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點是給予成長的各種可能性,顏色當然是其中之一,但並不唯一。

五顏六色的幼兒園太常見了,但是日本熊本縣 Daiichi 幼兒園的設計師日比野拓卻認為,這種像是遊樂場一樣的幼兒園,並不是它該有的樣子,他覺得,「幼兒園是一個讓人成長的場所。」

Daiichi 幼兒園

我們曾經報導過這個在下雨天就變成「水坑」的 Daiichi 幼兒園,它曾經獲得過 2015 年的日本 Good Design Award。它並沒有花哨的設計,純白色的建築,圍合出來一個簡單的天井。這裡成為了孩子們心中的樂園,不管是雨天、雪天還是晴天,孩子們都可以在戶外玩耍。

它是日比野在 40 多年裡設計出的諸多幼兒園中的一個。

日比野設計成立於 1972 年,到了 1991 年,這家日本的設計事務所單獨成立了一個專門設計幼兒園的部門「幼兒之城」。迄今為止,它在全日本範圍內已經建造了超過 350 所幼兒園,是個名副其實的幼兒園設計「專業戶」。

在日比野設計的幼兒園當中,像是Daiichi 這樣的獲獎作品還有不少。其中最出名的,也許要數長崎的 Obama 幼兒園。這個項目曾囊括了2015 年的 Good Design Award、Kids Design Award,以及 2016 年,由亞太設計聯盟 APDF 主辦的 IAI 設計大獎。

Obama 幼兒園內,有著巨大的挑高純白色調空間搭配著木質地板與原木色的桌椅,面朝大海的一邊設計了整面無遮擋的玻璃牆,藍天白雲和海,都裝進了這個幼兒園裡。

同樣地,它也沒有花哨的色彩。這裡可供孩子們玩耍的地方看上去天然而又樸素:通過攀爬繩索,孩子們可以抵達樓頂的露台,吹著海風,無拘無束地度過愉快的童年時光。

Obama 幼兒園

儘管這些幼兒園都依照各自的地理環境有著不同的設計特色,但是在這些設計裡面,你依然能找到一些一脈相承的地方,比如說他們並不會使用過於豐富的色彩,以及不會有那些幼兒園裡常見的塑料玩具。

而這些,都是日比野的設計師兼社長,日比野拓所認為的「成長環境」的必要條件。

《好奇心日報》曾經報導過不少日比野的設計,我們可以快速的回顧一下它的特點:

在建築材料上日比野堅持使用自然素材,比如木頭,鐵,玻璃等。因為這些材料本身有著無可取代的觸感,溫度,味道,在孩子們日常的接觸中,可以自然而然地培養他們的感性思維。

埼玉縣,OA 幼兒園

奈良,NFB 保育所的室內,使用的都是自然素材

對於幼兒園整體環境的構造,日比野在設計的時候不會很多的使用特別鮮豔的顏色或者素材,並且不提倡過度依賴空調和照明設施。

茨城縣,AM 幼兒園

小洞穴是孩子們的秘密空間,是培養好奇心和探索精神的重要場所。這是大人們無法進入的地方,小孩子可以在這裡捉迷藏。

沖繩,HZ 幼兒園兼保育所

神奈川,AN 幼兒園裡可以捉迷藏的小房子

相較於傳統學校設施中的廁所,在日比野的設計中,廁所基本上都是朝南的,而且有著大面積的玻璃窗戶,讓風、陽光可以自然通過。

日比野拓認為,也許沒有窗戶的廁所,能夠保護孩子們的隱私。但是這種充滿陽光的廁所,能夠讓孩子們不再因為害怕陰暗潮濕而不敢去上廁所。

埼玉,ST 保育所的衛生間

茨城,DS 幼兒園的衛生間

此外,餐飲空間也被視作是兒童成長教育的一部分。除了保證舒適的用餐環境,食物製作的場所——廚房,也應該保持通透感,讓孩子們看見食物製作的過程。

三重縣,TN 保育所的餐廳

作為讓孩子們獲得生活體驗以及成長的重要場所,在庭院的設計中,日比野不會過多的強調安全性而對孩子們保護過度,它允許孩子們最大可能地去「探險」。

另外,在庭院中你也不會看到那些花花綠綠的塑料滑梯,取而代之的是,日比野還會盡力的創造落差,讓孩子們能夠通過運動來提升體力。

這裡不使用橡膠或者人工草坪,而是全部採用天然的草坪或者花、樹木。這些植物不僅可以散發出自然的味道,還會帶來果實和小動物,從而讓孩子們可獲得更多的、真實的生活體驗。

大阪,KM 幼兒園兼保育所的庭院中,有一排綠色的樓梯

從日比野在 44 年前接手第一個幼兒園項目,到 1991 年專門設立「幼兒之城」部門。在這四十多年中,這家公司的腳步稱不上很快:15 年前,他們的業務範圍還只是事務所周邊的區域(神奈川縣)。直到 10 年前,他們在日本全國范圍內乃至跨國的項目逐漸增多。

日比野拓對《好奇心日報》說道,「我們不想快速擴張,我們只是想和業主一起,做出好的幼兒園設計。」

說起來,日比野設計建造幼兒園的速度和方式,也與日本社會的大環境緊密相關。

事實上,日本教育制度的歷史可以追溯到 160 多年前,那個時候以國家的學校建設法令為中心,由地方投入土地、勞力和財力進行建設。

然而直到 1970 年代,日本都還在延續戰後的同一化鋼筋混凝土的校舍設計標準。後來開始出現了質疑的聲音,認為幼兒園應該「個性化」一點。於是在 1972 年,日本出現了第一個開放型的學校。從 1985 年開始,日本出現了「基本設計費」的財政援助制度,鼓勵事務所參與學校建設。

因此,在「幼兒之城」成立之後的二十多年間,日比野設計仍然在經曆日本的幼兒園建設環境的改變。

在 2015 年之前,我們稱之為「幼兒園」的,在日本指的是兩個不同的機構。一種是幼兒園,一種是保育所。其中,幼兒園被認定是依照學校教育法設置的教育設施,管理它的是日本的文部科學省。而保育所屬於厚生勞動省的管轄範圍,是依照兒童福祉法建設的福祉設施。

這兩個不同的機構在服務對象和內容上也有很大的區別:日本的幼兒園是給三歲以上的學齡前兒童就讀的,它的標准保育時間其實每天只有四個小時,也沒有給兒童提供餐食的義務。保育所面向所有父母無暇照顧的兒童,不限年齡,它提供八小時保育時間和餐食,不過,要想進入保育所,必須要能夠證明家長真的無法照顧孩子。

儘管在近些年的日本社會發展中,「少子化」是一個繞不開的議題。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女性放棄當家庭主婦而無暇照顧孩子,以及大量外國人的湧入,日本對於幼兒設施的需求其實並沒有減少。反倒是因為師資力量的缺乏,政府對於社會所需幼兒設施數量的嚴重低估和建設遲緩等一系列原因,在某些地區,幼兒設施反而是一種供不應求的狀態,尤其是對保育所的需求在逐年上升。這就導致了日本社會出現了近年來引起廣泛討論的「待機兒童」危機。(待機兒童,指的是到了學齡卻無法或不得不延遲入學的兒童。)

2015 年 4 月開始,為了解決「待機兒童」的問題,日本政府開始了支援兒童教育的政策,正式把已於 2006 年就出現的保幼一體的認定幼兒園納入法律。在 2015 年,正式錄入統計數據的認定幼兒園以及地域型保育事業的數量,共達到了 5250 家。相比之下,幼兒園的數量為 11674 家,保育所數為 23533 家,相較於往年的數據有所減少。

在現在的幼兒之城的頁面上,他們的設計作品有幼兒園、保育所、認定幼兒園這三個分類。在設計幼兒園時,日比野會盡量做一些簡單的設計,除了可以讓幼兒體驗一個更有利的成長環境之外,還可以讓幼兒園能夠應對多種不同的需求。在幼兒園標準的四小時保育時間之外,它還可以是一個簡單的,面向各類人群的社區活動中心。而幼兒園和保育所越來越一體化的趨勢,則意味著日比野會更多的考慮到如何更好地讓年齡差異更大的學齡前兒童共處一室,平衡教育和娛樂的問題。

神奈川,AN 幼兒園

隨著項目的積累,日比野的設計近些年在中國的媒體上得到了較為廣泛的曝光,去年,它們自己也上線了中文網頁和微信公眾號。

關注教育建築的《靈犀》雜誌,於 2016 年 9 月在北京舉辦了一場關於各國教育建築設計的研討會,在邀請的中、日、美三國的優秀教育建築設計師當中,日比野拓也在其中。此後《靈犀》還組織了一次去日本參觀幼兒園設計的遊學,專程探訪了日比野設計公司完成的五個幼兒園、保育所項目。

報名遊學的人有從事教育行業的,也有建築和不動產相關的行業人士。日比野拓回憶說,這些來游學的人,都在積極學習日本幼兒園設施的建設。

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中國的幼兒園設計大多數還是充斥著華麗的色彩、卡通形象和玩偶。日比野拓認為,這和日本十年前的情況很相似。

以下是《好奇心日報》和日比野拓的更多對話。

Q = Qdaily

A =日比野拓

Q:你認為,幼兒園的設計中,最應該關注的問題是什麼?應該如何平衡它的安全性和娛樂性,開放性以及隱私性?這裡可以舉個例子說一下嗎?

A:最重要的事情,我認為是促進小孩的成長。至於安全性,雖然也有大人應該守護小孩的說法,不過我認為,本質上小孩子能夠自我保護才是最為理想的狀態。也就是說,應該允許小孩子受點小傷和挫折。只有這樣,才能幫助孩子們形成勇於挑戰和冒險的心。

Q:在大多數人的印像中,幼兒園應該是顏色豐富的。然而日比野設計的幼兒園卻不是這樣,它們似乎並不會出現太多的顏色,對此你是怎麼考慮的呢?

A:幼兒園不是遊樂園。遊樂園是一個夢幻的、讓人快樂的場所。幼兒園卻是一個讓人成長的場所。(這種想法)並沒有考慮到小孩子和老師的實際需求。實際上,出於對使用者的考慮,多餘的裝飾其實是不必要的,他們需要的是充足的活動空間。我們還認為,幼兒園的主體是小孩子,而不是五顏六色的裝飾。為了凸顯這個主體,採用簡潔的設計會比複雜的設計要好。就像是美術館的裝飾總是簡單的,這是為了突出美術作品一樣。

Q:近幾十年間,日本的社會環境也在發生轉變,比如待機兒童問題的出現​​,少子化的加劇,考慮到這些,你認為日本幼兒園的設計環境是否也隨之發生了某種變化?這種變化具體是怎樣的呢?

A:其實,有很多過剩的幼兒園建築。這些建築多半是設計者像是做藝術作品一樣做出來的複雜建築。可是,這種建築難以應對時代的變化。

因而,我們的幼兒園都設計的非常簡單,能夠更好地應對這種變化。有很多人都在預測未來,不過,沒有人能夠百分百預測未來,因此,簡單的設計是必要的,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應對變化。

Q:有一些中小學開始把 iPad 這樣的數字設備引入課堂,也有一些針對低齡幼兒的電子寵物和玩具出現,你是否覺得孩子們的興趣也在發生變化?在你看來,設計幼兒園的過程中,應該如何處理這些新時代的產物?

A:讓小孩子體驗更多的事情,從而擁有更多的選擇,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從幼儿期就開始過度依賴電子遊戲和設備的話,並不是件好事。儘管他們了解到了更多的高科技,與此同時,他們也失去了很多自然的樂趣。

像是置身於山川湖海和森林之中,感受大自然,通過與各種動植物接觸而感知生命的溫暖,這是絕對無法通過電子設備來實現的。

Q:全世界也不乏很多優秀的幼兒園設計案例,這其中,有沒有哪一個是讓你們印象深刻的?為什麼?

A:丹麥有個小幼兒園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是現在它已經不復存在了。這個幼兒園不過是個木造的小幼兒園,它的周圍有一個栽滿了花草的庭院,也設計了很多讓小孩子可以「藏」起來的空間。

在這樣一個愉快的環境裡,小孩子們往往可以在室外活動大半天,即便是天氣慢慢轉涼也是如此。果然,真正讓孩子們開心的事情並不是那些五顏六色的華麗玩偶,如何培育他們的好奇心,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Q:在你們所設計的項目中,哪一個項目讓你印象最為深刻?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下這個設計的過程嗎?

A:讓我印象深刻的有兩個。分別是 HZ Kindergarten and Nursery 和 AM Kindergarten and Nursery。這兩個幼兒園的共同點在於,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都很喜歡。

在設計上,我們還是從「幼兒園是讓孩子們成長的環境」這個點出發,讓他們去逐步接受挑戰。因而,只要看到孩子們綻放微笑了,老師也會感到滿意。

Q:據說幼兒之城現在已經開始接受中國的設計業務,福祉部也開始於與中方進行接洽了。能否透露一下目前都有哪些項目?都是以什麼樣的方式進行合作的呢?

A:詳細信息在業主公佈之前,不予公開。

現在,我們在北京、上海、武漢、廣州、成都、遵義等城市的項目正在進行中。另外,和我們洽談,有合作意願的客戶範圍更廣,這涉及到南京、長沙、西安、深圳、桂林等城市。

Q:在接下來與中國的合作中,你們覺得可能會在中國碰到什麼樣的問題?

A:最難的事情,是我們在設計的時候,看不到使用者。

儘管我們可以和業主商議,但是在設計過程中,也要和使用者緊密聯繫,才能真正地從使用需求出發,設計出好的作品。但是中國的現狀就是,從前期的設計過程,到後期的施工,都看不到老師(使用者)。

另外,我預想,關於現場施工的品質也可能出現問題吧。通常情況下,我們都是在工事現場,一邊確認項目中的每一個環節,一邊進行下一步,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實現好的幼兒園設計。不過現在,中國的施工現場也開始慢慢變成現場主導了。

 

文章出處/ 好奇心日報
圖片來源/ 日比野設計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