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能成為職業攝影師,或許是因為我太沒耐心了。即使追求完美,但我充滿了缺陷,我做事情的方式也是。」— John Pawson

提到極簡派設計大師 John Pawson ,你腦裡可能會浮現出一個瘋狂追求極簡風的建築師– 乾淨的線條組合、極少的顏色使用;他設計的公寓、舞台、教堂、家具、店鋪以及最新的倫敦設計博物館,無一不繼承了他對「乾淨空間」的執著。

St-Tropez-house

Christopher Kane Store

St Moritz Church

但如果你和我一樣也是他的仰慕者之一,接下來看到的他的攝影作品可能會讓你吃驚。色彩,尤其是最鮮亮的那種,是 Pawson 至關緊要的靈感來源。

Pawson 從來不把攝影當作興趣:「說句心裡話,我的速寫畫得真不好,像卡通。所以照片成為了我跟同事和客戶溝通想法的絕佳手段,這也是我相機不離身的原因” 。據說因為 Pawson 很少公開「展示」他畫技,他的「卡通速寫」成為了辦公室珍稀品,一旦發現便會被叫去在畫上簽名,嗯。

彷彿要對大家的期待唱反調,Pawson 這次以色彩為主調,按照光譜中色彩的分佈,從他數十年的色彩攝影作品庫中挑選了 320 張照片,聯合老伙計 PHAIDON 出版了第二本攝影集,名喚 Spectrum (光譜) 。

不以時間為線索,《Spectrum 》的照片包含了 Pawson 用各種器材拍攝的照片。從最早的佳能膠捲機,到後來的索尼數碼相機,再到現在的小型數碼相機和 iPhone 。

「相機越來越小是因為我意識到,拍照時把臉擋住真的不太好,會對外界帶來不必要的刺激」Pawson 解釋道。這個由繁到簡的過程,或許和 Pawson 「不以物喜」 的生活態度有關。畢竟,他在 6 歲時弄丟他的鋼筆後,就已經決心要與物慾保持距離了。

問題是,Pawson 的照片裡絕不缺少色彩,而且題材包羅萬象。但為什麼他的建築卻那麼…… 那麼的克制?

色彩和光線從來都離不開對方。人們長期將 Pawson 的設計同「白」的概念聯繫起來,但事實上你很難在設計建築的時候不去談論顏色,柯布西耶就說:「建築設計是在光線下對形式的恰當而宏偉的表現。」

而有光就有顏色,「當你在體驗我設計的空間時,隨時間推移,你能體驗到不同階段的光照,而你實際上也體驗一系列不同的色彩,從這裡開始才算是真正地理解建築。所以如果脫離光(和燈光)去思考各種配色是不可行的。對我來說顏色不應作為綁架視線,阻礙人們享受空間的存在。」

可攝影就不同了,身處在生活你無法擺脫顏色。「攝影一般發生在工作途中,而當我在拍照,顏色便自然而然的流入照片中了,它可以是自然的,也可以是人造的霓虹色。凡是能扣動內心那顆『板機』的,我都會拍下來。」這些照片中的色彩和材質,終將走進 Pawson 的建築設計裡。

Design Museum

Fashion Award 2017 的獎杯

Christopher Kane Store

當照片的保存和整理也是個問題,「我把它們全堆在辦公室裡,有個大的辦公室實在是太好了,啊哈哈哈。」請你忽略這一段,好嗎?

上面提到了 Pawson 是如何联系攝影和他的建築。下面的短片將揭示他拍攝時的小動作。

壞心眼地說一句,Pawson 在這本編輯這本攝影集時,是下狠心將任何白色、灰色的照片給踢出去了。而結果便是這本如光譜般排列的合集。你在裡面看不到他的生活,因為他的工作和生活早就混在一起了,Orz 。

但是相對的,你卻能一窺那些能讓這麼一位信奉「多餘的顏色給我靠邊站」的極簡教主東西的色彩,當然在最後,也希望你能聽聽Pawson 想傳達的話:「嘿,書本教不了你所有的東西,所謂的的設計是要你切身去走過感受過才行的。噢,但也別走太遠,那些能打動人的靈感有時就在你身邊。這聽起來有點矛盾,卻是我過了大半輩子才體會出來的。」

1. 也可以關注 Pawson 的第一本攝影集《 A Visualinventory》

2. Pawson 的 Ins 賬號:johnpawson更新得很快

3. 圖片來自:John Pawson;視頻來自:PHAIDON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