的品牌回到法國時裝的最前線。現在當大家談起Lanvin時只會聯想到胖胖設計師給大家帶來的無限女性浪漫風格,但還是不要忘了在Alber 之前曾有很多設計師幫助過Lanvin這個老字號的品牌。然而現實的服裝界除了要有好的作品之外,也必需嚴守品牌的精神。21世紀初,Alber將Lanvin帶回時尚舞台,延續這個在19世紀末開創的品牌的精神。

上個星期五的下午兩點過後我請了個假,因為我真的需要離開巴黎放鬆一下,所以我去了法南的時尚度假小鎮Saint-Tropez過週末(這是個祕密,如果我的主管知道我去玩樂,那她一定不會准我的假,而且她還會抓狂,因為我現在已經是她的主要隨護了)。所以星期一這天我突然感受到上天給我的一個指令,就是要我早點進公司(其實是上個星期五請假南下度假的罪惡感使然),九點整我就出門去公司。在我精神抖擻去上班的途中,我接到了一通電話。電話顯示並不是我的主管,而是另一個日本實習生。我心想:應該是要我幫她請假或是代她做今天激動組的打雜工作。

「Bonjour!XXXXXX」電話那頭告知我,我現在必須立刻前往Hotel de Crillon。我心想該不會是上週五提早離開辦公室而錯過了些甚麼重要工作吧(請假的罪惡感又浮現了)?!結果原來是Lanvin將在那裡舉行一場小型服裝秀,要我立刻前往幫忙。哈哈!還好我今天提早出門, 要不後果應該會很慘。結果我到了飯店,進入一樓大廳,天哪!原來大夥都已經到了,而且這個秀將在30分鐘後舉辦。為何沒人提前通知我今天一早就有這場服裝秀?如果我睡得晚,真的會被大家白眼相待。今天這場秀是特別辦給一些Lanvin的VIP和特定顧客看的(就是剛從紐約回來的 22Faubourg系列),我們的工作就是幫模特兒穿衣服。而讓我感到窘的是早上我一進門就被剛回來的胖胖看到,他對了我微笑說個早安,然而我是個不喜歡遲到的人,這種畫面讓我感到困窘。

準備中的Hotel de Crillon小型VIP服裝秀會場。

服裝秀結束後,我們陸陸續續回到辦公室開始工作。今天我不是激動組的班,原以為可以繼續上週的工作。但是我的主管卻直接點名我負責中餐(因為是主管點名,我也沒辦法拒絕,在這裡待一段時間了,真的啥事都遇過),而那位日本實習生則悄悄地和我說她可以負責中餐,因為今天應該是她值日。我想想就算我做也沒什麼關係,因為今天的中餐是訂中國餐廳的外送,只要一通電話一切ok。如果是要買特殊的東西到處張羅,那就真的需要大夥分攤工作了。

訂購外送時,因為是中國餐館,所以我就用中文點餐,因為巴黎的中國餐館多半是溫州人開的,他們的法文口音真的很難懂,所以直接講中文最方便啦!當我訂購時,辦公室裡突然鴉雀無聲,因為辦公室裡又多個語言(Lanvin設計部裡有各種語言:英語、法語、意大利語、日語和中文),大家都覺得很有趣。

這週的工作都是在製作樣品,Lanvin大約有十位設計師,每個設計師負責的工作不同。大致上可分兩大類:第一類是制作服裝的大約輪廓,也就是立體裁剪,先做出個形體來。第二類就是我幫忙的區塊,主要是構思如何裝飾這些衣服,例如 :加上刺繡、不同形勢的口袋或是亮片等,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因為要想辦法讓一件簡單的衣服變得很有價值。

這星期,我都在設計布料的雕刻,因為我的設計師希望可以運用特殊亮片縫製在一些雕刻過的布料上,以呈現出一種立體感。所以我跟之前一樣找了些布料開始構想,而幾何圖形是我們討論後的想法,運用亮片做出一種金屬材質的感覺。這項工作真是不好作啊!我在製作雕刻布料時非常非常地小心,因為我想做出圓形的設計,所以當我雕刻兩個非常接近的圓時,如果處理不當就會斷掉要再重作。我很慶幸在雕刻的這段時間裡沒有人來煩我,雖然多多少少還是要幫主管下樓拿信跑跑腿(雕刻布料的這個星期裡我大概瘦了五公斤)。


讓我瘦了五公斤的布料雕刻。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個不太會生氣的好好先生,但這週我卻被激怒了。當然我是不會跟主管或設計師過不去,而是跟我一樣的實習生(跟主管和設計師過不去是這行的大忌,通常他們說甚麼就是甚麼,雖然多半主管都很煩人,但忍忍忍,這才是工作態度)。這位惹毛我的實習生是位英國小姐(完全不會法語),她是我們實習生中最晚進來的(我想也是最大牌的),但不巧的是我跟她安排在同個激動組值班。

這星期的某天,我接到了主管的指令要我在詢問中餐這段時間裡出門跑腿大約一個小時,所以我就請那位英國小姐處理中餐的事情。她卻以不悅的口氣說好,這時她已經慢慢點燃我的怒火,因為她從來沒處理過午餐的事情。不論如何,我心想她應該還是會去做吧!畢竟這是實習生的工作啊!下午一點我回辦公室時,我緊張的先去廚房,結果我啥都沒瞧見,設計師的桌子上也沒有任何食物,我心想他們不可能已經用完午餐了,因為他們都是在一點過後才開始吃午餐。

結果我去問英國小姐:「請問妳訂午餐了嗎?」 我得到的回答是“No”。我的怒火抑制不住地馬上升起並和她說 :「我已經跟妳說過我有事要出去處理,請妳負責午餐事宜,結果妳卻沒有做。我不知道妳的心態是甚麼,但我從來沒看過妳負責午餐,我們都是實習生,妳的地位並沒有比我高,而且我們是一個團體。」這時她做了個動作,就是將她手中的剪刀用力摔到桌上:「我想我的OOXX要來了。」這時我在不顧旁人眼光的情況下回她說 :「你知道嗎 ?妳到這裡已經一個月了,從來沒盡到激動組的本分,每次都是我們幫妳處理事情。我知道妳很聰明,每天一到辦公室就立刻直奔妳的設計師那,因為不待在辦公室就不會有人會發現妳的存在。結果妳的工作都是我們幫妳做,我今天只是請妳幫忙一次,妳大可以拒絕。不如我現在教妳如何偷懶比較快,妳現在就去主管辦公室,然後跟她說妳不想做那些事情,如果她說ok我就閉嘴。如果她不答應,妳就給我小心點!」(我全程英文發音)這次我真的火大了。

事後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我的設計師和其他實習生,他們竟然都給了我掌聲,因為他們也認同我的看法,最後他們還說:「你只有在吵架時英文最溜了!」這是在幫我消氣嗎?其實當個實習生需要的就是忍,外加在時尚界一切都是要順從的。雖然有些工作是不合常理的,但當我們想要有好的表現時,「拒絕」這兩個字就請收回吧!

 

呂學林,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看起來有一點叛逆不羈,實際上卻是一個善解人意又認真的大男孩。

兩三年前,他還在巴黎念語言學校,然後進入巴黎製衣工會學校,之後自創皮包配件品牌HsuehLin到現在進入法國品牌Lanvin實習。短短的兩三年時間,我們可以看到這個來自台灣的大男生,在時尚之都–巴黎,是如何的努力經營自己的未來。

巴黎不打烊 特別請他在實習的工作之餘,將他在Lanvin的工作用文字紀錄下來, 以日記的方式與大家分享。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旅法藝術家設計師,Active Creative Design創辦人之一,其藝術創作方向為數位藝術領域的新表現形式所引起參觀者的感知與媒材的革新開發與利用,作品常於歐洲與台灣展出。 由於對藝術與文化的熱情,2009年開始經營以巴黎各種藝術、時尚與設計展演第一手報導的部落格「巴黎不打烊」讓大家不用來法國也能擁有同步資訊。 雅砌雜誌Paris Blog專欄作家,並不定期為國內雜誌期刊撰寫有關歐洲藝文設計相關新聞,曾出版《婊子日記》(布克文化)與《柏林玩設計》(時報出版)。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