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意識到紙質書也許將變得小眾化的時候,何不將它們變得更加獨一無二,傾注我們更多的情感呢?

本週末,紐約的皺巴巴出版社(The Crumpled Press)發布了它的新書:勞倫‧貝爾斯基(Lauren Belski)的《不管這裡曾生長了什麼》(Whatever Used to Grow Here)。本書發布的幾週前,貝爾斯基在萊佛茨花園的家中舉辦了一場手工派對,這些書就是由作者本人、她的親朋好友以及皺巴巴出版社的創始人和編輯約旦‧麥金太爾(Jordan McIntyre)精心手工縫製完成的。我們就電子書、環境友好型出版等問題進行了交流。

「我們決定選擇手工縫製而非用機器裝訂這些書籍,是因為我們希望製作具有持久的保存價值的書籍,這將是很珍貴的。當你拿到一本由皺巴巴出版社出版的書,你可以從中感受到手工製作這本書的人的用心,你甚至可以在它細微的不規則中感受到它的獨一無二。這樣的一本書會讓你珍貴得捨不得扔掉它。因此,即使我製作了250冊或1,000冊這樣的書籍,這些書也都將是具有持久珍藏意義的。

「隨著出版數位化的到來,很多人問我是否抵制這種趨勢。作為一個出版人,雖然我迷戀書這一實體,不過我的回答是我並不排斥數位出版。如果你僅僅想閱讀那種看過即忘的一次性平裝書,那完全可以透過Kindle來閱讀。但如果你想要持久性收藏書,或是你十分喜愛那本書,那麼這些書應該以一種傾注了愛的方式來縫製和呈現。

「我們的第一本書僅僅是以騎馬釘裝訂的廉價小冊子。後來我們又做了一部更大的書,書名是《見到坦克請繞行》(Take a Right at the Tank and Other Ways to Get Home),主要關注利比亞的選舉監控,其中包含一本攝影雜誌。這是一本較厚的書。有一天晚上,當別人都外出參加活動時,我待在家裡,心想『今晚我一定要想出方法來縫製這該死的書!』我曾見過日式風格的書籍裝訂,於是我嘗試著用鑽子在這些紙張上鑽了一些孔,然後用繩子把這些孔串聯起來成為一本書。直到今天,我們仍在用這種方法縫製書籍。多年來,我已經根據書籍不同的特點總結出不同的方法,也學到了很多技巧來製作一本90頁的書,而不是笨拙地把它做成廉價的小冊子。

「我努力使每一本書都獲得成功,以便讓我有足夠的資金來保證每本書順利完成。也就是說,會有一個1至2本書的保險政策來使我避免專案的失敗。這不同於現在的出版工廠,一旦失敗了,就要承擔一萬本複製品的損失,你還必須把這些書發給分銷商,用3個月的時間來清貨。萬一賣不掉,經銷商還會把滯銷的書退回出版社,出版社得自己獨吞苦果,這無疑對出版社業務是個足夠沉重的打擊。購買紙質書的人越來越少,因此大型出版商用他們普遍已知的可行準則來生產書籍並不足為奇。我們要做的是試圖找到一種新的可行性方式,盡可能擴大可出版的領域,而不僅僅是為了賺錢。對大型出版商來說,他們生產的書必須成功;但我可以有失敗的機會,也可能發掘出一本意想不到的成功的書。

「這本書和前兩本書都是用尼娜環保紙(Nina Environment paper)印刷的,這是一種100%可回收紙,且是用風力發電製成的,從生產、使用到回收再利用都不會對環境造成污染。用這種紙印刷出來的書拿在手裡很有質感,將90頁紙裝訂成冊但又足夠輕薄。當你走進商店,可以看到琳琅滿目的雜誌期刊。有大量的出版商,他們只是不斷地出版紙張。如果你也想這麼做,你必須要證明這麼做的合理性:(a)你所出版的作品是新穎且與眾不同的,需要大量的紙張呈現;(b)一旦你要使用了紙,你就要確保對環境負責。我們盡可能使用可再生材料來保證出版活動的可持續性,這也是我們的目標之一。」


文章出處:扎誌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關心全球出版新聞動向訊息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