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初的周末,MyDesy 在靈感咖啡辦了一場《共設時代》電影放映座談會,現場邀請到 MyDesy 創辦人 Kevin 、無有設計創意部總監 Leon、影拍攝團隊 Blancor 及 MyDesy 創辦人 Franie 擔任主持人。

出席這場電影放映座談的 Blancor 成員有導演兼剪接─葉家辰、副導演─林家瑜(採訪及對談)、公關兼收音師─劉育瑄,當她們自我介紹完後,Franie 驚訝的說:「每個人的頭銜都很長呢!」一個人肩負多種職務,真是不簡單。除了與會的三位成員之外,還有製片─李欣澄、攝影師─周家祺及企劃─何佩玲

在六月中發佈放映座談資訊後,開放報名的人數隨即額滿,放映當天得知,有位 MyDesy 的鐵粉特地從香港飛來,就是為了參加這場活動,麥點子真是好感動呀!也有不少觀眾是在設計公司上班的設計師,也有部分是其他領域,像是表演藝術等,很多朋友都是關心設計相關領域而來的。

紀錄片《共設時代》電影放映座談會實況紀錄

主持人 Franie:不知道大家看完影片後,或在看的過程中有什麼感想?我在看的時候腦海一直出現幾部經典的電影。

主持人 Franie 開場

共設時代裡面的六位設計師帶我們走了好多義大利漂亮的地方,威尼斯、米蘭、卡拉拉,這些好漂亮的地方,這部片真是太棒了!不只是帶我們看了設計、放問設計師,不是普通的對談,也帶我們看到了設計師的生活。請問《共設時代》這個名字是怎麼發起的?

導演葉家辰:我們六個人原本互相是不認識的,但都對設計有相同的興趣,裡面大部分的人也不是設計師,像我就不是,其實我是學傳播的。所以我們在採訪了國內的幾位,像是韓德昌、陳德勝等設計師之後,帶著他們的疑問,還有我們在台灣感受到生活上面距離的疑問,就出去拍攝。

Blancor 與會成員,左起導演葉家辰、公關劉育瑄、副導演林家瑜

那時候的想法是,我們能不能用有別於設計專業角度的方式看設計,也就是不是專注在知識或技術層面上,而是另外的角度切入設計這個主題,後來就帶著我們的疑問,還有一些事前的準備就出發了。

最後會產出共設時代這個主題,是因為「合作、互利共生」這件事情,我們去義大利感受到整個設計產業都在互利共生,包括設計師和設計師之間、設計與製造之間、設計與品牌之間,還有各個歷史和文明、人和自然等等,就是所有的協調還有互利共生,造就了他們很好的設計環境。

我們這部片的目的不是要大家學習義大利,而是提供另一個觀點給大家看看。

主持人 Franie:真的很棒!那大家一定會有疑問,這麼年輕的團隊,經費從哪裡來呢?

公關兼收音師劉育瑄:在出發前我們有找很多贊助,這在台灣是非常現實的事情,非常多設計公司、企業對我們的裡面很支持,可是他們公司內部都有點應付不暇,收入支出可能是打平的狀態,很少有額外的經費在贊助。

在出發前幾天我們才了解到,台灣的設計公司是沒有辦法支持這樣的計畫的,所以後來才決定不要找設計公司了,找商業的,甚至找到政黨,希望能贊助經費。另外一部分的經費來源,當然就是來自我們自己團員的付出。

主持人 Franie:真是謝謝你們~你們當初也是因為熱愛攝紀,所以才會籌拍這部片。那是如何找到片中六位設計師的呢?

副導演林家瑜:因為我們出發前採訪了一些台灣的設計師後,抓到了兩個點:設計和製造,台灣的設計和製造是各自有實力,但是中間少了些什麼去串連。我們想觀察或紀錄其他國家,後來找到義大利。

影片中有三組輩份較高的設計師,有藝廊創辦人、品牌總監或是設計評論家,他們分別代表義大利整個設計產業背後的支柱。裡面有一個受訪者是從家具代工轉型,這點呼應到現在台灣的製造商想要從代工轉型品牌,那中間我們要怎麼做,或是引入設計資源,他們就是在談那一塊;設計評論家他談了很多義大利整個設計背後的發展歷史;那藝廊那一塊是台灣比較缺少的,台灣有藝術藝廊,但是沒有設計品藝廊。

其實我也不確定翻藝廊對不對,因為他們就叫 gallery,可是他們在做的是藝術品經銷展售,他是一個具有指標性的平台,跟選物店不一樣,選物店是設計師做好東西,商人去選來賣,可是在義大利的藝廊的生態是,認同某個設計師的話,會直接投注資金,給他做一段時間的創作,然後再放在他的 gallery 賣,也就是說 gallery 是有自己本身的設計理念和趨勢,這是和台灣很不一樣的

另外三組年輕的設計師,比較明顯可以看到他們是設計師和設計師之間的合作,第一組大理石設計師他們年紀相差了二十歲,第二個是設計和製造的合作,透過設計師和很多不同的小型製造商合作,最後一個是設計和品牌的合作,包含米蘭家具展對於義大利年輕一代設計師的幫助。

主持人 Franie:在拍片的過程中,體會到義大利設計師和台灣設計師的工作情況或是工作態度有哪些不同?

副導演林家瑜:我個人的觀點是,他們積極度非常高,像是拍攝木頭工廠那組的時候,前一天六點結束採訪的時候,他們的東西還沒研磨拋光,隔天早上桌子已經是拋光亮的了,不會因為有拍攝行程或其他安排就放下手邊的事。也會問我們有關台灣設計的情形,相當積極的接觸其他國家。

導演葉家辰:我觀察到的觀點在片中也有試圖想要呈現,他們真的會該工作的時候非常認真工作,該好好生活或好好玩樂的時候就好好生活。很多養分是從生活而來的,不是坐在自己的工作室或是桌子前面埋頭苦幹,或是喝杯咖啡抽根菸,而是累積或慢下來生活所得到的,這也就是這部片為什麼會放比較慢,以比較慢的步調來呈現,這是我們感受到的東西。

副導演林家瑜他們的作品都是反映生活中的一部分,都跟生活相關。在卡拉拉有很好的大理石就用大理石,在木頭的原產區就用木頭,很自然的跟環境間有所關連。

公關兼收音師劉育瑄:而且他們不太屈就於流行,都是透過生活當中自己的觀察,去創作出自己獨特的見解或是理念;可是台灣可能會比較趨於流行的潮流,去做其他變化就變成自己的設計。

主持人 Franie:台灣設計師要更有自信,其實我們的東西都真的很棒,接下來要把自己走出去,發現自己的美。接下來請兩位與談人ㄇㄞˋ點子創辦人 Kevin 和無有設計創意總監 Leon 加入對談,歡迎。

請問 Kevin 和 Leon 這部紀錄片裡面,有那些地方是台灣設計師可以取經的地方?

ㄇㄞˋ點子創辦人 Kevin:剛才有個畫面讓我很有感觸,大理石設計師在工廠和夥伴聊天的時候,用他佈滿灰的手在使用滑鼠,我覺得那就是生活跟設計徹底的結合。以我們的經驗來講好了,我平常在用滑鼠的時候手是乾淨的,基本上都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那他是在工廠裡面用滑鼠,運用了現代的科技,在工廠裡面很自然的作設計,那一幕讓我很觸動。

ㄇㄞˋ點子創辦人 Kevin

另外是有個設計師說,自由是他很注重的事情,不能因為一些事而失去了自由。我們團隊當中有一個很大的共識,我們團隊很開放,任何點子都可以想,但是有一個原則一定要守住,如果想法會讓團隊失去自由的話,那就免談了。我們一直貫徹這件事情,不希望任何發想,或合作的機會讓我們公司失去創作或生活的自由。這是在影片當中看到的兩個讓我印象深刻的點。

無有設計創意總監 Leon:這部片很有趣,其實我對影像也很有興趣,很開心看到越來越多年輕人,做這樣的專案,因為走出去是很重要的,不覺得台灣比其他國家差。從紐約回台灣後,覺得台北非常棒,但是常常會有一些鬼島之類的言論,個人非常不喜歡這種論調,大環境可能會讓人比較重洋媚外,而少了很多發掘自己的機會。

我非常認同他們(Blancor)這種狀況,到國外會反思很多自己的事情,他們開始去思考可以怎麼做、可以如何更貼近生活?片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裡面說到:「我可能不是這個行業裡最頂尖的設計師,但我很熱愛我的工作」,我覺得這件事情非常重要。

無有設計創意總監 Leon(右)、ㄇㄞˋ點子創辦人 Kevin (左)

有些文章也在講,台灣現在很多人從小被要求的就是考試、穩定的工作、讓生活更好,可是在這當中可能失去了你的興趣。雖然我從小在台灣長大,現在 37 歲、有兩個小孩、作設計公司,但我非常貫徹一件事─玩樂團,而且是玩很吵的那種,每個星期照樣練團、照樣去表演、照樣去音樂祭,為什麼?因為那是我除了工作之外很喜歡做的事情。這就跟別人問你的興趣是什麼,你可能會說我喜歡看電影,對呀!那你看電影看到六七十歲、八十歲,那為什麼不能玩音樂玩到老。

有些事情在於你的堅持,工作也一樣。人可以分成兩種情況,一種是你很會什麼,另一種是你很喜歡什麼,但往往會被逼著去做這兩種情況之外的事,很可惜,這是很大的結構的問題,但現在也慢慢越來越多改變,都很好。

我也想呼應 Kevin 講的「自由」這件事情,其實真的可以從自身開始做起,我現在有幾個員工,很鼓勵他們有工作之外的興趣,所以非常認同 Blancor 講的,在生活當中找靈感。

主持人 Franie:接下來請問 Kevin,以麥點子常常接觸那麼多的設計品牌、設計工作室或是設計師,你覺得共設時代對於設計產業代表的是什麼?

ㄇㄞˋ點子創辦人 Kevin共設時代的「共」對我來說很重要,大家共同來完成一件事情。因為我以前念景觀設計,景觀設計是一個需要很多專業共同合作的設計領域,但是在學校我們比較傾向於個人把圖畫完,也造成了很少去培養跟別人共同合作這件事,再加上得失批判的心很重,導致與人合作的時候容易出現「我不喜歡你這樣」、「我不能接受你這樣」,那外國人可能是「我不喜歡你這樣,但可以討論如何更好」。

co-working 的觀念還要再提升,不管跟誰接觸,都需要用更開放的心胸去面對任何可能,不只在設計當中,在各領域都應該更打開自己的心去聽不同領域的聲音。

例如我們公司的同事都吃素這件事情,一開始接設計案就在思考,如果客戶是餐廳怎麼辦?創業的第一天就在思考這件事,如果牛排館來找我們做網頁或做平面怎麼辦呢?後來跟夥伴想想,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既然自己吃素就沒辦法為一間牛排館做設計,但是又不希望讓人出現我們排斥某些行業,所以就把餐飲業刪除,避免對立,讓公司成為一間素的公司,都接素的案子。

後來發現單純做設計是不太適合我們的狀況,就做了媒體、經營咖啡廳,還有通路,開始經營通路選品店的時候,選品原則也把素的概念放進去,一樣不選動物成分的商品,把素的觀念帶給更多人,後來有許多客戶也接受這樣的合作模式。這就是透過我們對理念的堅持,讓客戶或合作夥伴了解為何堅持,大家也能有更多想法出現。

有一次遇到做皮件設計的人,對於我不用真皮感到驚訝,因為真皮在許多人眼裡代表著質感、耐用,認為真皮比較好,可是這些是傳統觀念,因為那個時候還沒找到好替代品,或是同樣能呈現這種質感的東西,但如果一直被侷限住,就無法創造出一樣能呈現出真皮質感優點的替代品了,如果走出這個思維就能創造出更多的可能,現在逐漸有些人也打開這種觀念,就是很好的良性溝通。透過媒體的角色、通路的角色、設計的角色,去帶動整個產業。

主持人 Franie:那 Leon 從以前到現在,不管是做新聞或是做品牌,你覺的年輕人應該具備什麼樣的心態,去做跨界的合作?

無有設計創意總監 Leon:現在年輕人是很有可能跨界合作的,問題在於不同年齡層的人,可是我也沒有那麼悲觀,很多年輕人覺得在台灣沒有機會,但其實還是有很多人努力堅持做自己想做的事,只是大家沒有在「你關心的媒體」上看到,為什麼叫你關心的媒體?現在很多人都在做自媒體,台灣是全世界臉書使用率相當高的地方,也會針對喜好讓你看到「你想看的東西」,所以大家的眼光會越來越狹隘,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剛才講到怎麼互相合作,首先應該什麼事都要做,用媒體的角度來說叫「平衡報導」,在看任何一件事的時候一定要看兩面,這很重要。合作很重要的是「學」,這也是大家很難做到的。我們公司叫無有,從老子來的,聽起來很哲理,設計就是從無到有,或是無中生有,我們有個很重要的理念叫「share is power」,我們從來不擔心點子被偷走或是被學,因為這樣才會不斷被刺激進步,當你覺得做同樣的事情就可以的時候就不會進步,這跟合作是一樣的道理,所以我們會跟很多人分享我們現在在做什麼,在聊天之中也可以得到很多想法和回饋,就像影片裡面講的。

在紐約常看到很多不同領域的人一起工作,即使只是學生專案,竟然能找到 20 個人都免費支援他做這件事情。外國人的互惠、互利很不一樣,他們不會想要馬上看到效果,而台灣的創投往往是投資已經成功的案子,這很可惜。所以合作真的很重要,一定要「從自己做起」,當有機會做任何事的時候,就一定不要成為自己討厭的樣子,例如你覺得老闆很小器,但你去夜市卻在跟小販殺價,這是息息相關的。如果大家只要求 CP 值,那到最後市面上會只充斥著廉價的東西,因為有價值的好設計都被打倒了。

真的要從自己開始做起,用自己的影響力去影響周遭的朋友或是接觸到的人,就會慢慢產生蝴蝶效應。

Blancor 和與談人及主持人在影片放映前的談話

ㄇㄞˋ點子創辦人 Kevin可以從小而美開始,不要一開始就定位在高大上。分享經營ㄇㄞˋ點子的過程,我們第一年就那到政府的創意比賽補助獎金,已經審過了,可以拿 50 萬,後來想想還是不要好了,因為那一年的時間必須要不斷的報告。難道花一年的時間賺不到 50 萬嗎?於是就不簽了,但是我們賺到一年的時間,在沒有補助的情況下反而讓公司有了生命力。

那時候在學校育成中心,房租一個月才一千元,包水電網路,後來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有點過太的太舒服,就搬出來了。但是那時候身上沒錢,我弟弟想開咖啡廳,想說要找一個空間,就找了樓上的,也會懷疑樓上的咖啡廳誰會來?不過ㄇㄞˋ點子也會需要辦活動的空間,就成了工作室、咖啡廳在一起的地方,將虛擬的網路到實體的店鋪做了整合

ㄇㄞˋ點子的工作室是位於台大側門的靈感咖啡,照片中為接待客人的咖啡店內用區

靈感咖啡周末常有包場活動,圖中為每月一次的靈感生活日

因為沒有資源發現做了很多先驅的事,樓上咖啡廳、co-working space。不要去想太遙遠,而是從自己實際的需求累積,都會成為很經典的故事。

咖啡店也可以是ㄇㄞˋ點子與朋友、客戶的互動空間,圖中為產品體驗會

無有設計創意總監 Leon:不要讓自己過得太舒適真的很重要,當你有壓力的時候通常是能把事情做得最好的時候,不要逃避壓力。大家都看到設計產業美好的那一面,永遠看不到慘的那一面,永遠看不到辛苦的那一面,幻想的都是去做設計產業、創意產業是你想像的那樣,但其實都只是一部分。

主持人 Franie:好的,謝謝 Kevin 和  Leon。那現場的朋友有沒有想提問的呢?

觀眾:影片中提到設計師和工廠合作,對於台灣加工廠的印象,他們也很願意幫助設計師打樣,可是加工廠會需要穩定的收入,對於量少樣多的東西會比較排斥。請問 Blancor 在義大利看到當地加工廠和設計師配合的運作情形是如何呢?

副導演林家瑜:他們的加工廠型態很特別,不像德國是大型加工廠,他們可能是在村子裡的工作坊,所以設計師的東西進來只是其中一件,不會影響到整個生產鏈。有一個心態我覺得很有趣,台灣會覺得社計師進去是要幫製造商轉型,生產線都要為這個設計評估,但在義大利只是整個工作的其中一環,兩個專業是獨立在運作的,不會說誰要配合誰,或是因為誰而影響到誰的產值。我覺得這在台灣是有可能的,我們也有匠師或中小型的加工企業,是有條件的,不一定要追求到最大量產值,主要是成本降低的概念可以拿掉,選定市場區間去做,打破最低成本、最大量產的概念,也是有條件可以做的。

觀眾:再問一個問題,因為知道 Blancor 八月的時候有個工作營,你們是怎麼聯絡到花蓮的加工廠?

副導演林家瑜:一開始覺得義大利設計師要來很好,但很怕找不到工廠。我們第一個找的是石材中心,早上寄出信,他們中午就打電話來說可以做。原本想可能要寄很多信、打很多電話,拜訪完才有可能,結果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和石材中心再電話中談的時候,發現我們共同有意識到設計師和製造端的問題,兩邊都有類似的思維,只是沒有溝通。

覺得真的很幸運,後來也有去拜訪,慢慢才促成的,當地廠商很多都是石材中心的資源,因為他們平常都有在輔導在地廠商,做一些技術轉型的東西。

這次合作也是想要實際操作我們在義大利看到的,在整個合作當中,我們算是行銷端或是影像傳播這方面的專業,那製造端我們是完全相信石材中心的專業,讓他們全權幫忙處理這方面這些事情。設計師、石材中心和我們,三方各自負責好自己的領域來成就這個工作營。

公關兼收音師劉育瑄:和影片的理念很符合,希望去分工,做好自己專業的事情,一起完成。

無有設計創意總監 Leon:其實政府也花了很多經費去做產業和其他專業的結合,但是往往卻流於形式。像是到處都有創意市集,但是你有沒有想過這些創意市集為什麼看來看去都長一樣?有沒有想過台東辦熱氣球節,為什麼其他地方也要開始辦?老街每個地方都長一樣,沒有自己的特色,為什麼?因為主事者「怕事」,公務員都會找「最安全」的做事方法,如果做的事不是自己熱愛的事,就只會想要「把事做完」而已;而影片中那些人都在做自己熱愛的事,就會想「把事做好」。所以做自己熱愛的事真的很重要,台灣還是有很多機會的。

主持人 Franie:這就呼應到《共設時代》的副標「設計隨集而生」,我非常喜歡這句,而且設計也是一件大家共同的事,不只是解決問題而已,如果能超越問題的話,就能進入到共設時代。謝謝大家今天的參加。

活動結束的大合照

活動結束後,觀眾與導演繼續互動

遠香港來的朋友(右)和 Kevin 及副導聊了很多,隔天還要去看ㄇㄞˋ點子推薦的展覽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