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達「永續設計」精神的精選專賣店,不限年代與品牌,以「物品」本身的價值出發,網羅全國收集而來的家具、家電、生活雜貨、出版物……

在日本有這樣一個人,他視別人的日常丟棄之物為珍寶,經過些許改造,使其重獲生機。八年前,這個叫長岡賢明的平面設計師,用一個司空見慣的honda廢棄坐墊作為素材,組裝上簡單的金屬支架,重造出一把舒適耐用且極具現代感的椅子。連他都沒有想到,這把長的像昆蟲一樣的新椅子竟在日本大受好評。他並非想要做出什麼一鳴驚人的創意設計,製作這把椅子的初衷恰恰很簡單——為了能夠繼續使用罷了。在他看來,任何東西都有繼續開發的潛在價值,哪怕在別人眼裡,它只是個沒用的垃圾。

2000年,他在東京開設了一家商店D&DEPARTMENT PROJECT,專門出售二手的生活用品和再造舊物。他堅持「不生產」的理念,認為「好的設計是可以再次循環使用的」。此刻我們正身處一個物質過剩的時代,科技發展不斷的加快製造速度,物品更迭如此迅疾,人們在消費-丟棄-再消費的牢籠中迷失了方向,大量物品尚未等到發揮作用之時已淪為垃圾。伴隨著物件的改朝換代,很多東西也隨之丟失了。

正如朱鍔所說:「被消費的物質量和對它的認識是成反比的,對的肯定就意味著對「質」的意識上的冷漠。」長岡賢明提倡「不生產」的理念,在「生產-消費」這一邏輯中,棄絕了「生產」這一端,他以「不生產」的方式反思消費文化。他認為物品不應該只是消耗,更應當珍惜

「re」,不只是舊物重生,更是一種對生活的重新審視。他提倡「永續設計」( Long-Live Design),即物件的可循環性,他以「想再一次擁有」的普通物件作為考量標準,經過簡單的改造和包裝,更長久的發揮既有物品的價值,繼而影響和審視現代人的生活。他堅持以廢材再利用的家具創作,將老家具結合設計的角度並賦予其新的價值,然後當作實際家具使用並銷售,這類例子數不勝數:富士山下一所小學幾近廢棄,他們回收了所有的課桌椅,在椅子原有的基礎上,加上了四個做工精良的輪子,然後賣給髮廊,結果,2000多把椅子全部售罄;他以6000日元的價格回收無印良品的桌子,經過一番修復之後,還可為他人所用。即使新桌子價格比原先番了兩倍還不止,卻令消費者趨之若鶩,這讓他看到了「循環再生」的希望;更有趣的是,他還派人四處蒐集用過的品牌購物袋,擦擦乾淨貼上標籤,繼續使用。

D&DEPARTMENT就像一個中轉站,維持著循環再生系統的生生不息。 D&DEPARTMENT同時保證,所售商品均接受再次回收,他們希望藉此改變長久以來被流行和時尚左右的日本獨有的消費循環社會。

與此同時,「re」已經逐步發展為了一種新興的創意產業,已可持續性為己任,利用再生資源創造全新的美感與價值,重塑人們的生活。即使物件的生命已盡,或許也可以通過功能的轉換接著循環使用。 16年前瑞典Freitag兩兄弟用廢棄的卡車篷布、二手汽車安全帶和腳踏車內胎縫製出了世界上第一個輪胎包,正是這些最基本的材料令這只包擁有了堅固、防水、環保的功能性特質和獨一無二的設計感。包的表面依然殘留著臟兮兮的使用痕跡,你可以把它到處亂扔,放在地上也不會心疼。
.
原研哉曾說過:「從無到有自然是一種創造,但將已知的事物陌生化更是一種創造。 」Re-think, Recycle, Re-design, Re-make, Re-use… …實際上這一切最終都落實於一件事情——重新審視和設計我們的生活。


D&DEPARTMENT在店內進行了無印良品的買回與再販賣的實驗,探求未來能夠以「第二春為前提的設計家具」等新商品開發的可能性。


USED-G企劃:以商品回收店的角度,從日本優秀設計G-MARK獲獎的商品中選出讓消費者能再次買下的GOOD DESIGN商品,並和回收價格一起公開。


在1960年代日本生產商竭盡全力的生產「全世界通用的標準」的產品,那個時候誕生的產品,多是簡單而品質優良的普通物品。 D&DEPARTMENT將在那個時代背景之下對生產創造的精神內涵發揚廣大,並落實在重建當時傳統工業上,這就是60 vision系列。

*訪問D&DEPARTMENT PROJECT創辦人長岡賢明:

1、為什麼你對舊物如此著迷?它們的哪些特質吸引著你?

我並非是特別喜歡舊物或者年代久遠的東西,仔細探尋Long-Life Design的產品就會發現,只是碰巧在某個年代生產的商品特別多而已。

2、 D&DEPARTMENT將所售賣的商品定義為Long-Life Design?什麼是Long-Life Design?

意思是能長久使用的東西是好東西。人們追逐最前端的流行商品,然後在下一個流行到來時捨棄掉。這是一個很短期的消費循環。我希望人們能夠停止這種做法,過一種全新的生活,珍惜身邊一切可以再利用的物品。

3、從一個舊物迷戀者,到一個經營者,這種轉變是如何發生的?

以無印良品為例,它們開發了大量的商品,也廢棄了大量的樣品,所以我想如果社會上有一家二手店,像古董店一樣,將收購舊東西加以品牌化的話,那麼這個社會也會跟著起變化吧。我原本知道許多日本製造商有許多二手商品,於是便去找到他們,問製造商品是否有庫存,是否有再生產的可能,於是才有了今天的60VISION。

4、你們通過哪些方式進行回收?對於回收的舊物的篩選標準是什麼?

有的是從客人或者關店的店家那裡買來,但大多數還是從再利用商店裡買來的。以Long-Life Design作為商品的選擇標準,如果一個商品有即便是5年以後也可以售賣的信心,我們就會買下然後出售。

5、「再次無印」項目的想法從何而來?為什麼特別指定回收無印良品的桌子?

我們剛開始開店的時候,客人要買的最多的回收家具就是無印良品的,無印良品的家具有著普適性的設計,它們是最適合再利用的家具。

6、回收之後,這些桌子會進行再加工嗎?

除了一部分概念作品以外,基本上不會對其再進行加工。只是把它們打掃打磨乾淨而已。

7、消費者對那些通過廢材再加工的家具的接受度怎樣?

再加工的工程有SAMPLING FURNITURE系列的本田(HONDA)凳子,再利用學校書桌做的相架等等,這些工程作為表現D&DEPARTMENT概念的作品,都非常有人氣。

8、 60VISION是一個關於日本當地傳統工業的保護和發展項目,它的出發點是什麼?如何選擇合作對象?

60VISION是一個重新審視企業自身,考慮企業自身特質的工程。60VISION品牌推廣活動是從三重縣開始的,最初我們收到三重縣的窯業實驗場職員的委託,為他們開展演講會,宣講現在日本製造業所面臨的問題。與此同時,我們自己也意識到了日本地方工業也面臨了同樣的問題,隨即有了後面的活動。

目前日本製造業、地方工業面臨的問題是:以中國為首的亞洲諸國,以大量的生產力破壞了價格體系,日本國內產品難以獲得合適的定價,比起產品品質,產品競爭的重點在於價格。因為人們都在模仿熱賣商品進行商品開發,每個公司都在製造類似的商品,所以商品變得漸漸沒有原創性。我認為最理想的合作製造者需要確實具備生產耐用、用壞可以修理的技術。

9、D&DEPARTMENT在去年一共賣了多少產品?銷售收入能夠支持未來的運作嗎?

銷售額是不能公開的,我們的商業利潤的增長還剛剛在起步階段。現在我們開展的設計活動和企劃展,要花費企業的商業利潤。

10、D&DEPARTMENT接下來有什麼計劃?未來的發展方向是什麼?

今年4月,D&DEPARTMENT鹿兒島分店將會開設,這是我們的第6家店鋪。另外去年12月我們創刊了設計旅遊書《d design travel》,1年發行4本。第一期是北海道,第二期會在4月出,主題就是鹿兒島。未來最大的計劃是在日本47個都道府縣一個個地設立D&DEPARTMENT,與當地的優秀工匠合作,開發屬於當地所獨有又兼具Long-Live Design精神的生活感產品。

11、如何平衡商業和環保這對矛盾體之間的關係?

不管怎麼說商業和環保並不是對立的,況且,我認為在接下來的時代裡,經營商業是當然的事情,這個同時,也要考慮環保,該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目前D&DEPARTMENT已在日本開設了多家店鋪。照片上這家位於大阪的D&DEPARTMENT零售店是由舊車間倉庫翻新而成,1樓主要是家庭用品、家具,3樓餐廳,4樓舉行研討會和展覽。


據說D&DEPARTMENT的食物也是一級棒。


D&DEPARTMENT東京店鋪。

原文刊載於《新視線》NO.94,如需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章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藝術是世上最動聽的無聲之聲。 藝術發聲/分享平台,創立於2007年,我們的團隊在上海。 We Voice Creativity and Inspiration, based in Shanghai, China.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