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電車從東京市中心出發,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便可以到達環繞在周圍的神奈川、千葉、埼玉、群馬、櫪木、茨城和山梨,這「一都七縣」被稱為「日本首都圈」。

因為地理和交通的便捷,房價租金的巨大差異,每天早晨,通勤的人從四面八方湧入東京;夜幕降臨時,又坐上電車回到家中。周而復始,每天都像通往心臟的血管,為大都市的繁忙緊張輸送能量。

如果你第一次來東京,可能會被它的炫目迷住,但又會同時懷疑自己究竟身處何方:香港?還是上海?乍看之下差別似乎沒有很大。但只要你跳上電車,往外開的方向,一個小時以後你會看到完全不一樣的景色:宮崎駿筆下的農田、樹林、海邊等便一幕幕閃過你眼前。

就像美食家初到一地先要品嚐當地的手作豆腐來了解當地的水土一樣,只有在最接近泥土的地方才能感受到最真實的本地風物。我們是這樣的初衷…於是 MIN 計劃™ 首次日本工藝尋訪之旅的目的地並沒有選擇已經備受關注的城市、或以某項工藝聞名的地區,而是走進茨城、千葉,就在東京之郊,卻是最普通不過的日本鄉村。

 

– 日本工藝尋訪之旅 –
Vol.4 陶作家安田裕康:「時間過去,最好的就會出現。」

千葉縣在日本東南部臨海,西臨東京灣,東南伸向太平洋,丘陵起伏,有山區有海岸,是關東地區的度假勝地。我們從北向東南,往海的方向走,到達半山的樹林裡,地名有些佛教意味:長生郡六地藏

備前燒陶作家安田裕康一家的木屋依山而建,屋後是他一手建起的十米登窯。窯頂散開濃烈的煙霧,陽光灑進來照射在堆滿牆的紅鬆上。一年兩燒的登窯此時正是燒窯的第 3 天

一般登窯燒製週期為 3-4 天,而安田裕康堅持燒到 14 天,兩週的時間火不能停,他要和前來幫工的工匠不眠不休地看護,每 20 分鐘就要添柴一次,讓窯內保持 977 度的高溫,每次添柴約七根,根據溫度增減。每次燒製 1200 件陶器,既是對技藝的檢驗,也是體力與時間的抗衡

有一千多年曆史的備前燒在日本六大古窯中也算是最古老的,不上釉、不繪彩,完全靠火焰和技巧來製作陶瓷,每件作品都不一樣。陶土中的礦物質含量、窯內的溫度與空氣含量、紅鬆的草木灰與火焰交相作用……一切都像跳動的火苗一樣無法預判,作家正是靠著千萬次的實驗來摸索出自己的風格。

「讓時間過去,最好的東西自然而然就會出來了。」

安田裕康 24 歲起在岡山學習了七年多的備前燒燒製,到今天已經 21 年。離開了備前燒的集中產地,他獨自在東京附近的山里尋找適合建立登窯,土質、林材也適合柴燒的地區,花費四年時間開荒、建窯、蓋房。一次窯燒需要 14 噸紅松,為了節約成本他親自進山選材,和工人一起砍柴。可以說,一件作品的全部工序都要親力親為

「時間」是安田認為最為重要的創作密碼,14 天已經令同行聞所未聞,但他始終堅持,「這樣燒出來的器皿才能讓陶土在火焰裡更加充分的發生變化,盛水更清、更醇。」他也在探索更長時間的燒製方法,「讓時間過去,最好的東西自然而然就會出來了。」

在他身上,我們看到了幾位作家共同的精神,並不完全專注於技法、與同行交流緊密,或者像外界對於日本工藝保護的報導中寫的那樣,接受政府的支持,安田一家的生計完全依靠一年兩燒的兩千多件作品,在家中的小店銷售,或是在東京的某個畫廊中做展「工藝傳承並非受到保護才是好的,優勝劣汰應該靠市場檢驗。好的作品能夠堅持下去,靠的是匠人的品格和技藝受人尊敬,創作自然會讓大家接受。」

「日本工藝尋訪之旅」
由民間公益組織MIN計劃™(Museum in the Nature)發起,MIN計劃™是由來自各行業不同背景的志願者組成,調研落後地區鄉村,結合當地自然和文化遺產,開發農業、手工業、建築、民俗等方面的項目,幫助當地居民改善物質文化生活,盡力使村莊免遭破壞和遺棄。MIN計劃™和清華大學及多個公益機構亦有合作項目。

 

圖文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