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登上紐約時報的台灣插畫家,這個難得的殊榮,也開始讓我注意「川貝母」這有趣的名字,筆下的作品。

在一個大雨的午後接到出版社的電話,說插畫家川貝母出新書了「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外頭的大雨聲,讓我聽不清楚對方的談話內容,拿到書之前還以為是本圖文插畫書,想說一下子就可以瀏覽完,特別的書名,讓我還是無法想像這是一本什麼類型的書,沒想到翻開之後還真是欲罷不能。

首本短篇創作《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

看到喝了一口水後,從工作桌移動到了旁邊的沙發,開啟了閱讀模式;有一段時間沒有閱讀有趣的故事書了,還是說是對於閱讀「故事」變得挑食了;在「工具書」霸道的年代,讓人很久沒有馳騁自己的想像力,在文字中去創造。

這本川貝母耗費一年創作的12篇短篇故事集,有著插畫家專業下所帶來的獨特風格,引領著讀者去想像。「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小說場景與人物設定都是平常的台灣式日常生活,但在川貝母所營造的的文字劇情鋪展上,以畫面感向讀者展示著,也因為如此在故事的閱讀上,充滿了電影式的驚喜畫面與立體想像,創造了一個日常生活中的魔幻平行世界,這也是插畫家寫小說所帶來的迷人之處。

 

哈囉,川貝母,是不是能夠請你簡單跟 MyDesy 的讀者介紹一下你自己以及如何開始插畫生涯的過程嗎?

川貝母這名字的來由其實很簡單,「大學時有次翻一本藥草的書,裡頭收錄一種藥草叫『川貝母』,很喜歡這三個字,就拿來用了。」不是喜歡這種藥草長得圓巧如蓮子,也不是看上它的止咳功效,純粹是就視覺上,喜歡這三個字的形狀。「但我大部分只在網路上用這個筆名,其他還是用本名潘昀珈。」

高三開始投稿報紙,真正開始畫應該就是大學時期,陸續接到副刊的邀稿,便漸漸開始把插畫當成工作來看待。

零五年入選波隆那插畫展,得到了一些跟出版社接洽以及媒體曝光的機會,接到的案子也逐漸變多,尤其當時照片分享軟體 Flickr 正流行,剛好在那個時機點頻繁的創作和公開作品,各式各樣的人在上面分享討論,認識了許多國內外的創作者,得到許多創作上的樂趣。大學畢業後短暫進入公司幾年,離開後接案至今。

勤美誠品為川貝母做了一個超大的壓克力掌紋峽谷(170*95cm), 展覽。  Photo by Sarah

勤美誠品為川貝母做了一個超大的壓克力掌紋峽谷(170*95cm), 展覽。
Photo by Sarah

插畫對你的的意義是什麼呢?曾經有想過插畫能為世界帶來什麼嗎?

我不會去想插畫跟世界的關係,插畫對我來說比較偏向自我內心方面。

這次畫的圖想表現什麼感覺,自己在畫這張圖時的心情是如何,有什麼是跟別人不一樣的,怎麼樣比較有趣,若不那麼畫可不可以,要照著文本畫還是跳脫到另一個形式等等,畫的過程比較多是這樣的想法。

而插畫對我的意義,就是創作是快樂的一件事,從無到有的誕生,會覺得某一部份的小世界是在自己的腦袋與雙手裡誕生,而且可以帶給別人感動的話,那是很大的成就感。雖然工作可能無法每件都有趣就是了。

創作生涯中,有沒有影響你非常大的一件事情呢?

大概就是決定離開公司的時候吧。

有一天請假,在傍晚的時候到附近的國小慢跑,魔幻時刻瞬間改變了一些想法:發光的草,透明清澈的空氣,附近居民悠閒的散步,緊靠學校的住家偶爾飄出的炒菜香味,放學後感覺沒什麼壓力的小學生互相追逐或打球等等,那時候心裡想,有多久沒看到夕陽了?被操場的一切感動著,於是隔天遞出辭呈,專心做個插畫家。

〈萬花筒〉郵局前的推銷員擋住了男人的去路,向他推銷最新的產品,聲稱可以窺視自己的未來

〈萬花筒〉郵局前的推銷員擋住了男人的去路,向他推銷最新的產品,聲稱可以窺視自己的未來

電腦繪圖 V.S.手繪,兩者對你而言的感受有什麼不同?

應該就是技法上的不同,以結果來說,只要適合案子或想表達的感覺,用什麼媒材都沒差別。

因為我是手繪,有時會羨慕電繪鮮明色彩和靈活的表現方式,現在技術越來越好,有些創作者貼了材質甚至比手繪好很多,所以不管用什麼媒材,重點還是看用的人如何表現。而手繪最喜歡的就是留有原稿,這也是它的魅力所在。

〈小人物之旅〉男孩在Google map上看到自己的爸爸,在懷念與追尋之下,慢慢揭露不可思議、亡者世界的祕密

《小人物之旅》男孩在Google map上看到自己的爸爸,在懷念與追尋之下,慢慢揭露不可思議、亡者世界的祕密

這本「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中,你想要帶給讀者的是什麼呢?

寫這本書的時候沒有預想到讀者,較多是專注在自己如何把故事說出來,說一個完整個故事。而這些故事都是從生活中觀察演變而成,所以要說的話,大概就是希望讀者能體驗感受到「生活」這個部份,或能夠感受這些故事有可能發生在自己周圍,不是讀翻譯小說那樣,場景人物都有隔著遠遠的感覺。

其次是讀完故事後看插圖的感受,也許可以從中得到跟閱讀不一樣的東西。

人總要忘記這個,忘記那個,才能夠繼續向前  〈萬籟墓園〉老人因為想念過世的妻子,於是建造一個虛擬實境的現代墓園,希望透過虛擬影像的重現,來重新緬懷過去的美好時光

人總要忘記這個,忘記那個,才能夠繼續向前
《萬籟墓園》老人因為想念過世的妻子,於是建造一個虛擬實境的現代墓園,希望透過虛擬影像的重現,來重新緬懷過去的美好時光

你會時常跟你的內在靈魂對話嗎?你覺得你的靈魂會是什麼樣子呢?

我想大部分都是在考慮如何呈現作品。畫圖時想著技法怎麼呈現,寫作則想著如何讓故事順利得發展下去。

寫故事的時候,時常就把故事情節記在心裡,一整天都在想著該如何發展,一有靈感就待在電腦前思索如何表達,在那段時間裡會覺得沒有什麼瑣事可煩惱,一些日常會想的都變得不重要,專心的在寫這件事上。

至於靈魂是什麼樣子,我並沒有去想,大概就是一模一樣的自己吧。

 

 

蹲在掌紋峽谷的男人:川貝母短篇故事集
作者: 川貝母

>> facebook| flickr

他左手畫插畫,右手寫小說,
以冷靜旁觀的眼寫出虛擬中最寫實的觀察,
用最直擊人心的瑰麗圖像深入人性的內裡。
這是游走於現實和荒謬中的圖文創作集。

倘若真的發生巨大核爆,輻射區的生活將會如何?
若有一個萬花筒可以預見未來,進而使自己能做出正確選擇,你買不買?
若能與心愛的人在虛擬影像的墓園裡終老,是幸福還是沉淪?
生活在城市中,面對迎面而來的「記憶」、「欲望」和「恐懼」,
站在命運的路口,到底該大步前行和還是匍匐前進?

最會說故事的插畫家川貝母以「現代寓言」的方式創作圖文,取材自生活日常,包含環境的變化、對當下議題的想法、對未來或末日的想像,及微小生活的細節觀察,以隱喻的方式重新詮釋十二篇短篇故事,搭配精彩圖像,以強烈的視覺感官直擊內心。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生活在注重細節、充滿力量的MyDesy 環境中。持續不斷擴充、學習「美與創意」更深層的內涵,並實踐慢慢來比較快的慢活日子;認為美是最大的和諧、創意是來自於分享、靈感是可以被培養。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