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知名的空間藝術家許唐瑋,平面及裝置作品展遍亞洲各地,甚至遠征到歐洲捷克,近年來則頻繁於美國紐約開展,積極的拓展國際視野。

許唐瑋畢業於實踐空間設計系,台南藝術學院造形藝術研究所,這段時間累積的建築設計經驗加上本身天馬行空想像力,奠定了他豐沛及獨特創作力的基石。

畢業後他的作品在台灣各地展出,並逐漸受到亞洲藝術界的注目,2008開始受邀到大陸,韓國及日本展出。而2010年舊金山 Headlands Center for the Art 的駐村藝術,埋下了往美國發展的契機,身處異鄉和來自各國多元的創作能量,帶來了強烈的文化衝擊,也激起了許唐瑋更深層的創作渴望。

2011年紐約布魯克林區 ISCP Open Studio 的駐村創作,2012年紐約 NARS Foundation 藝術聯展,總督島 Annual Art Fair,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美術館未來展。

2013年對許唐瑋可說是目前最豐收的一年,不僅與加拿大藝術組織 En Masse 在紐約 Fountain Art Fair 和 The Governors Ball NYC 音樂節中共同現場創作,也參加了 Big Screen Plaza 和 See | Exhibition Space 聯展。

同時他也透過 ISCP 和紐約市交通局合作的機會,創作了作品:虛構西遊(Monkey Magic),成為在紐約市設立公共藝術的台灣第一人,9月底更是舉辦了第一場紐約個展:自然鏡像(Nature’s Wonderland)。

目前許唐瑋忙碌於台北與紐約兩地,小弟因緣際會有幸在去年參觀了自然鏡像,並在展後交換了聯絡方式,才促使了這篇訪談的產生。

 

以下是對許唐瑋的專訪

可以簡單介紹你自己嗎?

1980年出生於台灣彰化,生長於彰化及台北。畢業於實踐大學空間設計系,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之後從事藝術創作至今約八九年的時間,目前工作並定居於紐約及台北。

你小時候的夢想是什麼?

小時候在成長過程中,蠻多夢想是跟設計或畫畫有關的,過程中依稀還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想成為漫畫家,水彩畫家,平面設計師,動畫師之類的。

你的父母有帶給你什麼影響嗎?

父親是為高職的教師,專門教授機械製圖,以及車床洗床加工類的技術,我記得小時候會跟爸爸去學校上班,然後我會用他上課教材的一些廢紙畫畫,那些只上面都畫著機械製圖中基本零件的三視圖,我都把那些圖面當作是基地堡壘或太空船去延伸它或改造它,現在長大了對這段時間的印象還算是相當深刻的留著。

另一部份母親從商,在成長過程中一直都很持續以及努力的工作,對我而言我想是一中隱性的影響,對於創作或藝術過程中,很多時候對不明確方向的思考或摸索,還是可以維持速度的持續延伸或繼續探索,我個人覺得這部分的影響載創作上倒是非常重要的,持續性的進行對創作有著極大的幫助。

你對藝術的興趣是怎麼來的呢?

在藝術上的興趣,在我印象中,應該從小可能就對圖像的東西很喜愛,但在高中時期,我花了很多時間蹲在書店的地上,看完一整區的世界文學書籍以及窩在漫畫店看著一些自己喜歡的漫畫家一整套的作品,這些時候是乎對我在藝術上的興趣蠻有助力的感覺。大學時期來到臺北,有機會常到美術館看作品,以及圖書館翻閱各種書籍的圖片,這些應該就是影響我興趣的來源吧。

台灣教育對你的創作有什麼幫助嗎?

台灣教育上,我自認為以正常的升學管道來說,或許並沒有什麼樣的課程是真正的可以在教育上影響學生成為一位藝術工作者,我想很大一部份在個人自我興趣以及過程中老師是否可以有包容這天馬行空,或是成為學生抽象思考的推力或是助力。另一部份就是同學,我想在教育中這也算是另一部分非常重要真正影響學生發展的一大環節。

以我個人而言,自覺非常幸運的在過程中遇到了很多對的老師,從大學的顏宗賢與王澤老師或是在研究所遇到陳建北與薛保瑕老師,亦都影響我非常深,他們在教學上提供非常多外來的資訊,但卻不強迫學生吸收,學生自己需嘗試著找出自己可以對應到這些課程或內容中,真正影響自己的部分。我想這是我個人認為在教育中最重要的部分.但已整體台灣教育的狀況我覺得並不算是非常良好的感覺。

會決定來美國發展的原因是?

會決定到紐約來的原因,一開始是因為我獲得的一個亞洲文化協會的獎助,讓我有機會出國增廣見聞,第一次的出國駐村行程到舊金山及紐約,兩地個停留二至三個月,這段期間讓我從台灣的工作中抽離,真正停留在另一個地方一段算是長的時間。

第一次到紐約時,什麼都很新鮮,而且我也沒有工作室,所以就到處看別人的作品去美術館,去畫廊,去看街上的塗鴉,或是看看各種漂亮有趣的房子,不過這卻讓我也很想在這裏做點自己的東西,離開時就一直還是覺得應該還要再來,真正在紐約做一些創作。

因此過一段時間後,我又參加了當時的文化部(文建會)所舉辦的出國人才駐村徵選,藉這機會我到了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在那裏我有一個自己創作的空間,也在這時候做了很多作品並參與一個高中的藝術工作營在布魯克林。這些過程讓我覺得很新鮮,也產生了另一種持續嘗試的動力。

你覺得美國環境對你的藝術創作有什麼改變嗎?

對我而言應該是應該是得到了一個較個人的空間,可以仔細並多嘗試新的創作,另外並也增加了很多的機會與世界各地來的藝術相關工作者交流,不管是有意無意的都有非常的機會看到與接觸到各地的創作類型。

有你特別欣賞的藝術家或是設計師嗎?
應該說非常多,但大多是很喜歡某些系列作品。

你藝術和創作的靈感來源是?

我創作的方向大部份都跟空間的想像有關,很多時候是來至我自己個人的想像,另外再加上一些可能對在平面與立體之間的趣味做延伸。

延續著同一個方向連續的製作一些系列性的作品.近期的作品澤比較偏向想把創作的元素結合上環境或在生物造型的想像,想從這裡面發展一些對生活空間的正向或負向的想法。

你最近常聽的音樂是什麼?

以往在創作時最常聽的其實是廣播,我蠻喜歡一邊工作時旁邊有些聲音或有對話,所以在工作室工作時會將廣播開著,像是流行音樂或是談論節目都很喜歡聽。

你可以介紹你一個作品的創作過程從開始到結束嘛?

作品創作在像是繪畫類或是雕塑類有些不太一樣的過程,從開始到結束,大部分都會先有個像是草圖,或很模糊的畫面,再由這些畫面去增加細節以及延展成一整個系列。

你第一個真正滿意的作品是?

一件自創的建築物立面設計,在高職的時候完成的,評語還被老師建議氣氛太灰暗,建築物週邊環境太單調,不過我自己卻很喜歡,但過幾年再重看到這作品,卻覺得好多地方需要加強的,呵呵。

你自己最喜歡的作品是?

哈!這我真的不太能回答,大部份的作品都是我非常喜歡的,不過那種喜歡也是另一種對自己未來作品的期待,最喜歡的那件應該在未來會出現吧。

你覺得真正出社會的創作和學校的環境不同在哪裡呢?

我覺得似乎沒有差別很大,不過離開學校後,有更多的事情跟挑戰,比較需要抓緊時間創作,不然很常被各式各樣的雜事肢解的創作的想法。

在紐約工作最令你覺得興奮的事是?
觀眾是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可以很快的與很多類型的人交流,算是我覺得較興奮的事吧。

你對台灣的藝術和創意環境有什麼看法?

台灣的藝術創作環境其實也很多元,其實也很富有創意與趣味,我也是這個環境中的一員,我覺得這個環境一定會越來越有趣,希望自己也可以為這個地方盡自己的能力多去與人交流。

你對台灣想要成為藝術家的人有什麼建議嘛?

應該都是非常鼓勵的話語吧!哈哈,畢竟要成為一位藝術創作者,我想過程一路都是蠻艱辛的,只要能持續,不管是各種類型的創作,都應該受到支持與鼓勵吧。

你未來5年和10年的計畫是?

對未來的展望應該就是可以把計劃中的作品順利的完整製作完成,在最棒的空間呈現,在近幾年內希望可以製作出一整個全組的雕塑系列,直到這些作品可以變成為完整的整個空間呈現,人可以在作品中穿縮。

在平面系列上,則希望自己可以在紐約突破尺度,往大型作品製作並完整呈現,我想這就是我個人最想完成的展望。

如果沒有成為藝術家你覺得你現在會在做什麼?
我不知道我還可以做什麼,某個程度上完全無其他技能可言….

對你而言藝術是什麼?

藝術對我來說,應該是一個大型的載具,可以承載著各種文化的趣味與缺陷,各種交集與差集.所有說不清的事或許都可以以藝術出發,再藉由藝術理清頭緒與消化,變成各種的論述與新的想法。

 延伸閱讀: 紐約公共空間藝術家許唐瑋(下)

文章出處:dialogue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 楊尚倫 :: 現任紐約 Arch & Loop 平面設計師,英文系畢業後決定轉換到設計跑道,之後於紐約拿到 Pratt Institute Communication Design 碩士。 喜歡欣賞和分享美的事物,尤其對時尚有興趣,因想要分享好設計給更多人而創立 dialogue.,也希望能透過解析各種作品來增進自身的實力。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