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益加快的生活節奏和更加互聯網化的新貴階層的崛起,讓「奢華」一詞開始比過去有著更加不同的內涵,這將從設計思想層面開始深刻地影響很多產品。

德國人格哈德·施泰因勒(Gerhard Steinle)一大早就來到了Designworks USA位於蘭皋路的上海辦公室,他一再巡視即將接待來訪記者的工作室,一再確認前台的鮮花是否擺放妥當。

格哈德的身份是寶馬集團全球創意設計諮詢(Designworks USA)上海工作室的設計總監,他的身上流露出的並不是想像中作為設計師應有的天馬行空的藝術氣質,相反他散發出的嚴謹卻恰恰詮釋著設計其實也是一門精密的科學。

格哈德的另一個身份是梅賽德斯奔馳旗下經典產品「Smart汽車原型」的設計師,他以「小到極致」為設計原點,以創造一種生活方式為設計導向開創了一款汽車經典。

 

20多年前,格哈德的職業生涯開始於梅賽德斯-奔馳總部,並且得到了當時奔馳設計高級副總裁布魯諾·薩庫(Bruno Sacco)的青睞,成為他的助理。在20世紀90年代初期,格哈德被派到位於美國加州的奔馳第一家海外設計中心。1996年格哈德帶領其團隊設計的以M-Class為基礎的AVV概念車贏得了當年底特律車展的最佳汽車獎和次年的IDEA金獎。AVV的內部設計採用了數字化系統整合、車載顯示屏以及帶按鈕的方向盤,被認為是當時汽車領域數字電子系統整合最好的範例。甚至,就連史蒂芬·史匹柏都邀請他為《侏羅紀公園-失落的世界》設計了穿梭於恐龍之間的汽車。

 

作為蜚聲業界的資深汽車設計師,在經歷了一段自己創業和加入寶馬的Designworks USA之後,2011年,格哈德帶領著團隊設立了Designworks USA在上海的工作室。作為一家成立於1972年的著名設計公司,Designworks USA曾先後為寶馬、諾基亞、西門子、康柏、阿迪達斯等品牌進行設計,1995年該公司被寶馬集團全面收購,開始一邊為其他行業的提供創業設計諮詢服務,另一方面作為寶馬的設計智庫,成為寶馬設計與外部相連接的橋樑。

 

如何設計奢華

在《商業價值》記者與格哈德交流的過程中,這位有著20多年汽車設計經驗的資深設計師對於很多看似抽象的話題有著驚人的敏銳和提煉,並且能夠融入到產品的靈魂中去。大多數時候設計能力的核心就是對於這些感覺的把握和駕馭。

「如果用一個詞來表達『奢華』,那麼這個詞會是什麼?」「時間。」格哈德沉思片刻後說。如果把「時間」轉換成設計的語言又是什麼呢?「專注感」。格哈德一字一頓道。

設計上所追求的「奢華」為什麼會和「時間」聯繫在一起?乍看起來這有些不可思議,但是在格哈德看來,他們之間確實存在著內在的聯繫。

 

以寶馬汽車的設計為例,20世紀90年代開始,各大知名汽車公司都將自己的設計中心選擇在了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附近,這不僅是因為喜愛加州的陽光,以及美國日益龐大和凸顯的汽車市場地位,而是因為伴隨活躍的商業氛圍以外,加州人身上那種復古時尚而又充滿自由氣息的生活方式,與當時的汽車設計潮流不謀而合。

Designworks USA那時候的設計就是從加州人生活環境受到了啟發:城市生活和駕駛環境都讓人顯得異常忙碌,但每個人內心深處都希望追求一種在放鬆和愜意的環境中的生活,對駕駛環境的追求也是如此。於是寶馬就將當時人們的社會心理與汽車的設計相結合,嘗試將自由愜意的生活方式和駕駛體驗體現在當時寶馬的X5系列中。

 

又如,近幾年在中國興起的豪華SUV熱潮背後也是一種社會心理在設計上的投射。很多車主購買SUV,並非看重其越野的功能,擁擠在城市中的人們一年也未必能有一次機會開車進行遠途跋涉。SUV的強大之處在於其座椅比較高,駕駛者坐在上面會有一種安全感,能夠讓駕駛者感受到對汽車很強的掌控性,這種情境所產生的情感效應就是駕駛者會感受到一種不受限制的自由,一切皆在掌控中的踏實感。

如果了解以上的背景,就不難理解格哈德為什麼會把「奢華」與「時間」聯繫在一起了。在他看來,在如今這個生活節奏日益加快的社會中,時間對於很多高端人群來說是最奢侈的,比如他想去學習中文卻苦於沒有時間。對時間的珍惜衍生到設計上就是格哈德所說的「專注感」——駕駛者在進入到汽車駕駛空間之後,會專注在這個空間裡,而不會被其他事務所打擾,平靜專注地體驗駕駛的樂趣而不被紛紛擾擾的城市生活所打擾,在格哈德看來,這種平靜的駕駛環境恰恰是一種最奢華的體驗。

 

當然,除此之外,對於時間還有更深層的解讀。比如各大汽車公司當年追求的加州復古風格就是一種關於「時間」的解讀——「古」代表著一種「慢時光」,與節奏快到令人窒息的都市生活相反。比如,萬寶路鋼筆的奢華體驗不僅僅在於它昂貴的材質,更在於其設計的種種細節,萬寶路鋼筆設計的需要旋轉筆帽才能使用的環節並非無心插柳,而是希望用戶在旋轉筆帽的過程中讓時間慢下來,從而有時間進行奢侈的思考。

此外,那些真正意義上的奢侈品,不管是純手工打造的汽車,還是時尚服飾皮包中的手工定制,其奢華的背後都是耗費了足夠多的熟練工人的時間成本。

 

奢華演變的背後

事實上,「時間」越來越與「奢華」概念聯繫在一起也是最近幾年才發生的事情。

Designworks USA上海中心創意總監和新加坡中心總監安沛楊(Magnus Aspegren)在最近幾年為航空業客戶服務的過程中越發感受到這種變化。在為巴西航空工業公司的一個輕型化噴氣機(在中國被稱為「飛鴻公務機)做設計方案的過程中,通過對公務機人群多年的研究,安沛楊發現,公務機的購買人群在最近幾年中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傳統公務機的乘客一般都是富有且年紀偏大的商務人士或富豪,他們的審美觀決定了過去設計傳統公務機的方式是追求更大的空間和加入更多的功能,恨不得要把所有貴重的東西都塞進去,奢華更多是通過一種很「滿」和很「貴」來體現,在過去,奢華意味著更大更多,同時也是更加臃腫。

 

然而,如今互聯網等行業中的很多成功人士也越來越多地進行全球飛行,和上一代富豪不同,他們生活在一個工作節奏更快的時代,並伴隨互聯網的普及而成長,他們對於時間更加吝嗇,相對於雍容華貴的寬敞機艙,這一代年輕的新貴更需要能夠快速的達到目的地。

這種需求的變化體現在產品上就是傳統公務機大多追求體量龐大,如今新貴們的需求則越來越多地指向小型飛機,甚至最好尺寸和轎車差不多大,可以快速地到達目的地,消耗更少的燃料,並能夠在更小的機場降落。「奢華」在他們看來,不再僅僅是外在的不斷堆砌,而是在藝術處理和精細設計背後形成一種強烈鮮明的感覺。「就像很多人都用iPhone,你可以說它摸上去就感覺是個iPhone,好的產品傳遞出的就是一種特殊的感覺。」安沛楊說。

在安沛楊看來,傳統公務機的設計太過於注重「第一印象」,看似奢華但風格卻缺乏統一性,無法傳遞出至關重要的持續的富足感。如今的年輕新貴們需要的是更加「智慧的奢華」,他們需要產品能夠更具有連接性、簡潔性、讓人可以逃離繁忙獲得片刻的休憩,需要有一個機會讓自己逃離世俗的等級和符號,這也意味著在設計上需要找到更重要一些的驅動元素。

「比如,所謂的奢華體現在設計上可以進一步被分解為以下幾個元素——輕盈、寧靜、透明、空間感等等,此外,奢華的設計還體現在一種「專屬感」,人們在購買汽車的時候除了標配之外,更願意追求定制化,讓車主享受一種專屬的個人空間。」安沛楊說。

奢華並非虛無縹緲的概念,而是一種社會心理的外在投射。每個時代都有著屬於這個時代的奢華。如今,日益加快的生活節奏和更加互聯網化的新貴階層的崛起,讓「奢華」一詞開始比過去有著更加不同的內涵,這將從設計思想層面開始深刻地影響很多產品。

 

本文來源:商業價值   作者:胡瑋煒

 

文章出處:瘋狂簡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創建於2010年7月,是一家獨立的跨界互動行銷資訊網站,以「智造創意快感」為理念,專注品牌的數位化傳播與社會化營銷。

Related Posts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