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滿,麥穗飽滿,尚未成熟,萬物生長稍得盈滿,尚未全滿。《尚書》「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正是此意。

一望無際蓼藍原野裡,深紫色的葉子,綻放著或紅或白的朵朵小花,開始悶起來的夏,或許只有令人沉靜的藍可撫慰一下不安的浮躁情緒。加工好藍染染料,接下來便需要開始印染了。藍染也有諸多的技法,其中尤為常用的有型染、纈染、紮染等,從工藝上來說,又分先染與後染。

型染是將經由型雕刻職人雕刻好的鏤空型紙,敷在待染的棉布上,再將糯米或米糠製成的防染糊,用篦子附著於型紙上,揭取型紙後,自然留下糊狀的紋樣。靜緩的泡於藍染液中浸染後,洗去防染糊,露出布地的本色便算完成。由於無需加熱,尤其適宜藍染,是自古常用於和服、暖簾印染的技法。

纈染是更為古老的技術,中國最早出見於秦漢時,至唐代已經十分流行。纈染又可細分為「灰纈、絞纈、蠟纈、夾纈」四類,日本主要是以蠟纈技法為主,以蠟作為防染劑,與型染技法相近,不同的是蠟需適當熱溫融化,清潔後方完成。現在則直接用筆或香椿蘸蠟液直接描繪,表現相對更加自由許多。

紮染並非信手拈來隨意紮製一番了事,須之前在棉布上描繪出紋樣,再用棉線沿圖案縫製加以固定,浸染在藍染液中,因紮製的壓力拆開後的棉布呈現出自然的模樣,縫製方法的不同以及棉線的走向,都會影響呈現效果,偶爾意外的不可控因素,反而會有預想不到的紋樣出現。有時也會與使用木板將布夾起來的夾纈技法並用,表現出更加豐富迥異的效果。

型染、纈染、紮染都是先織布後染色的技法,而先染則是先對棉線染色後織製成布料。熟練的染色職人可以輕而易舉的將棉線染成“淺蔥、紺、褐”等色,但這一工序相當枯燥,又花費大量精力與時間,沒有相當的經驗是無法勝任,非一般所能及的。

後染,顧名思義是待棉布製成製品後,最後進行染色的方法,於藍染這樣的少量手工作業是較為適合的技法。只是製品已全部完成,相對未印染的棉布而言,難度更大,且容易出現斑紋等意外,常被視作挑戰,怀揣略帶些神經質的小心,才好進行。

藍染廿二色

說到藍染的顏色,一定有人不屑一顧的說藍染無非就是藍靛青色而已,其實沒錯但也不盡然。中國種植的藍多為蓼藍、菘藍(大藍)、琉球藍(山藍)、木藍(印度藍),相比日本就要單純許多,多以蓼科蓼藍為多。但並未因此而限制了藍的色彩,細緻的日本人不單劃分出10色基本色,更發展出多達22色的藍染色,逐一取名表達出各自不同的意思。由淺至深分別為:「藍白,水縹,瓶覗,水淺蔥,淺蔥,薄縹,薄藍,花淺蔥,淺縹,納戶,縹,鐵,熨斗目,藍,藍錆,紺藍,藍鐵,搗,紫紺,留紺,搗返,濃紺」。

藍白為基本色,別名「白殺」近乎白色略青,江戶時代從中國傳來;水縹,猶如澄淨碧波,一般言之水色,而名取自《萬葉集》中水縹;瓶覗,稍顯生澀的不知所謂,來自透過瓶子窺探瓶中藍液稀薄,浸染僅可得一寸之色,因此得名;水淺蔥也是基本色,與瓶覗接近,稍綠色濃;淺蔥亦是基本色,盛行於江戶元祿時代,比小蔥白略青綠許多,這可是當年貌美少女和被稱作「伊達男」的花美男最為人氣的流行色;薄縹同為基本色,縹乃古時藍染的標準色,以縹為名分出深淺;薄藍顧名稀薄藍色,近年文學中成為常用詞彙;花淺蔥,視為有花色的淺蔥,意指鮮豔青色,好似露草的青汁渲染而成;淺縹是基本色之一,持統天皇4年(690)的「色制」中詳加規定,縹分「深,中,次,淺」四階;納戶也是基本色,色名來自納戶之幕用色,納戶管理役元的製服色等說辭;縹是基本色,是日本傳統色「縹色,花田色」的代表,被指定為藍染純粹的青;鐵,緣由被燒製時出現暗青色而得名;熨斗目,本為經緯織製出的格紋,後被用來形容此種織物的花色,漸漸用於藍染用色名;藍自不必說定是基本色,並非常言說到的藍色,實為青加黃稍有綠味的色彩,原始染色中呈現出此色才延用至今;藍錆是暗含紅色之青,江戶中期較為流行;紺藍也是基本色,比純粹的青稍重,相較縹又透著股暗紅;藍鐵是鐵色中顯著藍,暗紫色的青又微妙其中的色彩;搗是基本色,比紺色深邃,江戶時期稱作「搗色」因染色時在織物上為染上深色反复搗杵而得名;紫紺以前深得大眾喜好,源自染色工房「紺屋」有著強烈的紫色味道;留紺是「紺」中最濃厚的,取猶如全部留存下來般的意思;搗返則是因在藍染後的織物上反复搗杵所得名,是為了強調色彩厚重的一種形容;濃紺已非紺色,比起留紺偏青,算是變色的異類,是所有藍色中最為暗濃的一色。

近世職人盡繪詞

提到紺不得不說說「紺屋」,最初是指藍染中用以「紺搔」技法的手工職人,自藍染流行的江戶時代起逐漸變成了特指染色工房的代名詞。從1615年的大阪,到1721年的江戶,直至1756年的京都,紺屋逐步在各地建立起來,職人聚居在一起的地方亦衍變出「紺屋町」來。紺屋中的染色師是對繪畫色彩感覺較為敏感的職業,因而誕生出一批著名繪師,諸如長谷川等伯、曾我蕭白、亞歐堂田善、小田海仙、鈴木其一、歌川國芳、大橋翠石等等。染色師間每年都會商議下季流行色,紺屋町亦逐步發展成為時尚的發源中心。時至今日,手工藝雖不如當年繁盛,特別是同為藍色Indigo化學染料盛行的今日,還有不少老舖工房為自豪信仰而艱守不懈。

「 有鬆鳴海絞 」是名古屋有鬆、鳴海地區為中心出現的紮制藍染技術,「絞」既為紮製之意,使用木棉布料自江戶時代出現以來傳承400餘年而不絕,現今被指定為無形文化財加以保護,更是東海道地區的第一名產。紮製技法多樣,紮製出的紋樣亦眼花繚亂,其中頗具代表性的「鹿子扎」多用於製作和服,而「手蜘蛛扎」、「三浦扎」、「嵐扎」、「筋扎」等等則是運用傳統技法。多數的手工職人自年幼便開始研習,磨礪數十年間的手藝方可出師。至今仍然活躍於手工紮製第一線的,也多為行已七八十歲的長者。採用分業製的有鬆鳴海絞藍染,正是依賴著諸位熟練職人得以延續。丸瀨家族是其中尤為出名的代表,已承繼至第四代傳人,將此技術用於紮製燈具,使古老的傳統技藝因結合現代設計煥發出新的魅力。

出自南國的「阿波藍」之外就屬東海道的「武州藍」最為出名了,江戶後期武州農家作為副業的藍染棉織物「青縞」是「先染」後織製的布料,多用於製作普通勞作衣服和足袋,經染後的布料結實耐用,用於製作劍道道服,現今8成以上的劍道服仍為武州藍所佔有。琦玉縣的藍染老舖「武州中島紺屋」初代「中島鶴吉」,以年僅18歲的青春衝勁於天保8年(1837)在羽生創立,至今也是第四代傳人,後改製成「染工場」有限公司,隨後以「武州唐桟織」的完成實現新製品開發的成功,1987年又被授予「琦玉縣指定無形文化財藍染技術保持者」。原有工房基礎上設立藍染資料館,將歷史以及貴重資料悉數展示,並開設有體驗工房,向現世傳播藍染文化的魅力所在,自年輕初創距今也已走過175載的春秋。

藍染的歷史久遠常會感嘆人事已非,與我們是如此的遙不可及,其實並非如此。座落於京都西隅嵐山附近的「嬉染居」,則是一對年輕夫婦經營的藍染工房,僅從名字便可感受其中的樂趣。男主人出身於藍染世家,自小耳濡目染父親傳統藍染技藝,年輕叛逆期時也曾背道而馳,後經普通職員的歷練後輾轉又迂迴到藍染的事業中。結合傳統技藝,深知藍染深奧魅力,卻想闖出自己的路。將日常年輕人穿著的T-shirt作為主料,天然藍染配合夫人的手工刺繡,從企劃到設計染制,全部獨立完成,我想這才是他們身居其中染色的嬉趣所在。

無獨有偶,「桃太郎」的故鄉岡山縣深藏著頑固職人的熱血靈魂。染、織、縫、洗注重每一個不可忽略的細節,誕生的便是唯世界公認最好的牛仔丹寧布,而這恰恰便是藍染的功力。岡山兒島的「桃太郎牛仔」追求的是不拘泥於傳統技術,保持手工染色外,追求丹寧藍的最高境界。曾經的傳統產業聚集地,上世紀70年代也曾為美國代工,善於學習的職人將傳統藍染的風味與現代織製手法相結合,到80年代已經完全摒棄歐美作風,實現了自我的風格,並一躍成為獲得全球好評的高級品。

藍染傳統紋樣,從左至右,從上到下依次為:青海波、麻葉、立湧、熨斗、籠目、龜甲、市松、吉祥紋、七寶

藍染有著諸多的實質效用,經染色後的布料纖維更為結實,這便容易理解武士的衣襯喜好藍染的原因;除此之外,還有防蟲、消臭的效果,亦可抑制皮膚病,還可有效防止紫外線;其實藍在心理學上亦有鎮定沉靜心情的作用,促進注意力的集中,可舒緩內分泌系統,使之正常運轉,還可抑制出汗,真是益處不少。

藍是飄浮著不經意的情緒,亦是海天相間舞動的氣韻,還是來於自然恩賜的生活隱語,彷彿是在召喚來自我們內心故鄉的古香,更是讓我們迷戀不已的醉人未來。(圖片均來源於網絡,撰文_will)

以上內容為Voicer獨家專稿,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 Voicer Weekly 日本風物| 小滿之藍染(上篇)

文章出處: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