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的當代藝術獎項,如由英國泰德美術館主辦的「透納獎」(The Turner Prize)、美國紐約古根漢美術館的「Hugo Boss獎」(The Hugo Boss Prize),以及法國ADIAF協會發起的「杜尚獎」(Prix Marcel Duchamp)等獎項,經過多年耕耘,已成為具有代表性的國際當代藝術獎項。其中,成立於1996年的Hugo Boss Prize可說是啟動藝術與商業合作獎項的開端。
圖片來源:nurse together

兩年一度的Hugo Boss Prize 是德國男性服飾品牌 Hugo Boss 委託與贊助古根漢舉辦的當代藝術競賽,選出當代藝術的代表人物,肯定其成就和影響力。每屆由6人組成的國際性評審團提名,每人推薦十位藝術家,最後選出6位進入複賽。入圍者不限年齡和國籍。評審團決選出的得獎者可以在古根漢推出個展,並獲得首獎10萬美元。

今年的評審清一色是策展人身分:包括古根漢的總策展人 Nancy Spector, 柏林國家藝廊館長 Udo Kittelmann, 亞洲藝術策展人亞利珊德拉蒙羅 (Alexandra Munroe) , 古根漢當代藝術策展人瓊恩楊 (Joan Young) 、迪亞藝術基金會策展人 Yasmil Raymond和獨立藝術策展人Tirdad Zolghadr。相較前幾屆多元性降低,也不太「國際」。

歷屆入圍者包括蔡國強、日本的森村泰昌、瑞士的 Pipilotti Rist、Laurie Anderson、加拿大Stan Douglas及馬修巴尼(Matthew Barney), 巴勒斯坦的Emily Jacir,印度藉的 Rirkrit Tiravanija 。馬修巴尼後來成為第一屆得獎人。

觀察古根漢Hugo Boss Prize歷屆的入圍者,可以發現傳統的繪畫或雕塑幾乎排除在名單之外,觀念藝術、行為藝術、錄相、數位科技裝置才是主流。這也反應越來越多當代藝術家使用的媒介大量地從傳統素材轉化到行為表演和數位。

此外,儘管這個獎項的宗旨是推廣當代藝術不限國籍和年齡,亞洲的藝術家在近年藝術市場蓬勃並漸漸發展出和西方語彙與系統不同的道路之後,在地培養的年輕藝術家如曹斐才慢慢有機會登上提名名單,與曾經入圍的蔡國強與黃永平所代表的海外藝術家已是不同世代。

這次的finalists囊括來自亞洲、中東和歐洲的藝術家。泰國導演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的創作主要以錄像短片與電影長片為主。曾於2004年以《Third World》一片參加台北雙年展「你在乎現實嗎?」,並連續兩次於坎城影展中大放異彩。他的作品描繪城市與大自然、日常生活景象與奇幻敘事元素之間的對比張力,充滿混雜的特質。他贏得了今年的亞洲現代藝術獎(Asia Art Award)。

年近七十歲的德國藝術家漢斯彼得費德曼(Hans-Peter Feldmann)的一生都在收集、重組、重塑影像,然後結集成書,讓書本說故事。費德曼曾提到自己唯一的天分在於「觀看」, 他收集雜誌圖片、舊貨、然後將他們重新拼貼出意義,聲稱那是他對自我與童年記憶的治療。他的作品「100年」拍攝了101位由八個月至100歲的朋友,共同演繹人的一生,讓觀者彷彿在觀看個人歷史一般。

斯洛伐克藝術家羅曼。翁達克(Roman Ondak) ,2007年以他的「測量宇宙」(Measuring the Universe)在MoMA掀起一陣旋風。他借用很多人隨地留名的習慣,讓工作人員將觀眾的身高在牆上畫一道線,然後簽上姓名、日期。隨著時間推移,最後成為一幅黑色壁畫。翁達克的作品也常常討論空間的轉移和人的關係。比如去年威尼斯雙年展中他將展覽館外公園的場景一模一樣地複製到捷克國家展館內,或是邀請十幾位從沒有到過藝文機構的觀眾到博物館參觀並記錄下來,或讓一個母親每天連續不斷地帶著小孩在展覽空間裡練習走路等。這種詩意地集結日常行為的作品, 讓翁達克年僅三十幾歲便在當代藝術圈打響名號。

現長住德國創作的伊朗藉錄相和行為表演藝術家娜塔莎薩德爾(Natascha Sadr Haghighian)使用的媒介比其他入選者都更為廣泛,舉凡裝置、錄相、導覽、表演、電腦等,都是她拿來作為評論社會政治現象的工具。比如被MoMA收藏的「無感的帝國(Empire of the Senseless Part II)」探討社會的排拒機制。什麼樣的人在什麼情況下能夠成為社群中的成員,而其聲音、影像如何被認可?薩達爾設置了一前一後兩個螢幕,觀眾必須以身體阻擋後設螢幕的光源,才能清晰的看見面前螢幕閃過的字句,皆摘錄自女性主義作家Kathy Acker的同名作品。

當前述藝術家關注的是全球化下的共同現象,中國的曹斐和中東的瓦利德拉則將眼光拉回自己的土地。2006年獲得中國當代藝術獎(CCAA)「最年輕藝術家獎」頭銜的曹斐最近在西方藝術圈頗受矚目。她剛得到平丘克基金會發起的2010「未來一代藝術獎」(the Future Generation Art Prize)提名。該獎項是烏克蘭億萬富翁維克多·平丘克(Victor Pinchuk)為35歲以下的國際藝術家創立的新獎項,獎金也是10萬美元。

曹斐擅長從流行文化中吸取意象,以錄相的形式呈現出當代中國城市中年輕人的情緒和社會境遇與中下階層的社會政治邊緣性。年紀輕輕的她,從2000年以来,已經到西班牙、法、德、英、瑞士、荷蘭、日本、美國、澳大利亞等展出。她的作品也在錄像、 攝影、裝置、實驗戲劇等多種類型中騰挪跳躍,自由游走。

曹斐的「人民幣城市」

黎巴嫩藝術家瓦利拉德2004年曾來台參加台北雙年展。他關注的是中東的文化觀光產業對地區的傳統的正負面衝擊,他的「阿拉伯世界的現代與當代藝術計畫」揭開其意識型態上、經濟與政治脈絡下的不同面向。拉德的一人機構「圖鑑團體」(The Atlas Group)旨在調查和紀錄黎巴嫩的近代戰爭史。他花了九年的時間將各種文件、影片、訪問等文件彙整歸檔——並加入虛構的文件。他這麼做,不僅僅揭露黎巴嫩殘酷的現實,也指控歷史書寫或媒體報導都難免有人為的操控。

圖片來源:TOOTSY的藝術空間

Hugo Boss和古根漢的藝企合作,也再度證明古根漢經營策略的靈活,他們廣泛汲取不同領域的豐沛資源,尋求跨領域的結盟,即使在前任基金會執行長湯姆斯克倫士操作下常被媒體揶揄文化帝國主義,Hugo Boss Prize在藝術圈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是不爭的事實。有人曾對其企業贊助可能帶來的商業介入抱持懷疑,畢竟古根漢常被指陳企業化、商業化甚至「麥當勞化」,以奇觀販賣文化品味的想像,但在多年耕耘之後,Hugo Boss Prize的藝術獨立性在克倫士卸任,加上資深亞洲藝術策展人亞歷山卓拉加入評審團隊後,媒體的焦點都著重在作品和藝術家上。

擔任重要一環的Hugo Boss公司於10年前便開始進入藝術領域。除了Hugo Boss Prize,也和奧地利薩爾斯堡國際藝術節合作,亦贊助當代藝術家如Jeff Koons, 丹尼斯哈波(Dennis Hopper),法蘭克蓋瑞和Antony Gormley,為Hugo Boss品牌拓寬文化視野和價值。
圖片來源:Camron

其他重要的藝企合作藝術獎項還有英國的Beck’s Futures獎。其由倫敦當代藝術協會主辦,啤酒大廠Beck贊助,旨在推廣英國的當代藝術。Beck’s Futures 在英國的重視程度不若透納獎,但其勝過透納獎的總獎金額使在其短暫的生命中(2000-2006年)仍受到藝術家競相爭逐。歷來贏家包括Roderick Buchanan(2000), 大收藏家薩奇的愛將 Tim Stoner(2001), Saskia Olde Wolbers(2004), Christina Mackie(2005) 。Beck’s Futures 因為2005年Christina Mackie詭異的得獎作品而遭人詬病,2006年Matt Stokes成為末代的得獎者。之後Beck將此獎轉型為廣泛的文化及音樂獎項。導演文溫德斯和小野洋子皆擔任過頒獎人。

成立於2004 的德國「藍橙獎」(BlueOrange)則由德國銀行協會BVR贊助,柏林的Martin-Gropius-Bau博物館主辦,獎金約是10萬美元,並可在Martin-Gropius-Bau辦展覽,受獎對象為作品涉及當代社會議題的藝術家。過去的得獎者包括墨西哥的Gabriel Orozco ,多媒體藝術家Francis Alys 和丹麥的Danh Vo。

企業和藝術聯手如今也吹到當代藝術市場日益強大的中國:如民生銀行開辦民生美術館,北京的今日美術館和瑞信銀行也在今年九月宣布推出「瑞信·2010今日藝術獎(CREDIT SUISSE Today Art Award 2010)」。這是中國第一個由美術館設立的藝術獎項,開放給全球的華人藝術家。今日美術館館長張子康表示,這個獎項是要「鼓勵持續創作,敢於挑戰藝術傳統定義、對視覺藝術和當代文化有創造性啟發和拓展的藝術家」。 十位入選者包括楊福東、劉小東、尹秀珍等人,從九月開始便在今日美術館展出。評審則由中央美術學院副院長徐冰領軍,包括藝術家汪建偉、國際策展人Kim Sunjung,收藏家烏理西斯(Uli Sigg),獨立策展人黃篤,瑞信業務亞太區總代表等。

儘管獎項立意良好,宣稱只著重在藝術創造本身,但有贊助銀行的代表當做評審之一,且入圍者顯然還是以中國本土藝術家為主,今日藝術獎難免在公平性上會受到質疑。當代藝術世界的形成,不是孤立的美術館現象,而是由展示機構、藝術家、策展人、藝評、收藏家、畫商和觀眾集體形塑的價值觀。如今多了藝術獎項和企業主的加入,這個價值觀是變得多元還是更單一呢?今日藝術獎也許能提供我們近距離的觀察。

從Hugo Boss Prize1996年的成立到後繼的Beck’s Futures、藍橙獎和瑞信今日藝術獎,這種商業和藝術的媒和都是三贏的局面:美術館期望在藝術圈建立起權威,靠著有份量的藝術獎項是毋寧是捷徑之一。企業透過贊助藝術擴展品牌價值,砸了大錢,但也得到最好的公關效果。藝術家既有豐厚的獎金,其得到的媒體曝光度對短程和長程的藝術生涯都有長足的影響。他們的名字不僅一躍登上國際收藏家和藝術經紀人的名冊,即使是「新生代藝術家」也有可能立即得到藝術拍賣公司的青睞。這些都是製造三方名氣和商業價值的溫床。

古根漢和Hugo Boss成功的互相加乘就是最好的例子:Hugo Boss透過古根漢的專業為其藝術家贊助計畫提供有利的後援,也將其觸角推及到「對奢華品牌、時尚、藝術和美感的顧客。」古根漢則借用Hugo Boss的流行品牌價值和贊助強化經營體質與延續獎項發展的基礎。得獎的藝術家透過美術館的個展和Hugo Boss在其商店與網站的強力行銷,其光環就如一張VIP通行證,帶著藝術家穿越國界,跨過藝術和大眾的藩籬,開拓藝術未竟之地。2000年的得獎者Marjetica Potrc在一個訪問中表示,這個獎讓她得以獲得豐沛的資源來實現她以前想做卻沒法作的計畫,如紐約的Max Protetch Gallery馬上送上一只合約和藝廊個展。「那是每個藝術家的夢想」。

via 紐約解剖學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龐客和歌劇、獨立書店和香奈兒、塗鴉和Jackson Pollock、綠城市的口號和中國城的現實、夢想的發酵和破碎 – 紐約態度千百種,拒絕被任何一個名詞定義。 從2008 開始,我試著從裡向外一層層撥開紐約複雜的個性,從建築、藝術、劇場、城市政策做異人觀察,並時時站在顛覆的立場,看自己看群眾看世界 。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