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Frank Lloyd Wright所設計的紐約古根漢美術館,我總有一個複雜的情愫,一方面他是獨一無二的建築設計,但對傳統藝術品來說,他絕對不是最佳的展示空間。螺旋式的參觀坡道,唯一的照明來自頂樓的天窗,除非是為這空間量身訂做,藝術作品很有可能會被此非傳統、巨大的空間削弱原本的能量,也影響到參觀者的觀看經驗。

現在展出的美國藝術家James Turell的光藝術,則是少數有辦法與萊特空間抗衡的作品。Turrell在螺旋廳中央設置了「aten regin」(2013),強化萊特的螺旋設計概念,把這空間轉變成一個充滿光影變化,結合人工和自然照明的巨大夢境/異境。

今年慶祝七十大壽的 Turrell,收到美術藝術圈的大禮:三大指標性博物館,包含洛杉磯美術館( Los Angeles County Museum of Art)、休士頓美術館(Museum of Fine Arts Houston )以及紐約古根漢美術館都同時舉辦 Turrell 的大型展覽。

古根漢只展了他的四件作品,最重要的就是「aten regin」。Turrell把整個Rotunda包了起來,在螺旋廳內創造了一個瀰漫人造和自然光的螺旋大穹頂,許多人就躺在地板上,看著光線慢慢從粉紫、粉紅轉換到白、灰、黑的漸層、再轉化到深海的藍。

 

 

一向很難用精確的詞去形容Turrell的作品,而藝術家本身也創造了一批艱澀、形而上的詞語與來解釋他的作品。

簡單來說,Turrell利用光玩弄視覺與認知的落差,他的經典作品利用光抹滅牆角與天花板、地板的連接點,人只看到綿延無盡的顏色與光慢慢在轉換,有種漂浮在顏色之中的錯覺。而走出這個異境的觀者,很容易因為內外光線的差異造成視覺上的昏眩。

 

雖然他和Dan Flavin、Bruce Nauman 等人一樣以光藝術聞名,手法卻完全不同:Turrell 的作品必須是純粹的光,帶有貼近宗教體驗的神祕感,絕對不讓觀者看見人造光源。Turrell透過精密計算與對身體感知的了解,將我們因太過熟悉而忽略的光影變化具象化、立體化。

看「aten regin」這個作品,很容易忘掉時間。混淆的空間和時間構築了一個洗滌心神、近似宗教的體驗。許多觀眾在「aten regin」下或坐或躺達半個小時之久,完全沉浸在Turrell的光影異境。

讀了一些報導,包括這篇紐約時報記者過去幾年對 Turrell的貼身觀察與採訪,才知道古根漢的作品可以說是Turrell最知名的「羅登火山」(Roden Crater)的延伸。仍在進行的羅登火山, 是座落於美國亞利桑那州實際的死火山。

Turrell 在1979年買下這塊地,窮盡後半生心力在山中挖掘地道和房間,至今構築出24個特殊的空間,包含能用肉眼欣賞天文景象的觀測台;以及利用自然光源,模糊感官認知的藝術裝置等。可惜目前Roden Crater還沒有對外開放,否則我們馬上就來個road trip 往Arizona衝去了。


在羅登火山的日與月空間

羅登火山口

 

文章出處: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