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chem Rotteveel 膠帶凝聚的抽象繪畫

Jochem-Rotteveel Belin Exhibiton

什麼是繪畫?什麼又是藝術?貢布里希說,沒有藝術,只有藝術家。

在藝術家看來,不是材料選擇你,而是你如何利用材料。來自荷蘭鹿特丹的藝術家 Jochem Rotteveel,發現了色彩膠帶這種日常的、廉價的材料中,所蘊藏的複雜的、稍瞬即逝的混合美感。Rotteveel 研究材料,色彩,以及創作的邊界,用色彩膠帶,創作出令人興奮的藝術作品。

Jochem-Rotteveel-Tapewerk

要如何來界定 Rotteveel 的作品呢?抽象繪畫?觀念作品?

在 Rotteveel 的作品中,你能想到很多:巴勃羅·畢加索(Pablo Ruiz Picasso)的立體拼貼作品,馬克·羅斯科(Marks Rothko)的大色域抽象繪畫,安東尼·塔皮埃斯(Antoni Tàpies)的非定型藝術創作,巴尼特·紐曼(Barnett Newman)抽象表現作品,德國藝術家伊米·克諾貝爾(Imi Knoebel)的極簡主義與抽像畫作。甚至是讓-米切爾·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 )的塗鴉作品。

Rotteveel 用一種全新視角來審視材料與作品之間的聯繫。在他的作品中,不難看出他的風格變化:從早期的街頭式的塗鴉風格,逐步轉向純粹的抽象創作。在他的這些滿是皺褶的作品中,你能感受到抽象藝術作品所呈現出的詩意及浪漫。在這一剎那,它擊中了你。

Jochem-Rotteveel-Tapewerk

佐藤修悅デザインあShuetsu Sato
用膠帶創作的文字詩歌

Shuetsu Sato _ tape_type

佐藤修悅(Shuetsu Sato)到東京生活已經有幾十年了。起先他在銀行工作,之後在報社「寫」過報紙(很早以前日本的報紙是先有手寫然後照像製版印刷的)。後來他換到地鐵新宿站做安保工作。因為東京地鐵線路的複雜程度,初到此地的人往往會手足無措。

佐藤修悅想用一種更為簡潔有效的方法,幫助人們來分辨那些複雜的路口。於是佐藤嘗試,用膠帶和美工刀,來書寫路線指引。他的初衷源自於他內心的實用主義 —–材料簡便,技能自備。

Shuetsu Sato _ tape_type

他的初次嘗試很受歡迎,於是車站的領導鼓勵他繼續下去。當他第一次用膠帶做完一個指向月台的標識時,他沒有意識到,他從此開創了一個屬於他的膠帶字體時代。隨著時間的推移,佐藤形成了自己的膠帶字體風格。慢慢地關注他的人多了起來,有人專門跑到他上班的地方來看他的字體。甚至有人整理蒐集起來,給字體命名「修悅體」。後來佐藤出版了一本書《ガムテープで文字を書こう》,書裡詳細介紹了他的「修悅體」。

Shuetsu Sato _ tape_type

第一次做的指引標識看起來很有效,報社的字體手工排版經歷,讓他在字體設計時游刃有餘。標識的刻字工作主要用膠帶和美工刀完成,在今天這個數字時代,佐藤的字體彰顯了「手工製作」的樂趣。正是這種「手工製作」的樂趣,讓地鐵的導示溫暖有加。同時,因為材料及區域的限制,佐藤修悅的字體呈現出一種完全不同的美感。字體雖基於網格展開,間架結構設計卻不落窠臼,初看時,你會大吃一驚「啊,原來這個漢字可以這麼表達」。因為對於平面設計師來說 ,好的中文字體的設計是非常困難的。

平面設計師這個稱號其實並沒有得到真正的認同。大部分時間來說,某些職業工作者看起來更像是電腦繪圖員,而不是設計師。只是當每個人都這麼稱謂的時候,你會難以明白其中的區別所在。

Shuetsu Sato _ tape_type

但是在佐藤修悅的作品中,卻只有驚喜:你完全忘了審視字體結構,因為,帶給你的除了驚喜,就是驚喜,能讓你一直看下去。

Shuetsu Sato _ tape_type _ 涉谷字型及時尚包袋。

2007 年佐藤修悅還舉辦了他的地鐵膠帶字體——修悅體作品展,真可惜沒有被引進到國內。

在筆者看來,佐藤修悅的字體設計是有生命力的。他可以基於不同的場地而進行靈活的設計。在佐藤給東京成田機場的路線指引中可以看到,不同的線路貫穿延伸,穿插風格多樣的字體,方向線做為其中的平衡線,整體看來,像是用膠帶和美工刀譜寫的字體詩歌。而佐藤,就像是一個膠帶字體藝術家,享受創作即可視的過程,同時也給行旅匆匆的路人,帶來一種久違的溫暖感。

可能也正因為場地、時間及材料等條件的限制,才激發了佐藤修悅對創作的渴望吧。或許:對於一個藝術家或者是創作者來說,重要的並不是材料,或者工具,而可能是一些別的東西。

還記得在多年前,有位年輕人,好奇黃色膠帶所蘊藏的某種權力屬性:它明令限止,卻又令人想去挑戰和超越,有如以它命名的光碟和書籍。在某一個藝術演出中,他用黃色膠帶,將一個中國公民和一個外國公民捆綁在一起,並將他們推倒在地,令他們在喧囂的人群中,彼此掙扎、掙脫,伴隨著暴燥的電子樂。與此同時,他用自已裝訂的書籍,用膠帶鋪滿了他的情緒。不幸的是,前者只有少量的目擊者有紀錄,後者下落不明。。。。。。

可能在多年後的今天,藝術對於我們而言,意味著什麼,依然是一個問題。當然,這並不重要。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Malt 是一個關於想像、美學及創造的在線美學平台:它來源於我們多年觀察、研究與分享的眾多領域集合的成果。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