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在外住酒店,少了家的熟悉和溫暖,總有些疏離感,也許這時候,一隻喜歡的花瓶裡插著喜歡的鮮花,就能帶來些許安慰。但總不能帶著花瓶飛來飛去吧?於是,D-BROS 顏值頗高、可以折疊的便攜花瓶就這樣走進了生活中。

image©KIGI/D-BROS vase project 花瓶

帶出去是薄薄一片,灌入水卻能立住做花瓶,鮮麗透亮,D-BROS 花瓶大概是植原亮輔和渡邊良重最為大家熟知的產品了。這一男一女的搭配也已成了日本最紅火的設計二人組。

植原亮輔(男)於 1997 年畢業於多摩美術學院平面設計系,渡邊良重(女)則是享譽日本的著名設計師和插畫師,1999 年,兩人合作擔當 DRAFT 會社的獨立品牌 D- BROS 的主力設計師。這一牽手,便催生了持久而奇特的化學反應,直至 2012 年,一個由兩人共同組建的工作室——KIGI | キギ 誕生了。

image©KIGI/辦公室

KIGI 的設計風格獨具特色,正如 KIGI 這個名字,輕鬆俏皮,童趣幽默,極具親和力,從便籤紙、胸針,到挂歷、陶器、首飾包裝盒,完全就是小而美的代言人,7 個人的團隊,持續不斷地創造著生活中的細緻美好,處處響應著人們對歲月靜好的嚮往。

TOPYS:對於不懂日文的人來說, KIGI 這個名字的樣子和音節非常有趣,為什麼叫 KIGI 呢?

植原: KIGI 在日語中就是的「木」的複數形式,我們的創作像是一棵在不斷生長的樹一樣,把很多的元素融匯到一起,一棵樹生長出來,會不斷地向世界延伸,這種感覺,所以是比兩個木更多的意思。

平面設計師的「紙」基因

平面設計師做起了產品,聽上去似乎是很有意思的跨界。兩個人習慣了基於平面的構思創作,做產品時不由地從自身最擅長的部分出發,最後出來的東西竟然稚拙地保留了紙的基因,這也成為了 KIGI 設計最大的自我特色,經常讓人恍惚於 2D 和 3D 之間。

薄如摺紙的 KIKOF 信樂燒

在此之前,日本當地的手藝人從未見過如此纖薄的陶器,它真的能用來吃飯嗎?

日本滋賀縣南部的小鎮信樂町附近盛產優質陶土,周邊也有很多手藝人,傳統的信樂燒興起於江戶時代,為了實現大家將傳統工藝傳承下去的心願,就有了 Kikof 這個項目。按常規流程來說,設計師往往會先出設計圖,再給到專門的職人來做,植原亮輔和渡邊良重卻並不想這樣。「我們是要把它做成一個品牌,就是從建立品牌到銷售方式,基於方法論去做一個整體的東西。」於是,兩人乾脆搬到琵琶湖邊住了下來,跟當地陶藝坊的工人一起生活、工作,向他們請教,親自燒製陶器。他們以日本第一大湖琵琶湖的一天四時風光為意象,燒製出了清晨灰、正午白、日落粉、月夜灰四種色彩的器具,僅 3mm 的厚度,顛覆了人們對陶器的認知。

image©KIGI/Kikof Project 信樂燒

KIGI:我們本來就是平面設計師,所以考慮通常是從紙上出發的,做信樂燒之前我們先用紙做了一個模型。信樂縣的工廠做陶器原本是非常大,非常重的,然而這個東西很薄,又很輕,當地的手藝人看到都嚇了一跳。根據當地的特色設計的這樣一個圖形,當地手藝人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覺得這麼薄可能易碎,看的時候都是捧著看的,然後說這樣做也不錯。我們還做了一些海報,標誌最後有被選到了東京 ADC 的年鑑。

一張紙·表

相信很多人看到這只表都會大跌眼鏡:這也叫表?當然啦,它能正常看時間,令人聯想到達利那幅油畫《永恆的記憶》。時間是可以折疊的嗎?反正 KIGI 的腦迴路可以。很多人購買掛鐘都會考慮整體家裝風格去選擇材質、花色,KIGI 卻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化繁而簡,用紙張做出了靈活豐富的變化,綠植拼貼小清新,純色幾何商務風,風格也多種多樣。

image©KIGI/D-BROS Time Paper 紙表

絲帶日曆繪本

這是 KIGI 早期製作的一本絲帶日曆繪本。整本都圍繞著一個很少女的元素「絲帶」發散創想,真實的絲帶從繪本里飄出來,虛與實的轉變,頓時靈動飄逸起來。

image©KIGI/D-BROS CALENDAR 絲帶日曆

正是生活的平凡孕育了無數靈感和可能性
在 KIGI 的眼裡,平淡的生活擁有最大的可塑性,你可以將它揉捏成任何你想要的樣子:積極的,樂觀的,幽默的,充滿童心的。

華爾茲鏡像杯

拿起杯子喝水,然後再放下——這樣細微的情景,被 KIGI 施了個小小的魔法:鏡面的杯子,放到彩色盤子上,杯碟交錯的瞬間,幾何圖紋就這樣旋轉直立起來,「華爾茲」的名字非常形象。

image©KIGI/華爾茲鏡像咖啡杯盤

一本用來求婚的書《PROPONERE 》

當然了,KIGI 有時候也搞搞「大」事情,比如求婚。隨著立體繪本一頁一頁被翻開,​​求婚戒指也浮現在眼前,用這樣細膩的方式傳遞心意,一定又暖又難忘吧。

image©KIGI/ 《PROPONERE》求婚主題立體繪本

KIGI 的點子總會讓人覺得:啊好簡單!我怎麼就沒想到?這正是創作這件事的奇妙之處,如果你留心觀察,很多有趣的事情只不過是腦筋急轉彎,過分認真有時候會成為一種束縛,世事紛雜,KIGI 教會我們,要常存一顆簡單的心。

簡單到什麼程度呢?

我們不做消費者調查

TOPYS:你們將不同的品牌、產品打造出自己的特性,並且準確地抓住年輕人的心,甚至帶來一種生活方式的影響,平時會特別注重對於消費者的觀察嗎?

植原:其實也沒有專門去做一些消費者調查,平常根據自己喜歡的一個出發點來做,當然也有委託接到自己不喜歡做的東西,也在做,那麼受不受歡迎本身存在很大偶然因素,有的東西做出來也不見得那樣受歡迎。一樣東西賣得好不好也不光是設計所決定的,存在很多外在因素,比如跟它的價格定的高低也很有關係,一樣東西做得很好,如果價格定的高,因此卻步的人也會不少。

TOPYS:那您是比較傾向去吸引和自己興趣相投的人,而不是以市場為導向嗎?

植原:我們兩個人的做法是,做設計之前,會看書查資料,看展覽會之類的,一般很少去做調查。

TOPYS:有沒有遇到過想法很保守的客戶,一般是如何進行溝通的?

植原:如果本身抱著想要做好東西的想法的客戶,剛開始的充分交流是必須的,我想最後也是可以達成共識的,如果碰到一些抱著極端銷售慾望,一味追求銷量的客戶的話,一般這個溝通也很難達到共識的。

渡邊:碰到這種客戶,也不是說馬上拒絕的,如果通過多次的交流還是難成共識,最後如果實在沒有辦法,那可能就只有放棄了。

KIGI 其它作品。

image©KIGI

image©KIGI

image©KIGI/午後紅茶包裝設計

image©KIGI/刺繡胸針

TOPYS:像是您這樣的日本設計師,不僅做平面設計,也做跨領域的設計,並且有很好的出品,您是如何做到的?

KIGI:其實也沒有涉及非常多的領域,只是根據某件事情延展開,接觸的面就會越來越多。比如藝術指導的身份,通過不同領域不同媒體實現他的想法,這也是種延展。做平面設計師,你的視野可能就只有平面設計,做產品設計,可能看到的就只有產品設計,而在工作延展的過程中,你會接觸到其它領域,多方接觸後就產生融合。各個不同領域融合的狀態可能是設計未來的命運吧。作為一個創作領域,要涉及的東西是非常多的。

跨界,跨不出生活

從平面設計師到產品設計師、品牌策劃人,從包裝、服飾飾品到家居用品,KIGI好像一直在跨界,大方向卻從未改變。人生中大起大落的日子終究​​是少數,能把平淡的生活過得妙趣橫生,才是難能可貴的,也是最容易被忽視的奧義。比起製造轟動和驚豔的歡喜,KIGI更樂於把心思投注在瑣碎的日常生活中,博你莞爾一笑,喝一杯水,看一眼鐘錶,翻一頁日曆,讓小平淡中總有小驚喜,這就是KIGI製造的美好生活。

文章出處/ Topys
圖片來源/ KIGI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