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日光直射北迴歸線,日北至,日長之至,日影短至,故名「夏至」,蟬始鳴,半夏生。夏至後進入一年中最為炎熱的「三伏」天。

說起日本,能想到什麼?除了「一衣帶水」的鄰邦,戰爭的陰影,現代電器,動漫遊戲,Jpop⋯⋯除了這些近代給予我們的影響之外,既熟悉又陌生的鄰居,同樣有著悠久歷史。讓我們隨四季的變化一起踏上旅程,展開對日本傳統工藝的溫故,感受日本的風物詩。從而知新,了解現代日本的光陰故事。通過了解帶來理解,更希望藉此淺顯的旅行,認知我們自己的未來。

推古天皇三年(595)4月的一天,淡路島有香木漂浮,島人不知是何物,焚後芬芳異常,隨後向朝廷進獻,經聖德太子鑑定,實為沈香木。藉此,貴族間關於香木的知識以及與香物接觸的機會漸增,但是在民間還鮮有普及。

這段「歷史」被『日本書紀』所記載,還有一說是隨中國佛教的傳入,佛教儀式上使用的香也隨之被帶來。但似乎,日本人更喜歡頗具傳奇色彩的淡路浮香的故事⋯⋯

上等的香木靠近鼻子「聞香」鑑賞,廣義來說是樹木採集的香料,沉香和白檀便屬此類

奈良時代(710-794)年間,鑑真和尚訪日,隨同帶有大量的香料和醫藥品,同時,煉香技術也一併傳入日本。於此之前,香物皆為供香(直接焚燒的方法),煉香的傳入,使用間接的加熱方式擴展了日本的香物使用方法。

隋唐時期的香文化宗教色彩濃厚,直接移植於日本的較多。其中,正倉院(奈良,平安時代各官廳寺院的貴重物品設置的保管場所,現今成為國寶保存館舍)裡保存至今的調和香「ebikou」被用來熏香經卷、衣物,有防蟲、加香的效果,成為生活中的實用品。煉香的傳入成為日本香文化的基,平安時代的礎,從此花開不敗。

《源氏物語》啟發而來的「源氏香」

平安時代(794–1185)逐漸同宗教分離,王公貴族間作為生活趣味,形成花蕾。在端午時節相互贈與的香囊中,藥香便被放於其中。香文化在這時期逐漸昌盛,貴族間六種依主題分類的香物尤其普及。

『尺素往來』中記載了這六個主題的配方:「沉香,丁子,貝香,熏陸,白檀,麝香,合之而搗,加乳香成黑方;加詹唐為梅花;加甘松變荷花;加藿香於菊花;加鬱金成呈落葉;加零陵曰侍從。」黑方,梅花,荷花,菊花,落葉,侍從。

主題即使相同香味的背景、趣味及調和的手法也會使香物因人而異。自己調香,專為自己設計獨有的香物、屋房、衣物等被熏後,成為無論何處都易被辨識的個人符號,比今日之logo似乎更有滲透意味。秘製調和法也因各家,個人不同,成為社交教養的一部分。

『源氏物語』「梅枝卷」中記載,光源氏與家眷舉行競香活動,彼此展示各家調製的秘香,熏香的氣味瀰漫於空氣中,再伴以曼妙樂音,愉悅沉醉之情溢於言表。雖時期迥異,但在日本電影『大奧』中可遇見,貴族間鬥香的畫面,一脈相承自大唐貴族間流行的「鬥香會」。

平安時代末期,武士勢力逐漸抬頭,香文化也逐漸從香木的熏香讓位於沉香。比起優美恬靜的熏香,清爽沉靜的沉香更受武家青睞。這是由於戰前,高騰的興奮氣氛,因沉香的香氣更能獲得冷靜鎮定的效果,香物的精神面得以施展。

香道具

經濟繁盛貿易往來,促進了各地流通的發達,各地多種的香木也變得容易買到,良質的「伽羅」概念逐漸萌生,權利者大量的收集香木,慢慢品味生成品位。

中文中「聞」是嗅覺的感官,但日文裡「聞」是問聽的綜合,因此側耳傾聽,用心領會,並理解,這個過程延伸了品位。權利者收集的膨大的香木量,分門別類就迫在眉睫,採「六國五味」分類法,逐步確立了香道的發展。

當時六個良質香木的產地,伽羅(梵語黑色,今東南亞、越南一帶),辛、甘、酸、苦、咸五味,並同香物用具,聞香方式,確立了樣式,由此日本的香道確立。

江戶時代的香道具

進入江戶時代(1603–1868)政治安定,經濟繁榮,高級香料的使用向一般社會普及,也往武士、町家等廣闊的階層滲透。在上流社會中,以男士為中心,香道成為教養教育必修的科目。隨著普及,香道中組香的製作以及相應道具的製作繁華競盛。

七夕香、源氏香、競馬香等帶有時代印記,視覺化的品類也依次誕生。16世紀後期,線香還依然從中國進口,到17、18世紀初,隨著日本國產化的進行,逐步向一般家庭普及,甚至成為身邊最親近的熏香製品,直至今日這種線香製造方式都未曾改變。

(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