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電車從東京市中心出發,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便可以到達環繞在周圍的神奈川、千葉、埼玉、群馬、櫪木、茨城和山梨,這「一都七縣」被稱為「日本首都圈」。

因為地理和交通的便捷,房價租金的巨大差異,每天早晨,通勤的人從四面八方湧入東京;夜幕降臨時,又坐上電車回到家中。周而復始,每天都像通往心臟的血管,為大都市的繁忙緊張輸送能量。

如果你第一次來東京,可能會被它的炫目迷住,但又會同時懷疑自己究竟身處何方:香港?還是上海?乍看之下差別似乎沒有很大。但只要你跳上電車,往外開的方向,一個小時以後你會看到完全不一樣的景色:宮崎駿筆下的農田、樹林、海邊等便一幕幕閃過你眼前。

就像美食家初到一地先要品嚐當地的手作豆腐來了解當地的水土一樣,只有在最接近泥土的地方才能感受到最真實的本地風物。我們是這樣的初衷…於是 MIN 計劃™ 首次日本工藝尋訪之旅的目的地並沒有選擇已經備受關注的城市、或以某項工藝聞名的地區,而是走進茨城、千葉,就在東京之郊,卻是最普通不過的日本鄉村。

石引先生家的整幢房子是純木結構,
一梁一柱,甚至一顆木釘、一塊雕花都是石引先生親手打造的

「日本工藝尋訪之旅」
Vol.2 木匠石引先生|留住樸素的手藝

從劉老師家開車出來,往北不遠就到了日本第二大湖——霞浦湖,水域面積大約兩百多平方公里,這在中國看來不值一提⋯⋯

「對面是山,周圍都是農田,還可以坐船遊覽。」水面平靜或幾條肥美的魚撲通撲通跳躍出來,我們也很是羨慕岸邊的愜意風貌。

經過霞浦湖和一塊塊農田,往半山的位置拐上去,就到了一片老式房屋集中的村落。一家一院,修剪整齊的灌木像童話裡出現的蘑菇形狀,黝黑的鐵製房檐勾勒出整個建築的輪廓,四角翹起,一串風鈴垂下,隨風叮叮作響。木匠石引先生的家就在其中。

石引先生的木雕工作室

石引先生和太太

一進院子,右邊是農用機器和木工房,左邊是木料庫房和他自己的木雕工作室,正面是庭院和正房。整幢房子都是純木結構,一梁一柱,甚至一顆木釘、一塊雕花都是石引先生和他的兄弟花了半年時間親手打造的。從玄關走進去,便可以馬上領會到日式傳統建築層層遞進的關係,只以塌塌米、竹、石、紙、木為構成要素。

石引先生既是農民,也是村裡的木匠,專門建造和修護傳統建築,而這在日本農村還是有很大市場。因為年輕人都去東京工作了,留下長輩和祖宅在鄉村。雖多以維護的項目居多,但偶爾也有繼承了祖產重新翻建的工作。

除此之外,也有許多老宅已經破敗、屋主過世,或無子嗣繼承,又或者無法承擔高額的遺產稅而任憑老家荒蕪等,這在這鄉下成了相當常見的事。

除了房屋的木工活,石引還專門能劇臉譜

除了房屋的木工活外,石引還專門雕刻能劇臉譜和慶典上舞龍用的龍頭。一整塊木頭握在手裡,砍、削、打磨、雕刻,再塗漆、上色,一張面具大概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來調整、精細

並不為生計,只是愛好,但也堅持了幾十年。節日慶典上,會有小朋友專門用他製作的面具來表演能劇;慶祝活動的村民們則會舞起他雕的龍頭,祈福好運。

一整塊木頭握在手裡,砍、削、打磨、雕刻,再塗漆、上色,
一張面具大概需要一個月的時間來調整、精細

平日在社區的文化中心,他會教孩子們製作面具,講著一輩輩流傳下來關於面具背後的鬼怪傳說。而石引太太與一般的日本農婦無差,除了打理一家老小的生活、侍弄一塊種滿花草的庭院外,也愛好書法水墨畫,這讓我們著實吃驚,也大致理解了劉老師言下的「環境」。

石引先生製作的,在慶典上舞龍用的龍頭

石引先生和太太

「日本工藝尋訪之旅」由民間公益組織 MIN 計劃™(Museum in the Nature)發起,MIN 計劃™是由來自各行業不同背景的志願者組成,調研落後地區鄉村,結合當地自然和文化遺產,開發農業、手工業、建築、民俗等方面的項目,幫助當地居民改善物質文化生活,盡力使村莊免遭破壞和遺棄。MIN 計劃™和清華大學及多個公益機構亦有合作項目。

圖文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