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古人將大暑分三候:一候腐草為螢,二候土潤溽暑,三候大雨時行。每年此時正值三伏天的中伏,是一年中最熱的時期。暑氣難消人心難耐,《大學》中說:「知止而後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人生莫如這段艱難困境,喫茶而心靜,心靜則自然涼。

「日本傳統文化的代表」,「無偽飾的好客文化」等美言,都是用來評價茶在日本文化中有著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同時在諸多的茶品中,日本茶是日常生活中最為親近的茶品之一,從講究精緻的茶室空間、茶道具,到藝術品、懷石料理等,更是滲透到了廣泛的領域,其中融匯日​​本美意識以及文化、行為和藝術,成為身心五感都能體會的醍醐味。

茶隨著遣唐使來到日本,平安時代(794–1185)的僧侶和一部分貴族們首先開始了飲茶。前往唐朝的留學僧「最澄」將帶回的茶種在京都的比叡山種植的傳說,至今還有流傳,並記載於《日本後記》中。

到了鎌倉時代(1185-1333),在宋朝學習臨濟禪的「榮西」禪師將抹茶的飲茶法推廣到日本,將《喫茶養生記》(1214)作為養生良方進獻給當時的大將軍「源實朝」,方中主要強調了茶的藥用價值。

隨後又將茶種贈予華嚴宗的「明慧上人」在高山寺種植,於是茶便在日本各地得到了普及,飲茶也在上流社會中散播開來,這便是飲茶文化的開端。

歷史的車輪行進到南北朝時期(1336- 1392),茶又從寺院傳播到了武家,成為貴族武士娛樂的項目之一,並作為日常飲料被廣泛接受。他們在特定的場所聚會舉行「本非」的猜茶遊戲,出於對進口自中國茶器的崇拜,唐物茶器作為舶來品,吸引著眾人的慾望。

因以唐物換取輸贏的「鬥茶」賭風十分盛行,後被「足利尊氏」下令禁止,這也從另個角度說明了當政者對茶精神面追求的嚴苛。

室町時代(1336–1392)的中期,貴族大興土木建造書院住宅,貴族之間聚會,並在藝能活動的場所-「會所」舉行茶會日漸興盛,「足利益滿」把收集來的唐物茶器進行展示,裝飾「書院造」的房間,自此「足利益滿」和「足利義教」同朋眾間的「能阿彌」書院茶會成立。

應仁之亂(1467)之後,被荒廢的京都裡「幽寂茶」萌芽勃發,飽受絢爛奢華「書院茶」薰陶的知識分子們,在參禪的影響下,也淡淡浮現出了「殘缺美」 、「枯淡美」、「簡素清潔之美」的風氣,「茶禪一味」的概念逐步確立。

學習「能阿彌」書院茶的「村田珠光」引入當時庶民簡樸純質的「地下茶湯」樣式,鑑賞茶器為主的飲茶風潮轉向對茶品的欣賞辨識上,師從於大德寺「一休宗純」的村田珠光,更是將參禪體會從精神和藝術面上昇華和發展起來。

村田珠光他界後,富商的武野邵歐遵循村田教誨,把優雅精緻的唐物茶器換成簡素質樸的日常雜器,擴展「幽寂茶」精神的同時,也在茶湯、茶道具、儀式和製作工藝上分別規制,將「形而下者謂之器」上升為「形而上者謂之道」的階段。

「茶道」隨後被武野邵歐的弟子「千利休」在安土桃山時代(1573-1603)逐步完善,並確立了「幽寂」的深邃思想。千利休成為茶界的超級巨星,並尊為「茶聖」,他的七位高徒繼承並發展了他的思想,依據不同茶風和茶湯的系譜形成了各自的風格,後世便以他的名號稱高徒們為「利休七哲」。

其中,作為豐臣秀吉的家臣,同時也是德川幕府官僚的建築家、造園家的小堀遠洲武將茶人,為武家量身定制了引入「格式」的茶風。「簡居市中」、「隱忍之風」的非日常的倒錯文化,愉悅並滲透著眾茶人。

茶道在經歷了千利休的孫子第三代元伯「千宗旦」的發展之後,千宗旦的三個兒子——次子「一翁宗守」,三子「江岑宗左」,四子「仙叟宗室」分別承繼自千利休以來的「官休庵」、「不審庵」、「今日庵」的道統,並分為「武者小路千家」、「表千家」、「裡千家」的「三千家」流派,家元製度由此確立。江戶時代(1603–1868)中期,茶道又向町家傳播,各流派積極開展茶道更大規模的普及活動。

正所謂茶道乃茶之藝術,日本茶道作為體現日本傳統文化的象徵,是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不單單喫茶入口那麼簡單,也是重視精神的綜合藝術。換言之,茶道隨著季節變化,趣向、待客的道具、料理和果子的選擇、懸掛的捲軸、裝飾的茶花等都有所不同。

在綜合考量之上,主人的選擇讓來賓能夠身心愉悅,五感共同體味主人的用心良苦。代表日本料理的「懷石料理」與精美的和果子都是從茶道中衍生出並得以發展的。

「茶室」是近代人附加的新詞,在室町時代常用「喫茶之亭」、「會所」、「茶湯間」、「茶禮席」、「茶屋」等代稱。「茶室」實質是由「露地、待合、本席、水屋、廚房」等茶事所需的一連設施共同構成,但今日甚至難以達到各設施齊備,簡略了許多。整個茶室的氛圍對賓客理解茶道尤為重要,所以對茶室的大小、柱子、地框、壁色、天井、窗、出入口等處的設計都十分講究。

露地是指茶室附屬的庭園,一般都會設計「飛石、蹲踞、腰掛、石燈籠」,露地本為町家房舍間連通的小路,稱作「路地」,經佛教釋意後,出於對高揚精神世界的追求,演繹為「露地」。

飛石則是茶室入口的踏石,通常會有比較小和比較大的兩塊組成,一小一大供賓客拾級踏石而入茶室,它的存在凸顯露地深層的雅趣。

蹲踞是石質水缽,起到從露地中入茶室前清手的作用。在接受主人迎接之後,客人右手執柄杓從蹲踞中盛滿水,用一半水清洗左手,之後,再用剩下的一半清洗右手,再次用右手執柄杓盛滿水後,倒左手手心,漱口清嘴,隨後將柄杓直立,用剩下的水清洗柄杓,安靜的把柄杓恢復原位。這個過程在茶道中用意深重,有洗脫凡塵之意。許多神社寺院前也都設有蹲踞,取相同寓意。

茶室中的茶花也有考究,插花與掛軸不同時裝飾,「一種兩枝」的規制,來表現經人手於茶室中增添自然之美。

茶道中為了引出真正的茶味,果子的甘甜成為不可欠缺的茶點,本意來自漢語中的「果物」,濃茶配主果子,薄茶則搭乾果子。隨著四季更替,在飲茶時能夠聯想到自然變幻之情,果子在色味形上也是煞費工夫的。

從桃山時代到江戶時代,幾度瀕臨動搖,又恢復定型,程式化的茶湯,雅趣文化,隨時代變遷時時刻刻,進行著各樣的變化,直至今日。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