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始屬木,然生木者必水也,故立春後繼之雨水,且東風既解凍,則散而為雨水矣。天氣回暖,雨水漸多。潤物細無聲中,萬物萌動,解封沉寂多時的往事。

早春二月,山頂消融的積雪順坡而下,蜿蜒曲折,匯成溪水,流經河面,層層未消浮冰,晶瑩剔透的,煞是好看。雨水沖刷似琥珀塵封的時光,濛濛閃耀潔晶明瑩,引人想要獲知那光陰背後的故事。

 

硝子謂之人造水晶,古時曰琉璃,日本稱作硝子,現代則是玻璃的藝術。最初從植物灰中提取的碳酸鉀與砂石中的二氧化矽經熔解後,形成硝子。作為最古早的人工合成材料,其歷史可追溯到紀元前4000年以前,而硝子與日本邂逅則是到彌生時代以後的事情了。古墓中發現“勾玉”、“管玉”,也不乏大大小小片狀硝子被出土,這其中亦有從中國傳來的,曾作為裝點佛像佛堂而用的琉璃玉器,想必是伴隨著佛教一同來到日本。

硝子的主要成分是二氧化矽,熔點可高達2000度以上,並不利於製作加工,因而聰明的人類想出了解決方案,通常加入碳酸鈉(蘇打)與碳酸鉀,這樣可使熔點降至1000度左右,但碳酸鈉又會使硝子溶於水,加入適量的氧化鈣後方可加以改進, 使得硝子藝術得以發展。

 

硝子多為無色透明,亦無固定形狀,人們發現在製造加工過程中,混入不同金屬元素或金屬氧化物可改變其顏色,硝子自此更加炫目多彩起來。加入鉛,閃耀明亮如同水晶,少量錳則呈現淡綠色,多些錳可淡紫雅緻;少量鈷可造就明朗藍色,而添加錫氧化物及砷氧化物後可成為不透明的磨砂白;加入銅氧化物似古董青綠,金屬銅形成深紅色;鎳添加量的少多則分別呈現藍、深紫、黑的不同色彩;加入鈦可以變化呈棕黃色,微量的金可使硝子艷麗異常,彷若紅寶石閃爍,添加鈾的硝子是螢黃或綠;銀化合物可以造就橙至黃。改變熔燒時的溫度亦會呈現各異色彩,自然的造化如此變換神奇。在自然界中,火山噴發或遇高溫狀態中也可形成天然的硝子,如隕石、黑曜石,有時岩石中亦含有硝子的成分,相對人工合成這樣的機率就很低了。

硝子既為人工合成,應用領域亦相當廣泛,從日用工業品到工藝美術品、現代藝術品等等都有涉及,相應的加工工藝亦多樣多姿,我們著重看看傳統工藝中日用藝術品的製作加工工藝。

 

硝子工藝的工法、素材、年代、地域等都不盡相同,工法中又分作熱加工與冷加工兩大工藝。其中熱加工,是將原料高溫加熱,在硝子熔化柔軟狀態下進行製作,尤以吹製硝子最為典型;而冷加工則是在固態冷卻後進行加工的工藝,切割加工是其中常用的技法,日本傳統工藝的切子就屬此類,亦相當著名。

熔爐中高溫熔煉後的硝子原料,經由吹桿吹製加工,邊旋轉邊於空氣中冷卻,據說這種技法來源於地中海東岸的“腓尼基”人的發明,隨後被古羅馬時代一直延續留存並發揚。吹製時先吹出一個小泡,再次取料後、旋轉向下吹氣使之成為大的泡,一隻手握吹桿的同時,另隻手持鉗夾住原料後部並拉伸,有時藉助作業檯面,拉伸收縮,從而吹製成所需的造型。除此外,也有金屬、木型或石膏的模具,將經高溫熔燒的原料在模具中吹製,待冷卻後即可形成固有的形狀造型。

 

「切子」顧名思義應與切有關,沒錯,是硝子冷加工工藝中​​通過金屬砂盤或磨石切割打磨成型的工藝,今日的玻璃雕花工藝便來源於此,其中切子又分江戶切子與薩摩切子。從長崎經由大阪至江戶,硝子橫貫日本本州迅速普及,最初以吹製為中心,相對切割所需的壁後質優的硝子,直到19世紀初才出現,江戶切子就是在江戶末期的江戶(今東京)逐漸形成的加工工藝。天保5年(1834)日本橋附近的小傳馬町經營硝子製品的「加賀屋久兵衛」,將從大阪學到的技術應於仿英國製的切割硝子,用金剛砂雕刻切制,工法細膩嘆為觀止,成為江戶切子的開始。明治後期經過英國技術指導,導入了西式切割技法,流傳至今的多為此時成熟的技術。提起江戶切子多為無色透明,清冽純粹是主要特色。薩摩藩進獻幕府時,設想若有色彩彰顯奢華或許更贏幕府喜愛,進而加以改進,出現彩色。現今的硝子製品無論江戶薩摩,色彩繽紛都已成為主流。

薩摩切子誕生於幕末明治初期,當時西歐英法列強為獲取殖民統治來到亞洲,日本被迫開國,各地諸藩為免於殖民展開富國強兵的近代化進程,而薩摩切子正是作為與國外進行貿易開發出的「新品」。因貿易開港的長崎,從通商各國帶來了大量外國書物,其中就有硝子加工的書籍。在此基礎之上,第10代薩摩藩主的「島津齊興」又從江戶招攬大量硝子加工職人,結合源流自英國、波西米亞、中國的技術,並增添本國特徵與審美趣味,就此開始了薩摩硝子的歷史。第11代藩主「島津齊彬」繼承事業,開展“集成館”中製鐵、造船、紡織、印刷、製藥⋯⋯等等行業,作為不同領域中重要的一環,開始了製硝業的發展。最鼎盛時期有超過百名職人一同工作,除薩摩切子外的瓶類硝子亦多有加工。但好景不長,隨著他的逝去,事業也逐漸萎縮,與英國交戰時工廠亦被損毀,職人與技術遂轉往大​​阪江戶等地。相對於江戶切子的通透明快,薩摩切子則多彩絢麗許多,技藝亦相當纖細,結合歐洲傳來的切割技術,同乾隆琉璃中學到的著色方法,加以日本獨自的審美紋樣,成為賦有特色的工藝製品。近年的研究發現,薩摩切子不僅著色層厚,並有漸變色產生,被譽為薩摩朦朧,可見當時技藝已相當醇熟。

 

江戶切子由民間生成,與薩摩切子的官方背景在紋樣表現上亦可見不同。江戶切子被稱作“魚子”的紋樣居多,這同從英國、愛爾蘭傳來有關,除此以外,籠紋​​、麻葉、菊等植物紋樣,格子等單純簡約表現江戶生活圖案化的紋樣為多,江戶切子含鉛量高,因此色澤透明略顯黃綠的質樸感較為突出。薩摩切子一方面要進獻藩主,另外還需兼顧對外貿易,因而紋樣多顯奢華,流炎紋、段差付八劍菊、蜘蛛巢紋、鋲釘紋、竹圍魚子紋、龜甲紋、霰紋、八角籠十六菊紋、菱聯小花紋、花邊蓮瓣紋、六角籠麻葉與魚子紋、暈染紋等,則是多種簡約紋樣組合使用,增加了加工工藝的難度。

江戶薩摩切子,一個樸質清澈、純粹明淨,一個綺麗多彩、剔透瑩亮,各自特色鮮明難分伯仲,皆為職人心思所為,透徹出傳統工藝的生活本質。(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以上內容為Voicer獨家專稿,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