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拍得好吧?」 採訪完結前,我把嘉戶浩先生的唐紙作品置在窗前,希望藉著陽光,將嘉戶先生造的白唐紙的美感,盡量表現出來,不過就正如他所說的,有點難拍。

「路過京都」

摘一片京都風景,偷偷夾在你的筆記本里。

乾燥後,溫水泡開,煩悶時服。

🍵

難拍,是因為每時每刻,以珠光顏料印刷的唐紙的色澤都在變化。雲朵飄過,行人路過,陽光稍一被擋,它們便收起原來華麗的閃光,變得沉默而內斂。每個時刻都有各自的美,怎樣用一張照片將之收編其中?

嘉戶浩是京都少有自立門戶的唐紙工匠,他的工房設於京都市內的西陣地區,取名為「かみ添」(Kamisoe)

在還沒有電燈的時代裡
人們是靠著透進室內的自然光線來感受時間的。

日本的紙工藝裡有和紙及唐紙之分,大部分人都會將之混為一談。但其實和紙是植物纖維造成的紙張,紙張是主角;至於唐紙的主角,則是印刷,用由貝殼及礦石等造成的顏料,以木版印刷方式,在和紙上印上各種圖案,成品便稱為唐紙。唐紙的製作技術在千多年前的平安時代由中國傳入日本,初時多用來作和式建築材料,製成障子或名為「襖」的紙門。

「在還沒有電燈的時代裡,人們是靠著透進室內的自然光線來感受時間的。」嘉戶先生說。

早晨的光、黃昏的光,還有月光……一天自室外透進的光千變萬化,傳統和式建築的紙門上的唐紙溫和地反射著光線,人們便是在這光線之中過著尋常日子。至於現在唐紙的用途則廣泛得多,在 「かみ添」裡,就能找到用唐紙造成的信箋、明信片、小信封等等。

今年才 42 歲的嘉戶浩,常被誤以為自小便深愛日本文化,熱愛傳統工藝。事實上,他對工藝的興趣,是直到他大學畢業往美國進修平面設計時才萌生的。人在異鄉,猛然發現過往認為理所當然的事物,在彼方都被視為瑰寶。

枯山水庭園、北齋的浮世繪等等,被學校老師拿來當教材,原來自己國家的文化如此令人心動。畢業後在美國的雜誌任職設計師,工作了五年,27 歲回國後輾轉加入了有近四百年曆史的唐紙老舖雲母唐長,開始時只任產品企劃,後來學起唐紙製作來。

出色的工匠,不是要製造出千變萬化而嶄新的作品,而是能夠在各種莫測的變化之中,仍然能造出幾近相同的製品來。

在店鋪二樓的工房之中,嘉戶浩為我示範唐紙的印刷方式。調好了顏料,為木版模一次又一次地刷上清水,讓它吸滿了水分,塗上去的顏料才會分佈均勻,然後將和紙鋪在木版上,輕掃紙張,圖案便印在紙張上。

看似簡單,然而紙張與天氣都善變,紙張放久了會發黃,受潮後質感會有所差異,天氣時干時濕,溫度每天不同,出色的工匠,不是要製造出千變萬化而嶄新的作品,而是能夠在各種莫測的變化之中,仍然能造出幾近相同的製品來。

成為了唐紙工匠,但嘉戶浩並沒有遠離平面設計。唐紙上圖案的佈局、考慮紙門安放的位置再決定應用的圖案等,都需要平面設計的觸角。

「在數位科技的世界裡,只要把數據交給印刷公司,之後的調色工作只需交給技術員便可以了,但是唐紙的話,我便得負上最終的責任,這是極具新鮮感的。」


嘉戶浩並沒有守護傳統文化的意圖,對他來說,唐紙這門工藝並非等待別人立碑的歷史,而是活生生的、與尋常日子相伴的生活藝術,他樂在其中地將之發掘,無心插柳地將之傳承下去。

かみ添

📍 京都市北區紫野東藤之森町 11-1

🔗 www.seikosha-books.com


かみ添鄰近的有趣地點

世界文庫

京都市北區紫野東舟岡町 19

設計師、音樂家古賀鈴鳴在 2012 年開設的世界文庫,店中設有名為「世界棚」的書架,上面陳設的都是他朋友收藏的舊書,而他的朋友清單極為驚人,包括荒井良二、皆川明、森美術館的顧問高橋信也等。

ガロ(Garo)

京都市北區紫野南舟岡町 71-27

自家焙煎咖啡 ガロ(Garo)是京都著名的咖啡豆商店,售賣新鮮烘焙的豆子外,店內也設少幾個座位,讓人享用咖啡。

たんきり飴(Tankiri Ame)

京都府京都市上京區花開院町 107

たんきり飴中文譯作除痰糖,這家糖果店已有超過一百三十多年曆史,生產的薑味糖果對舒緩喉頭不適頗有功效,店內還能找到不少日本傳統零食。

關於作者

林琪香,旅客,賣文人,現居日本。替港台雜誌寫旅遊、設計、生活文章討生活,最近開始寫書,作品包括《好日京都》、《喵店長》。

 

圖文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