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滿,麥穗飽滿,尚未成熟,萬物生長稍得盈滿,尚未全滿。《尚書》中「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正是此意。

小滿的到來預示著農人辛勤勞作的開始,桑婦將蠶繭置入沸水中,抽絲剝繭,紡紗織布,拉開炎熱夏季大幕正當織布染色的好時節。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出自《荀子・勸學說》,這其中的青說的就是“藍”,古人稱藍色作“青”而“藍”就是蓼藍,被略稱為藍或靛青。蓼藍是蓼科一年生的草本植物,主要​​用於染色,藍染也自此得名。近代被廣為傳播的“Japan Blue”因色彩深邃且艷麗唯世界所熟知。

蓼藍大約在6世紀時從中國遠渡扶桑,因經藍染後的布料不易退色,被用於染料廣泛栽植,特別是在德島縣的阿波地區相當盛行,吉野川流域成為日本最大的藍染產地,因此也被親切的叫做阿波藍。

阿波名所図會

阿波藍的起源可追溯到平安時代,傳說居住於德島山岳地帶的「阿波忌部」,為了將織製的荒紗染色,開始種植栽培蓼藍。最早被資料記載的見於《見性寺記錄》,寶治元年藍住町見性寺的開山鼻祖「翠桂和尚」,在美馬郡岩倉(今美馬市)種植栽培蓼藍用於染衣。之後吉野川下游一帶漸被普及,甚至《兵庫北關入船納帳》中亦有關於大量藍葉從阿波運往兵庫港的描述。

豊原國周畫

到了江戶時代「蜂須賀家政公」上任德島藩主要職,​​開始保護並鼓勵蓼藍種植栽培與生產,一系列有效的政策促使藍染業繁盛至極,而德島藩也因對藍染租稅,賺的盆滿缽滿,確立了德島藩的財政來源。到了元祿時代,隨著全國各地種植棉的普及,木棉生產增多,阿波藍印染也順勢開始了大量的生產。

戰國時代武士盔甲下的衣襯開始使用藍染,藍染的需求量​​得以大增,藉此開始了大規模的正式量產。至此之前的藍染多為將藍葉浸入水中,用沉澱後的汁液進行染色,到了天文18年(1549)「三好義賢」從關西地區的青屋請來「四郎兵衛」,採用經發酵後的藍葉染料進行染色,自此藍染又有了新的發展。

明治時代以來蓼藍的種植更是普及到全國各地,北至北海道南抵九州,明治36年時種植規模一度達到最大,當時的德島縣竟佔栽培總量的一半。但好景不長,印度質優價廉的印度藍便輕鬆的佔領了市場,明治後期化學合成的人造藍亦急劇增大份額,曾經的“Japan Blue”似有衰退之勢。阿波藍畢竟乃天然色彩,有著特有的風味魅力吸引,猶如藍色固有的靜謐掀起了悄悄的波瀾。

一年生的蓼藍栽培種植時近乎神聖,選擇德島地區燕子歸來的三月,擇大安日播種。平整土地自必不可少,還須撒些石灰墊底,苗床必是可供滋養的細土,播種後再覆蓋些細砂掩蓋起種子,之上覆蓋防護網用以抵禦那多嘴雀鳥的饞食。最後苗床旁以「御神酒」加以祭祀,祈求一整年相安無事豐盈收穫,而這一切才僅僅是個開始。發芽出苗後便是一年不間斷的除草、培土、施肥、除蟲⋯⋯時光流淌到6月的下旬終於迎來第一次的切割,保留根部切下的蓼藍經天光晾曬,充分乾燥後,再由風力篩選出莖與葉留作後用;經過一個月的生長,到7月下旬蓼藍又長至50cm左右,再次進行第二次的切割,視藍葉長勢情況,有時還會進行第三次切割。

9月上旬的大安日是尤為重要的一日,製作藍染染料「蒅」(sukumo)的良臣吉日終於到來。其實這樣的等待早春2月就已開始準備,每年2月至3月間都要特別製作鋪灑藍葉的基台,在空地上鋪滿碎石、砂礫、糠殼,最上鋪滿粘土,用水打平充分乾燥直至9月。將第一次切割的藍葉堆積在基台上至1m左右的高度,適量灑水,讓藍葉充分浸醒,之後每隔五日開始反复灑水進行發酵;到了10月下旬,再增添第二次切割的藍葉,之後同樣重複前面的作業13回之多,水量的增減藍葉堆積的高度,都會直接影響到染料的品質,因此灑水的職人被稱作「水師」沒有長年的經驗積累是無法輕易勝任的。到了10月天氣開始轉涼,在堆積的藍葉上覆蓋草編的「被子」用以保溫,從開始加工差不多百日,反復作業20~22回後差不多前期發酵才算完成。日本傳統的「堆肥狀」工法,除使用基本的藍葉外,還會拌以木灰汁,幫助提升發酵溫度;為增加糖分與發酵菌的營養,摻於日本酒或水飴;添加石灰為殺死有害雜菌。之後再分裝至陶缸中,每日早晚兩次進行攪拌,觀察蒅的情況悉心照料。

正是這看似簡單甚至枯燥乏味的勞作,才換來精美藍染的開始,而每個勞作都被視為神聖的職責。任何一個看似都有著背後辛勤的付出,或是一年的一次,許是一次的一年。時光留下的印跡無法泯滅的便是這日積月累,艷麗耀眼不會退色的藍。(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以上內容為Voicer獨家專稿,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