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著名設計師原研哉設計的導航系統中,北京前門大柵欄豐富的老街建築統統簡化成了三維紅色線條,以側面俯瞰的角度呈現在智能手機應用中。

「之​​所以選擇紅色,是因為紅色是中國的傳統顏色。」原研哉在大柵欄老建築中的一家西方復古風格的咖啡館接受新華社記者專訪,他一身黑色,頭髮鬍子幾乎全白,戴一副剛好框住眼睛的小鏡框多邊形眼鏡。

「我來這邊時候,看到一個書道教室裡,小孩在寫字,方格紙有點泛黃,上面是紅色的格子。此外我還看到其他很多相關的紅色,像包土產的紙,上面也是紅色。紅色是中國的傳統顏色,滲透到日常生活中,所以選擇紅色。」原研哉說。

在他設計的手機應用中,大柵欄三個字也使用了紅色,用紅色邊框圈起來,看起來像很多中國古典建築上出現的宅院匾額。這一設計作為北京國際設計週的主展區重點設計之一,成為一項既引人注目又很實用的設計。

被傳統所打動

原研哉說,最初接觸大柵欄導航的設計,是受到中國著名設計師梁井宇的邀請,參與項目競標,當他本人來到大柵欄,被這裡的傳統樣貌所打動,

他發現,大柵欄的特點是,房子最高只有兩三層,都是低層建築,沒有高層建築。「特別適合用3D表現,通過俯瞰,四合院的整體面貌都可以被看到。」

他選擇用線條來實現三維化,是因為,「現在還比較繁雜,全部用線條來表現,在手機應用裡就特別有美感,就是抽像出來的四合院」。

原研哉說,自己是一個非常珍視傳統的人,對所有傳統的韻味都很感興趣。他認為,傳統不是​​一種紋樣,而是早已沉澱在人們心中的東西;對傳統的尊重,也不是機械地將傳統紋樣強加於現在的設計中,而是向內心尋找文化深處的感覺。

在他眼中,日本有整體的統一的審美,這就是:簡單。他說,這樣的審美傾向自中國的宋代始,崇尚淡泊清遠的宋朝文化對日本產生的深遠影響,至今,日本仍是一個喜歡簡單審美的國家。

原研哉的著作中有一本名為《白》,他認為,白這裡並非指一種顏色,而是「最接近他心目中的禪意的表達」。他所作設計也大都以簡潔聞名。他說,自己就像一個「清潔工」,「剪掉那些多餘的設計」。

他觀察到,相對於日本審美的一以貫之,中國的審美傾向在隨著時代不斷變化,宋代之後,明清開始熱愛紅牆綠瓦黃金裝飾,到了當代中國,出現了一種被他稱之為「混沌」的狀態:​​及所有的文化都衝擊進來,所有的美像火鍋一樣沸騰。

「人們最後會取向哪一種,是未來的事,現在,所有的東西都揉在一起。」他說。

他說,日本在明治維新時代曾經經歷過這樣的狀態,所有的文化衝進來,日本人開始全盤否定自己的文化,但是隨著文化的沸騰,自己的文化所帶來的舒適浮現出來,人們發現,還是自己的文化最好。

「文化是一種本地性的東西,沒有哪一種文化更好。所有的文化都融合在一起就沒有特點了,就像所有顏色融合在一起就變成灰色。我希望看到所有的顏色都呈現出自己最好的狀態。」他說。

原研哉說自己是在不斷與世界不同地方的設計師工作的過程中,發現自己文化的可貴。「當開始將日本文化放進設計中,我才開始真正對世界有了貢獻,慢慢地,我才真正有了作為一個日本設計師的自覺性。」

他認為,將傳統改得面目全非是不行的,他現在做的,是將日本文化用國際語言來表達。

傳統在未來中的樣子

他同時相信,傳統是不會被當代尖端科技所改變的,傳統是一種精神性的,人們固有的,內心深處永遠存在的東西。「文化不破不立,我們不斷丟棄,也會不斷產生新的東西,那些在丟棄過程中留下的東西,就是真正的傳統。」

「我希望看到傳統在未來中的樣子。」他說。

他犀利指出,目前的日本「需要馬上進行一次大的掃除」。他覺得,戰敗後的六十年,日本把自己國家當成一個大工廠,為了發展經濟,各種造物,建造高速公路。去了日本,不像是度假的地方,反而有一種緊張感。

他希望看到日本「以前生活的風景」,人們悠然自得,街道是傳統的風貌,高科技的內核,走進一棟建築,感到既傳統又現代。

由著名日本生活品牌「無印良品」主辦的MUJI AWARD國際設計大賽,2013年舉辦地將設在中國。大賽期許著在這片傳統與未來交織的國度,可以發現讓世界驚嘆不已的作品

「這裡並不是說要你無中生有創造出一種現在完全沒有的東西,而是從一把椅子一個茶杯等日常生活用品出發,思考它在未來的新樣貌,一種通向未來的永恆設計。 」他說,最終選出來的獲獎作品,有可能會被無印良品做成產品進入市場。

原研哉認為,和日本的年輕人不一樣,中國設計師們充滿著「能量」和「生命力」,而在日本,很多人覺得這件事情不可能就會放棄。「我希望中國的設計師可以做出和日本不一樣的,讓人大吃一驚的作品。」他說。

他認為,「無印良品」不是「普拉達」那樣張揚的、有主張的品牌,而是不主張的、滲入生活縫隙的品牌。「也許房間裡全是名牌,非常貴重的家具,但是桌上上放了一個無印良品的杯子。」

「我渴望在縫隙裡滲入人們的生活,雖然是縫隙,卻是不可缺少的。」他相信開著特別貴重的車那樣的「好」,會給人造成壓力,而更高層次的「好」是更加理性的、節制的。「文化是人類理性、節制的產物,人隨著慾望不會產生文化。理性和節制是高層次的審美,希望人類不要再停留在那個階段,往這個階段走就更進化了一步。」

「無印良品」是能夠代表日本日常生活的品牌,當被問到,如果中國設計師也希望設計出「無印良品」這樣有世界影響力的日常生活品牌,應該走向什麼樣的方向時,原研哉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他沉思良久,點出他眼中的中國審美文化的特點:繁密。

「中國的特點是做什麼東西都很細緻,像紋樣、絲綢、雕刻等等,都非常細密、繁密、精巧。這與日本的細緻不同。」他說,他正在參與的兩個中國品牌視覺形象設計,一個是為景德鎮陶瓷企業御窯元華堂,一個是蘇州兒童服裝品牌First Kids。他認為,這兩家企業將傳統工藝用到現在,既有高超的技藝,又有現代審美。

採訪結束後,原研哉走到咖啡館的二層露台,夕陽西下,太陽在低層建築群的上方灑下最後一把金色。他掏出手機拍攝對面建築的紅色方框,他自己和古老建築建築、高大樹木的剪影融為一體。「我很喜歡此刻的大柵欄。」他望向窄窄街道裡奔跑的孩子、正在做飯的人家和慢慢行走的老人

文章出處:設計兩點半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設計2點半 分享廣告創意設計 平面設計知識 創意標示設計 是設計師不得不看的平面設計精華整理、知識分享博客!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