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過京都

摘一片京都風景,偷偷夾在你的筆記本裡。乾燥後,溫水泡開,煩悶時服。

五條商場(五條モー兒)內的 Eden(えでん)總叫我想起日本舊式的喫茶店燈光幽暗,只在吧桌前設有座位,比起咖啡美食,店主與他/她選的音樂才是客人來店的最大理由

這時 Eden 中播放著一種叫「小唄」的民瑤,伴奏的三味線勾出的每顆聲音鏗鏘,女聲千迴百轉,音節的尾巴繞了又繞,好不容易才繞到下個音節去。

「咲子小姐喜歡小唄嗎?」我問 Eden 的店主咲子小姐。「不。」咲子小姐似乎覺得自己不打自招,露出了淡淡的尷尬表情,笑說:「只是為了製造氣氛而已。但也不是不喜歡。」

咲子小姐身後的酒櫃,由兩把古老的鐵梯配上木板組成,鐵梯是她以前經營古道具店時的藏品。

Eden的每個角落都放了咲子小姐的古道具藏品。

五條通以南的一帶跟旅客熟知的京都有點不一樣,雖然同樣滿街風情濃厚的老建築,只是它們不少都空置多年,衡門深巷,走在街上時難得碰到途人,絕對不是開店的好地點。只是咲子小姐與這一帶的緣份,卻遠遠超越了商業上的利益考慮

咲子小姐於神奈川縣出生,完成高中後來到京都,在左京區的精華大學就學。因為喜歡京都,大學畢業後決定留下來工作,先是為方便上班而住在伏見區,兩年多後離職,決定住進市中心來,當時居住的區域,就是五條通一帶。

十多年前,她在這小區內開設了含喫茶店的古道具店,後來又在五條河原町開設風格小店。感情逐點逐點地累積,她很疼惜這小區,眼看著原本就人影寥落的它,在十多年來漸漸變得十室九空,她擔心這裡有一天終將凋零,於是,她開始想方設法,希望以自己微小的力量,為這小區添點生氣。

咲子小姐在之前經營的風格小店中相識了三位好友,一位是雜誌的前副總編、一位經營著攝影畫廊、另一位是建築師,她跟他們談起自己的計劃——租一幢偌大的老房子,將之稍作翻新,再租給年輕的創作人作為工作室及商店,從而增加固定進去小區的人口

大家興致勃勃,決定一起將之實踐。那時是 2010 年,沒想到,到他們覓得接受出租的房屋時,已是三年後的 2013 年的事。「大多數的業主都只願意轉售,很難才找到出租物業。」

這些年來,五條一帶的空置老房子,不少都賣給人改建成町屋旅館。老房子與土地的業權人大多是老人家,寧願把物業化為大筆現金,而非每月相對微薄的租金收益。這想法也非難懂,只是如此一來,欲在此經營小店的人苦無場所,社區就會過於單一化。

而且,振興社區需要長久而持續的力量,住在旅館的旅人都是過客,來了又走,難以為社區帶來實在的創建。自己珍視的社區就由自己維護,五條 Mall 的經營穩定下來後,咲子小姐已與朋友在附近找到兩個物業,將以跟五條 Mall 相近的方式營運

Eden 的貓店長 Osero(オセロ)

咲子小姐會隨自己的心情,決定當天是否提供味噌湯定食

Eden 的營業時間由中午 12 時至晚上 7 時,賣咖啡、台灣茶等,咲子小姐有時也會做味噌湯定食,視她的心情而定。週末來的大都是遊客,平日的客人則多是朋友,大家喝喝飲品、聊聊天、聽聽咲子小姐選的音樂。

小唄一曲已盡,我問咲子小姐其實喜歡什麼音樂,「淺川 MAKI。」她不加思索,然後用電腦搜索她的錄像給我看。一個歌唱得很隨性很從心而發的六十年代女歌手,照片中的她總是煙不離手。「我喜歡日本六十年代的文化。」咲子小姐說。

六十年代的日本,喫茶店文化正盛,三島由紀夫在喫茶店中認識了美輪明宏,然後將他帶進寺山修寺的天井棧敷;參與反對美日安保條約的運動的學生,以喫茶店作為聯絡站那年代的喫茶店象徵著獨立、自我主張與革新。「五條商場的計劃將試行多少年呢?」我問。「十年。」咲子小姐堅定地說,似乎已計劃周詳。

十年,這十年間,將會有多少計劃在 Eden 的吧桌間發酵?

 

五條商場(五條モール)
京都市下京區早尾町 313-3|5jm.jp

 

Eden 的鄰近有趣地點

梅湯:創辦於明治時期的梅湯,曾一度面結業,2015 年時曾在這裡兼職的湊三次郎知道後決定接手經營,現年才 25 歲的他,將這歷史悠久錢湯打造成年青人聚集的場所。

河原院址:位於五條大橋西南邊的河原院址,原是建於九世紀的邸宅「河原院」的庭院中的小島,後鴨川犯濫將小島淹沒。現址還留下供奉榎木大明神的小神社,神社建築極現代化。

五條大橋附近的咖啡店 E Fish:就建在鴨川旁邊,坐在店內靠落地窗的位置能飽覽鴨川景色。

 

關於作者
林琪香,旅客,賣文人,現居日本。替港台雜誌寫旅遊、設計、生活文章討生活,最近開始寫書,作品包括《好日京都》、《喵店長》。

 

文章出處/ voicer
圖片來源/ 林琪香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