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國內外頂尖藝文團體合作多年的點石設計,2009年以何訓田《如來如去》入圍第52屆葛萊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今年更以《南島Vali》獲得台灣第24屆金曲獎「最佳唱片包裝獎」。
在眾多獎項加持下,再次與成立九年的「泰武古謠傳唱」合作第二張專輯《歌,飛過群山》,試圖征服跨越時空與國界的目光,點石設計夫妻檔鄭司維、黃慧甄不約而同地說,《歌,飛過群山》的設計過程,帶他們見識了一場峰迴路轉的風景。

  點石設計2010年赴美國參加葛萊美獎頒獎典禮留影紀念

DSC4285 《如來如去》專輯設計入圍第52屆葛萊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

來自大武山原始山林    檜木與叩頭蟲的靈感

泰武古謠傳唱成立近9年,指導老師查馬克˙法拉屋樂Camake Valaule透過一字一句的口傳心授,將排灣族古調找回來,並躍上國際舞臺。

有別於第一張專輯《歌開始的地方》以祭儀性歌謠、生活歌謠與童謠為基調,《歌,飛過群山 》唱的是排灣族的情歌,特地邀請拿下六座葛萊美獎的Daniel Ho編曲、製作,加入了包括夏威夷滑音吉他和烏克麗麗、中國琵琶等更寬廣的跨界音樂元素。這張專輯在一開始發想時,點石設計也跟著唱片公司去屏東走訪了一趟,拜訪查馬克老師與認識孩子們。

點石設計黃慧甄說:「聽查馬克老師介紹,排灣族是一個內斂、含蓄的民族,就連男女之間的情感也是用隱喻的、拐個彎表達。」例如,排灣族讚美男人雄偉英挺會用「上好的檜木」、讚美女人會以「彩色叩頭蟲」來比喻,這些含蓄的情感都寫在古調歌詞中。

查馬克老師說:「如果孩子沒見過檜木長什麼樣子,要怎麼唱出歌曲的味道?」他多年來實踐讓排灣的孩子們融入大自然、在部落中成長,這樣的心意帶給點石設計一個精彩的畫面靈感,他們戲稱為「隱形人」提案。

 點石設計黃慧甄隨唱片公司走訪人物現場,找尋靈感

慧甄說:「我們想要執行的畫面是,背景在北大武山上的巨大檜木前拍攝,在一男一女身上彩繪檜木,女人身上還有叩頭蟲,人融入在大自然的場景中,現場拍照,不要用合成的。」這個創意是個大陣仗的執行方案,連查馬克本身也非常喜歡,已積極在聯繫準備,一行人除了帶著孩子,還得請挑夫揹裝備,浩浩蕩蕩上山。

司維說:「可能要花二三天才能完成,這件事已經是一件行為藝術。」結果沒想到他們的創意遇到今年夏天媒體所稱「地表上最強颱風」的考驗,而北大武山山路平時就不好走,颱風來襲還要不要上山?但是為了唱片實體製作要趕上泰武古謠傳唱赴美國演出前完成,已經沒有延期的時間了….

點石設計黃慧甄回味《歌,飛過群山》峰迴路轉的設計過程

「設計永遠都是在跟時間賽跑。」司維說:「我們必須在有限時間想出如何解決、應變,唱片公司要我們決定,我們還是堅持想去!」慧甄描述那幾天他們想盡各種替代方案,如何執行他們的「隱形人」提案,包括外景移到平地永久屋前拍照;或是分批作業,先在室內安全地方做人體彩繪,之後再帶彩繪完成的男女主角上山拍照。

可惜最後仍在安全考量下,取消了外拍行程。點石設計敘述那掙扎的幾天,最後接受這順其自然的安排,一方面檢視他們自己是否過於堅持,一方面化整為零、重新再來!「換個角度想,我們就賺到兩天!」司維豁達地笑說。

 

峰迴路轉的設計案   原汁原味的「臉」書帶來截然不同的風景

點石設計趁取消外拍的兩天時間內,重新檢視所有的專輯素材,重新開始。

他們手邊的素材,包括今年北上參加金曲奬演出時,查馬克特地帶來的祖傳琉璃珠。「查馬克說,他帶出門時奶奶很緊張問:『你要拿去哪裡?』」慧甄笑著說,連交給唱片公司和設計拍照時,查馬克也是雙手捧著,非常珍視,因為是祖先傳下來的寶物。

當時他們考量琉璃珠的設計做法,會走向傳統形式的呈現,難以跳脫第一張專輯嘗試過的圖騰符號;這時,他們從一堆照片素材中發現了「臉」,正好唱片公司提供了每個孩子的臉部特寫表情,寫實的「臉」反而跨越時空、跨越族群。

司維說:「不只是一張臉,我們希望勾勒出一張屬於排灣族的臉,由合唱團所有孩子的臉完成。」他在這一張張臉當中,找到最有畫面的視覺,效果比排灣族的琉璃珠更好,「為什麼叫傳唱?因為這是他們祖先流傳下來的,其實和他們的血液、基因是一樣的,臉就是最直接的視覺呈現。」於是司維決定要用孩子們原汁原味的臉部照片,而且不加修飾或改變原始拍攝色彩。

《歌,飛過群山》以「臉」為主軸的整體設計

同一時間,擅長天馬行空創意發想的夫人想到了裝幀形式,慧甄說:「這在一般設計師看來可能覺得普通,就是把十三張臉組合在一起,也有人玩過,不過當時我們很自然想到就是這樣呈現,也就是我們現在說的『臉』書。」慧甄話鋒一轉、激昂地說:「只是沒想到這個形式也遇到超大的問題!

本來想用彈簧折,又擔心中間隆起;改成現在的形式,換印刷廠說沒辦法機器裝訂,要用手工。」這個案子一直到發稿前夕,還在各種意見不斷的溝通和調整中。慧甄說:「創意想到了,還要執行出來,真的不容易!」

司維笑著補充:「做設計就是要不斷fighting!」最後他們軟硬兼施,終於在有限時間和預算中實現了「臉」書創意,點石設計說他們真的很感謝唱片公司和印刷廠,並沒因為他們的堅持而翻臉!

而CD裸片圓標上以手寫字體組成排灣族一男一女「無臉」的形象,某部分保留了原來第一個「隱形人」提案概念,也以設計手法成功延伸了「臉」的主軸,和「男人與女人」專輯情歌主題呈現。

「是不是要參賽得獎,我們現在已經不太去想這個。」點石設計夫妻檔很有默契地說,為參賽得獎而做的案子,其實是給設計專業評審看的,需要去玩設計形式、玩裝幀,那樣可能會離一般聽眾很遠。

以《歌,飛過群山》來說,就是他們一次一次面對問題、應變和解決的路程,他們欣然見識這沿途風景,自然融入文化元素,恰如其分的設計,最後成果讓音樂團隊、唱片公司和消費者驚豔。

慧甄說:「每個人很自然就這個臉的視覺討論,覺得像誰、像誰,孩子們也很喜歡。」司維說:「也有人說,看起來像夏威夷人的臉。」就像這張專輯的音樂元素,透過製作人Dianel Ho導入更多跨界連結,在這太平洋島嶼上的各民族似乎也互相牽連著。

影 片 在 此 ↓↓↓



《歌,飛過群山》封面設計展示影片

本專訪由風潮音樂授權ㄇㄞˋ點子刊登

風潮音樂網站 windmusic.com.tw |風潮音樂臉書 windmusic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25年,四分之一個世紀。 從平易的簡譜到紮實的五線譜;從鄉野土地之聲到熱情熱血的精心創作。 風潮彷彿一紙淨白的樂譜,在經年歲月淬練下,寫就了滿篇精彩的音符。 25歲的風潮,在音樂理想中,無止境追求卓越與創意。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