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日本藝術家奈良美智在柏林的 Johnen Galerie 辦了一個新展覽,精巧的空間內,錯落有致地展出了一幅幅他在各種材料上創作的畫稿——木板、紙板或者帆布……他好像總愛在信手拈來的畫布上落筆。

奈良美智的作品魅力滿滿,有時候帶著一種難以捉摸的特別感。他喜歡畫有著大大眼睛卻略帶小邪惡氣息的小孩子和小動物,作品形式也很隨性,常常是極富質感的粗糙草圖,或是一些看起來未完整完成的雕塑作品。他的風格鮮明特別,創作靈感來源也是非常廣泛和跳躍:從民間傳說到朋克音樂,各種西方或日本的現代藝術、文化意象……

這些照片拍不出展覽的精髓:展覽本身的形式和展示效果並不能通過平面的照片完整傳達,只有在現場才能感受到它們所賦予給每個作品的獨特的個性。


奈良美智對童年和當代文化的特殊迷戀,讓我們產生了對他本人的好奇,他的生活經歷、記憶、對歷史的想法或者對未來的希望到底是怎樣的?

一個人的童年會對他的未來產生很深的影響。奈良美智筆下的孩子們看上去不太「孩子」,反而好像是一個個很複雜的人物,並不符合邏輯地擁有天真爛漫的童顏,還用一雙機靈、敏銳、似乎洞察一切的眼睛與你對視。

Alena Sokhan(Berlin Art Link 網站作者)訪問奈良美智

Q:你為什麼總是畫小朋友和童年的主題?

A:我心中的童年是那段我不受外界的事物影響,不受外界意識侵擾的時間,那時我並沒有猜測別人會作何反應的能力,所以總是童言無忌,儘管缺乏經驗,但總是自由自在,至情至性地生活著。

但隨著年歲見長,當我意識到自己是整個社會的一部分之後,我漸漸發現還是順應大眾比較容易,因此便開始學習控制自己的情緒,和周圍的人和諧相處。

但是在我畢業之後,當藝術成為了我日常的表達方式的一種的時候,我會突然很懷念小時候,可以放聲地哭,盡情地笑,或者想怎麼蹦躂就怎麼蹦躂的童年。

這些感覺在成年之後幾乎快要被忘記了。所以在想起這一點之後,我突然覺得有必要重新想想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又或許,對我來說,做大量以孩子為題材的作品,其實是在踐行自己「想要一直像個小孩一樣(但不是一個自私的小孩喔)」的願望

Q:你畫中的那些動物和小孩,是在什麼樣的世界中長大的?

A: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我也只是陪他們一起走一段的人罷了。

Q:你心中有理想的世界嗎?那個世界裡,有哪些是關於藝術的夢想或者期望?

A:我現在住在遠離城鎮的一個郊外高地上。附近只有兩三幢別家的房子,從我家的窗戶望出去,可以看到草原和山脈。在這裡,我種了250株小樹,或者更確切點說是灌木。

我計劃再不斷地一點一點地多種一些,擴大我的小樹林。你提的問題是「那個世界裡,有哪些是關於藝術的夢想或者期望」但我覺得,也許,藝術就是從夢想和希望都存在的地方誕生的

Q:你覺得戰後人們和過去或是和未來的關係有什麼改變嗎?

A:對於這個問題,大概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的不同個體都會有不同的觀點吧,我個人的看法,應該更多的是從日本角度出發:我覺得,日本成長為這樣一個現代化的國家之後,很有必要從世界歷史發展軸線的角度,客觀地重新審視一下,它與其他相關國之間的歷史。尤其是在日本所參與的那些戰爭,比如中日甲午戰爭、日俄戰爭、一戰、二戰,或者海灣戰爭中參與過的戰役等等。

我們要分析和重新考慮那些過去會對現在產生的影響。時間是個很強大的力量,它一直默默在走,它對不同的事物,可以損耗,也可以美化。未來一定是在過去的延長線上向前伸展的,而我們像螞蟻一樣,正沿著這條線慢慢行走。所以,我們這樣重新審視歷史的時候,應該意識到,我們自己也將會被未來的人們,以同樣的方式再次審視或是檢驗。

Q:現在全球正經歷金融危機,也有許多的人為生態災害,你覺得,藝術可以對這些令人難過的事發揮什麼正面作用嗎?

A:傳統的藝術形式可能不能對解決此類問題產生多少影響,然而,新的媒體藝術,比如那些可以直接產生視覺或者聽覺的吸引力的藝術應該可以。

舉個更具體的例子來說,就像音樂,就有吸引人們的巨大力量。想像一下,如果有辦法將相關的正確信息融入這種載體,我覺得這會對構建使我們期待的那種未來發揮很有效的作用啊!

除此之外,而從長遠來看,藝術也可以改造或是重塑人類社會和自然生態系統,而這足以引發一輪新的浪潮。

文章出處/ voicer
圖片版權/ JOHNEN GALERI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