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所了解的自我極限,其實未必是真的。

成為社會人之後,大家會模模糊糊地了解到,自己能把是事情做到什麼程度。設計如是,自己的知識、經驗、技術、感性和創意。但我們很少會去質疑這些自我認知的界限,是否是真實的。

「Ok,這就足夠了,這已經很好了。」每當筆者想把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便會打開某本雜誌,然後合上,然後前進。這本叫《Idea》的雜誌,它有這樣的力量。

心算一下,《Idea》已有 64 歲。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雜誌於 1953 年創刊,主要講述國際範圍內的傑出的視覺傳達、平面和字體設計。進過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發展,《Idea》已是少數殿堂級別的設計雜誌之一。如果把往期雜誌集結,展現在你我眼前的,將是一顆繁茂的平面設計歷史樹🌲 。

一部分的《Idea》@ Malt 編輯部

每一期《Idea》都在向設計的極限挑戰。他們把報導觸角伸向國際,常用整本雜誌來描述一位設計師、或一個主題、或是一個年代。而真正讓《Idea》不依賴廣告,完全靠銷量來維持的原因,是當你在翻開雜誌時感到的那股對設計的執著和對完美的無限追求。

原來設計是可以做到這個地步的,你會意識到。其他的雜誌大多扮演啟發和資訊傳播者的角色。而《Idea》卻通過雜誌本身來向讀者展示封面設計、用紙、特殊印刷、裝幀到夾頁。從另一面來看,它是一本讓人享受的平面設計參考書。

文字描述未必足夠,以下視頻將傳達這份感受

雙月發行,《IDEA 》通篇的大圖運用方式,結合精準簡要的描述和訪談,讓筆者想到王序老師的《薪火》雜誌。其最精彩的還要數特種紙的選擇和設計印刷工藝的運用,帶給讀者來自視覺和触覺的雙重享受。

不想錯過的雜誌封面

在其 64 歲的生命裡,《Idea》雜誌每期的封面都會以為他們認可的設計師或藝術家合作。《Idea》從第一期開始,積極得同國際上優秀的藝術家合作,促成了至今仍算是膾炙人口的作品。

下面(清清嗓子),作為本文的最後環節,我們一起回顧下那些不忍錯過的封面,從早期到近代。另外,請留意gif 中封面的變化,裡面似乎有著平面設計發展的脈絡。

PART ONE

PART TWO

PART THREE

PART FOUR

PART FIVE

上面的信息量還是蠻大的,讓我們閉上眼睛…

1

2

3

每次合上《Idea》,筆者都會覺得腦子輕微腫脹,但絕不難受。反而有點想要做些什麼的衝動,同時也為自己的不足而開心,因為我們永遠有空間可以去提升。「so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其實並不是「求知若飢,虛心若愚」的意思。Steve 其實想說,hungry for success,要永不滿足,Stay foolish,要埋頭做自己的事,不要理會前行路上的各種嘲諷聲音。

感謝你的時間。

文章出處/ 麥芽 Malt
圖片來源/ Idea Magazin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