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境用扭曲變形的方式反映真我,難以捉摸、威脅現實的「夢遊」又更讓人驚懼,大腦中潛伏的意識亂流瘋狂指使疲憊肉身對記憶觀落陰,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若生殘酷,乃因迷惘。入圍第 30 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裝幀設計的《換句話說》,由方序中、吳建龍聯手建構多重夢遊體驗,不怕凡夫肉眼業障重,設計故事我們得從關燈講起。

▲HUSH 為歌手、詞曲創作者,曾為「hush!」樂團主唱。

▲2018 年 HUSH 發行第二張個人專輯《換句話說》,專輯裝幀由方序中、吳建龍共同操刀,入圍第 30 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裝幀設計。圖為數位版封面。

音樂觸動靈魂毛遂自薦做設計

方序中說起話來輕輕柔柔的,眉宇間卻總夾雜幾絲陰鬱與嚴厲,那是圓眼鏡擋不住也篩不去的兩種眼色。與 HUSH 的緣分即起於情緒的感性波動,是 hush! 的音樂伴他走過低潮的日子,甚至向唱片公司毛遂自薦為 hush!做設計,這是他生平頭一遭自告奮勇去提案。從 2013 年 hush! 的《異常現象》、2015 年 hush! 不插電實況專輯《Everyone’s gonna miss you》,到 2015 年個人專輯《機會與命運》與 2018 年的《換句話說》,方序中與 HUSH 已四度交會,他將每次合作都視為全新的挑戰,執行模式並非直接下需求,而是先讓設計師聽過歌曲,再與音樂人一起討論如何藉由視覺包裝設計輔助聽覺體驗。

「HUSH 很特別,給人感覺難以靠近,又有股讓我感動的能量,激起我想釋放這股力量。他的作品常表現出很新穎、詩意的作法,聆聽如入夢境,彷彿有模糊的人影在跟我說話,所以從第一次合作設計以來,我都試圖為唱片製造模糊的神秘感,引發人探索的慾望。」方序中說道。

▲2013 年方序中成立「究方社」工作室,名稱源自英文名字「Joe Fang」音韻,拆解作為標誌的「究」字,可得一頂帽子、一撇鬍子和 Joe(九),是他本人外型的直接寫照。

用「消失」再創實體專輯的儀式感

《換句話說》是 HUSH 近年來累積的心路歷程,為其訂立的核心命題「夢遊」,不只透過專輯歌曲、MV 與裝幀設計傳遞概念,更規劃實體展覽「夢遊|The Science of Sleep」,建構全方位的多媒體感官體驗。身兼專輯設計師、策展人與 MV 導演,同時也是歌迷的方序中觀察:「HUSH 經歷過不同階段,透過把自己關起來的孤獨來放大感官接收度,讓每種情緒細節都變得相當敏感,再從敏感中走出自己的節奏。他在編曲上花費許多時間與心思,希望大家可以隨著他的情緒進到畫面裡,所以最後放〈夢遊〉。」

方序中與吳建龍聯手孕育《換句話說》的隱形斗篷,搭擋模式通常先由方序中丟出關鍵字與畫面想像,再由吳建龍嘗試「翻譯」出實體,過程中雙方持續討論、測試。方序中不直接解說實體專輯設計,要求採編親自進行打開 CD 盒、一頁頁翻閱的儀式。只見簡約白淨的歌本上點綴幾幀草原背景攝影,其他別無文字,一派清新幽靜,展露日系文藝 MOOK 氣味。

「什麼都沒有對不對?」他終於搭腔。

方序中起身走去關掉辦公室大燈,接著舉起黑色的小手電筒,架勢宛如星際戰警準備消除麻瓜的記憶,他按出紫外線光遞過來要求重新檢視專輯,所有用隱形墨水藏起的歌詞與影像瞬間現形,就像被車燈突襲的小動物,夜色籠罩的空氣燃起焦灼的倉皇,時間流也轉成停格或蒙太奇,隨觀者個人的閱讀節奏自由指揮這盞藍紫色微光,那些斑斕的、歪斜的、朦朧的與騷動的都一一被發現並重新認知,巧妙模擬出夢遊者半夢半醒的恍惚狀態,《換句話說》真的「換句話說」了。

為了演繹這種像霧又像花、撲朔迷離的虛實交映,方序中特別自國外引進隱形墨水、重新改造印刷機器,製作時也必須關掉大燈,改用特殊紫外線燈照射,才能讓製品顯像以確認設計。經過無數次的測試、花費大量的成本,才完成這項前無古人的專輯裝幀專案。「台灣幾乎沒有人做過這種印刷方式,製作原理是用 RGB 三種色料模擬色光,看時要照紫外線燈才有色彩呈現,就好像進到迷幻夢境,覺得好像熟悉、合理,但又說不出哪裡怪。我們對夢的想像是彩色的,象徵多元和彩虹,所以完全沒有考慮黑白。」

大費周章地讓實體專輯「隱形」亦是為了反映唱片市場現況。

「現在上網搜尋歌名馬上就能知道歌詞,大家已喪失拿著實體專輯慢慢閱讀的興趣,如果用傳統印刷顯示完整訊息,你不會仔細去看每個文字、每張攝影;如果我讓你無法直接看見,再給你一支紫外線手電筒,這樣反而可以誘發好奇心,越是看不到就越想要獲得,這是儀式感、是行為的挑戰!刻意用『隱形』反映出現在實體專輯被忽略的現象。」方序中說道。

「夢遊」展覽解構感官與時間之旅

搭配 HUSH《換句話說》專輯策劃的「夢遊|The Science of Sleep」展覽,由究方社策展,自 2018 年 8 月 21 日在濕地舉辦為期 27 天的特展,參觀者必需換上睡袍、拖鞋,戴上眼罩,領取夜光手電筒,才能走入夢境隧道探索跨界藝術家的作品,內容涵蓋裝置藝術、攝影、MV、詞曲概念、語言、聲音,另有派對與選貨店,在拆解重置《換句話說》之際,賦予觀眾多重感官體驗,遊歷音樂人的白日夢冒險。

方序中舉克里斯多福·諾蘭執導的《記憶拼圖》(Memento)為例,電影先順拍,再剪碎,最後用數學公式重組,藉此手法反映夢遊是現實時間軸線的旅程。「夢不是捏造的,你會碰觸到生命各階段記憶。夢遊不是進到完全陌生的地方,你會從熟悉的片段中拆解再重新放置,你不知道你睡著,閉上眼睛進到另一個世界,感受很真實,我們用這種概念策展,展覽也有使用專輯的隱形墨水概念。」

▲「夢遊」展覽海報。

齊聚玩音樂與做設計的好夥伴

方序中與音樂的脈絡,不只為音樂人設計專輯裝幀,也不只因為他是金曲、金馬、金鐘的「三金」設計師,熱愛音樂的他年輕時曾在玫瑰唱片行工作,喜歡的樂風如 Electro、Brit Pop、Neo Soul、Disco、House、Jazz⋯⋯等,主張「搖滾樂團對青春期的確很重要!」

談起設計師廖小子與拍謝少年的合作,除了專輯裝幀,還為樂團站上舞台戴魚頭面具噴泡泡,方序中也視為一種設計。「拍謝少年希望有像夥伴的角色,小子的加入就像幫樂團增加新夥伴、精神領袖或吉祥物,締造很特別的姿態。小子的思考是浪漫又理性的,他用繪畫擺脫了編排,釋放出另一種可能性,已經是藝術的境界。」方序中時常與廖小子聚在一起喝酒聊天,兩人站在不同的觀點討論善惡、宗教、政治,是無所不聊的心靈知己。

有趣的是,在 2012 年旺福樂團的萬聖節定番「旺聖節」,方序中也以「一次性男孩團體」身份與姚小民、肚皮、蘇三毛(蘇文聖)、龔爰共同在 Legacy 登台演唱輕快幽默的〈我夏流〉。「這是我第一次在台上唱歌跳舞,我租了猩猩套裝再穿球衣,沒有人認得出我。」

離開設計做設計會更有趣

身為台灣最知名的設計師之一,方序中瀟灑地說沒有想過目標,他認為用離開設計的方式做設計會更有趣,設計只是種手段,主要是個人的自我觀察與練習,因此一定要挑戰跳脫既有思維,學習從多采多姿的生活中尋找邏輯,不斷在腦海中演練畫面的組織與構成。

「從設計角度切入發想與執行,容易流於都在同一個作法裡嘗試變化很多亂數,最後大家的作品都長得差不多、都很流行,這樣不是很可惜嗎?設計關乎整理節奏,可以學習很多執行方法,但不應該回過頭限縮自己的想像空間與能力。台灣的設計環境有很多奔放的需求,如裝幀、專輯、MV、品牌、展覽⋯⋯,大家可以在跳脫的過程再試圖去尋找自己。」

2019 年自 4 月 27 日~7 月 7 日在當代藝術館舉辦的《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 WHERE HAVE ALL FLOWERS GONE》,由方序中攜手五月天-瑪莎擔任展覽音樂總監,集結 10 組藝術創作團隊跨界合作,華麗展示 11 件作品。負責整合多位藝術家、音樂人的方序中對瑣碎的作業不厭其煩,說自己是過程論的人。

「只在乎結果不是很辛苦嗎?如果有人不喜歡,也不能代表一件作品的價值與對錯。每個案子中間的過程都是無可取代的,每次累積的失敗挫折都會成為我下一次的養分。像 HUSH 這次專輯在已經要交貨的前一天,我們發現效果不如預期,咬牙決定全部重印,導致發行 delay。有時候你只是為了衝時間,而犧牲掉可能有更好的機會,那是很可惜的。」

設計師推好歌:〈夢遊〉

方序中最喜歡《換句話說》的最後一首歌〈夢遊〉,他也是該曲MV導演,因親身經歷發想、修正與完成的成型過程,所以感受最深,MV 預計七月上檔。

所有夢境素材皆源自一個人的生命全像,不羈的靈魂在白天黑夜悄悄剪接不同劇情,小小的紫外線手電筒也提醒我們,透過不同光譜可以檢視出不同角度的現實,永遠都要記得尊重對等並多元嘗試。拿著實體專輯,讓我們一起練習換句話說。

文章出處/ 樂手巢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樂手巢

音樂人的生活誌。給你全球音樂新訊、演唱活動速報、流行設計、樂器專業知識及音樂專題報導!透過音樂,串聯生活,與你共享音樂生活。Come together!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