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冰山會移動。那移動是一種用視覺無法察覺,需有時間累積才能看見那緩慢卻深刻移動過後的痕跡。

瑞士夫里堡大學的年輕冰川學家馬泰斯・赫斯說:「冰川在冬天吸氣,並在夏天吐氣。」冰川的高海拔處所下的雪會累積成冰,而末端的冰河鼻則會融化。所以它用一整個冬天,進行緩慢而深厚的吸氣。不斷醞釀累積。當夏天來臨的時候,開始吐著長又遠的氣。使得這些融冰則成為整個河川或湖泊的夏季時的水源。

Photograph by James Balog

2006 photograph by James Balog; 2012 photograph by Extreme Ice Survey with Matthew Kennedy

Photograph by James Balog

Photograph by James Balog

Photograph by James Balog

冰川,原本應該是用一種緩緩的姿態前進與消融。但是,現在因為全球暖化,所以在我們眼前快速消失中。許多冰川,已經不再前進,相反的是不斷後退。大自然是如此的慈祥,因為沒有冰川的景致,看起來依舊壯觀與美麗。但是,我們是否看見那美麗後面,付出的代價?

 

資料來源:National Geograhic

About The Author

長期經營台灣的設計媒體,關心年輕設計人的發展和未來。希望透過持續的努力,結合各地的能量和資源,讓生活變得更美麗、更便利、更有趣味。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