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文化領袖:
在 2017 年達沃斯論壇上,40 位文化領袖聚集在一起,圍繞「領導力」的話題產生思維的碰撞。他們在各自的領域有極大的影響力,其中也有我們耳熟能詳的名字,包括金星、馬友友等。特贊聯合創始人過曉茜作為 WEF Global Shapers 的一員,也參與到此次的盛會中。特贊與數位文化領袖進行了深入對話,包括:Andrea Bandelli、John Grade、 Lonnie Bunch、Tracy Fullerton 、Tomas Saraceno、Patrick Tresset、Ana Cristina Vargas 等。

John Grad

John Grade 於 1970 年出生於美國的明尼蘇達州,現生活和工作於西雅圖。受啟發於自然界中地理與生物形態、系統的演變,John和他工作室專注於創作大型沉浸式雕塑裝置。他曾獲得 3 次安迪沃霍爾基金獎,2 次克萊斯勒基金會獎,以及多項由美國文學藝術學會、波蘭藝術博物館等權威藝術機構頒發的大獎,可謂是享譽世界的裝置藝術家。2017 年初,John Grade 受邀參與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論壇),並展示了他的作品。

今年年初於瑞士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論壇)不僅匯集了各國政要和經濟領袖,也邀請了眾多文化名人到場,其中就包括我們所熟知的華人音樂家—— 馬友友。

在一個名為「Middle Fork」的大型藝術裝置下,馬友友從妻子手中接過大提琴,為現場嘉賓帶來了一次精彩絕倫的即興演出。

馬友友即興演奏,圖片來自 John Grade Studio 的 Facebook 除了馬友友,其他參會嘉賓也被這個神奇的「Middle Fork」引得玩心大發,一起加入了「樹枝」拼接的互動中。

這個故事,還得從一片雲煙繚繞的山林說起。

在美國東部的喀斯喀特山脈,有一種隨處可見的樹木—— 鐵杉。

藝術家 John Grade 帶著他的團隊,潛入了這片神秘的區域。他們想用石膏為其中一棵鐵杉做一件「樹衣」,並將其還原至都市中。

John 選擇了一棵有著 150 年高齡的鐵杉。他看中了它的形狀和大小,或者說,這棵樹的形狀和姿態在這片森林中最具有代表性。

用石膏拓印下一棵 140 英尺高的樹木形體,這並不是一個很現實的想法。但 John 認為,只有與樹木的共生共存,他們更能真正理解這棵樹,以及它與周圍環境的喃喃細語。

於是,John 和他的團隊們爬上這棵樹,並在「樹上」足足待了整整兩個星期——真是現代版的「人猿泰山」。
通過與樹木親密接觸,John 和助手們中分了解關於這棵樹所有的「細枝末節」:樹皮上的每一處疤痕,每一條枝幹的伸展方向,他們都爛熟於心。

對他們而言,這棵樹上的每一條紋路,都構成了它對自我生命的陳述。「如果只是純粹地路過,我們真不會發現這麼多有趣的東西。」John 說。

為這棵樹打好模型後,John 將其帶到了位於西雅圖的大本營—— MADart Studio 裡。在這個工作室,有一面朝向馬路的透明落地窗。透過這面窗戶,經過的路人能清楚地看到,這群藝術家在做什麼。

於此同時,John 的團隊也敞開了大門,並寫上熱情洋溢的標語:「歡迎加入我們!」

這正是「Middle Fork」這個項目最吸引人的地方:每一個人都能成為這個作品的參與者。

他們取用廢舊的老雪松,將其打磨成小木塊。然後沿著原有樹木的模型,將小木塊一塊塊地粘貼起來,做成「樹衣」 。

有路人會因為好奇走進這間工作室,幾個小時後離開;也有人還會回來,堅持工作好幾個星期。

他們也會不定期把活動臨時放在室外,甚至是某個意想不到的地方,看看有多少人會加入參與進來。

比如,西雅圖藝術博物館(Seattle Art Museum)、奧林匹克公園的臨時展館,甚至就在西雅圖的市中心。

事實證明,這個項目從來不缺乏志願者。無論是忙碌的上班族,還是頭髮花白的耄耋老人,他們都願意停下來,粘貼哪怕幾塊簡單的木塊。

John 的團隊成員在整個中更像是一群嚮導,指導參與者。但在完成整個雕塑時,其實參與的每個人都加入了自己的想法。

小木塊的大小並非一致,黏貼的方式也並非固定,志願者可以按照他們的需求來進行切割、拼貼。

因此,最後成型的「樹衣」表面並不規整。但為了呈現出所有人的付出,工作人員也會保留所有這些「不規則的細節」。

為這個大型裝置做「保養」,也是絕對不可忽視的一個步驟。不然,送展搬運的時候極其容易被毀壞。然而,這個龐然大物並不能適應所有展出場地。每一次送展,團隊都要根據場館大小為其「量身定做」。

兩組 5 人團隊,會運用升降梯將樹木的枝枝幹幹組裝在一起。光是組裝,就得花上整整 3 個星期。

耗時整整一年,數百名志願者協同參與,終於,這個令人嘆為觀止的裝置藝術,首先亮相於西雅圖藝術博物館。2017 年,Middle Fork 驚艷達沃斯論壇。

站在這個巨型的裝置下,你彷彿能聽見一個古老生命的輕輕絮語。從它破土而出,到一點一點地更加接近天空,它最終在中心刻下了 150 多個年輪。

而眼前這個中空、水平懸浮軀幹,以及向四周輻射的旁枝,完美地體現出生命的張力,如同遠古生命的另一種呈現形式。

這樣看來,馬友友會被這個壯觀的藝術裝置所吸引,也就不足為奇啦!

馬友友在「Middle Fork」前

而對於「Middle Fork」的作者 John Grade,你也許會好奇,他為何能夠如此腦洞大開?來和特贊一起問問他!

Q&A
Q=特贊Tezign
A=John Grade

Q:您出身於普瑞特藝術學院(Pratt Institute),您覺得這段經歷帶給了你什麼?現在的藝術教育和過去您接受過的相比,有什麼不同?

A:我覺得最重要的,是我在 Pratt 裡學到了非常實用的東西。這些在學校裡學到的東西,在我職業生涯中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我到現在也和那裡的教職員工保持著非常緊密的聯繫。

我意識到,很多離開學校的人特別在意那些所謂的「職業素養」——比如,如何讓他們的職業生涯走得更加順暢。我想,這是因為傳統的藝術之路已經很大程度上地改變了。藝術家們也可以好好思考如何更好地銷售他們的作品,同時也能賺錢。

CAPACITOR,Kohler Arts Center, 2013

Q:您的藝術作品總是有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圖形,為什麼您如此熱衷於這些圖形呢?

A:這要回溯到我年輕時在北非的時候了,我當時對伊斯蘭教的圖形非常著迷。當你看到那些圖形時,你會深深沉醉於其中,這種感覺如同與上帝直接對話,頗有些「靈性」。

所以,當我在用到這些錯綜複雜的圖案時,我也在做相似的事情。雖然人們眼前看到的是非常大型的作品,但隨後他們會沉浸在作品表面細微交錯的變化關係中。

ELEPHANT BED Fabrica, Brighton, 2009 – 2010

Q:您的創作生涯有沒有遇到過低谷?您又是如何克服的呢?

A:15 年前,我工作室還在一間很老的酒店裡,當時有 30 個酒店房間。有一段時間,我同時做著 4~5 個項目,但我覺得它們一個都完成不了。

於是,我又開了一個房間,並且取名為「失敗之屋」,把我那些沒有完成的作品放在裡面。大概一年之後,我再次回到那裡,發現當你與它們有段距離之後,你會從另一個角度發現這些「失敗作品」的其他可行性。所以我又可以重新連接它們,剔除掉那些我不喜歡的東西。對我來說,你有時只是需要適當退後一步,耐心等待,你就會發現一切皆存在可能性。

PIEDMONT DIVIDE,Emory University, Atlanta,2011

Q:在您進行藝術創作時,最喜歡哪個過程?

A:早在 10 年前,我就非常喜歡爬山,而這對我如今創作雕塑作品也是大有裨益的。通過每天的雕塑工作,我意識到我需要和自然界融為一體。所以我的作品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每個項目都是基於我對自然世界探索 ——無論是我走入森林,攀登山峰或是深入洞穴。進入這些地方,經歷整個過程,對我來說都非常重要。

其實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因為我喜歡其中很多過程。哪怕是給工作人員安排工作,我都會很積極地去做。

LA CHASSE , Valenciennes, FRANCE,2011

Q:能和我們分享您的下一個大項目嗎?

A:我在做一個關於北極的大項目,也和樹木有關。我負責一棵有著 4000 年高齡的古樹,這太棒了。在幾個月以前,我剛花了一個星期去給這棵樹做模具。它並不算特別高大,也就 10 來米,但它確實特別古老。

此訪談也得到了世界經濟論壇藝術項目組和 Global Shapers@Shanghai II hub 的支持,特贊還會陸續推出系列採訪,敬請關注。

文章出處/ 特贊 Tezign
圖片來源/ John Grad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特贊 Tezign

BOMB!歡迎來到特贊的宇宙,訪問 www.tezign.com,讓來自 15 國 67 城的優秀設計師幫你做設計!收藏特贊專欄,一窺原研哉等設計大咖的成長秘笈,更有新鮮多汁的全球設計乾貨。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