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槍口指著 JOHANNA GOODMAN 問:「為何把賴特的古根海姆美術館做成衣服?」——Johanna 會鎮定地回答「不知道,恰好碰到就做了」。

Δ 非常直白的「古根海姆連衣裙」

每一幅拼貼人像,都是她的回春藥。「我總在回應客戶的需求和問題,我也想回應自己的直覺來創作」——於是,從 2015 年開始,便有了這些長著人類面孔 & 四肢,軀幹由建築、山河水,色塊構成的「新人類」。

城市篇:當城市肌理變成身體

商業項目總要有個「目標」,而製作「新人類」時卻「彷彿在用另一半大腦,憑直覺把喜歡的材料拼接在一起,做成我喜歡的樣子」,Johanna 回味。而說到製作方式,她先發了一個「😊」。

色彩篇:舊畫作進入新身體

光是 Johanna 的官網,就有超過 300 幅的拼貼作品 ——「它們全是用 PS 做的哈哈,網上的素材庫很過癮啊,你可以把復古的元素以摩登的構圖組合起來,方便極了」。她尤其對「有缺陷」的素材著迷。

自然篇:在身體裡造景

有缺陷的東西,現實生活裡最多,比如 Johanna 家附近路面,她就喜歡地不得了——「深淺不一的瀝青反而很美,拍照之後,再用 PS 做成拼貼素材」。以下的路面,你喜歡嗎?

「感情用事」

就像大多數美國人,Johanna 對那位「橘色皮膚的總統」頗有意見,但她決定不給他過多的關注:數百幅作品中,只有 6 幅在「問候」他。

她更願意把感情投入聲援女性——原本用來「回春」的手段,反而受到各大報刊的關注,紛紛請她創作,意料之外的發展。

Δ Johanna 從不解釋自己的創作,「接受任何形式的理解」。

我們越來越害怕冒險,在項目開視前就開始排除一切不確定因素。不妨效仿 Johanna,為「不確定性」留點空間,給自己回回春。

文章出處/ Malt 麥芽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