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科技業界甚至全世界,都將目光聚焦在了谷歌眼鏡上。這款可穿戴設備,在吸引了無數科技發燒友的同時,也得到了廣告商的關注。儘管谷歌官方一再重申,不會給這款智能眼鏡添加廣告,但是廣告商們卻仍然透過這個神奇的設備,看到了行業的新未來。

以下是文章全文:

想像一下,在2015年的某一天,你剛剛結束了自己的紐約週末之旅。站在時代廣場(Times Square)上的時候,你突然感覺胃裡有些空,饞虫湧動。於是,你眨了眨眼睛,“一眨眼”的功夫,就獲得了附近餐館的信息。而這時,你突然意識到,自己希望能夠得到一些陪伴,於是問道,“附近有朋友在的餐館?”就在這時,你突然發現,自己的一個好哥們,在蘇豪區(SoHo )一家名為Fannelli的咖啡廳簽到。於是你迅速編好短信,安排了見面。而當你設置好了行進方向,你又獲得了首杯Guinness 2美元的折扣。而這一切都要感謝谷歌眼鏡。

不過,這樣的想像還沒有的到谷歌的官方批准,不過,這家科技巨頭顯然已經對把智能眼鏡接入互聯網充滿了野心。實際上,谷歌已多次強調,眼鏡上並不會添加廣告。谷歌代表表示,“我們並沒有在這款設備上添加廣告的計劃,我們更感興趣的,是讓這個硬件設備真的可用。”

但是廣告公司的高管們,仍然可以做著自己的美夢。而那些以增強現實(Augmented Reality)廣告謀生的人,他們的夢就更為生動了。對於他們來說,谷歌眼鏡並不是什麼奇怪的20%自由時間實驗項目,而是廣告業的未來。黑客馬拉松(Hathon)的創始人約翰•黑文斯(John Havens)表示,“不要再把增強現實當作一個簡單的業務,它是一個瀏覽器。”如果是在1992年,我告訴你,有一個叫作Web瀏覽器的東西,將會顛覆廣告業,你一定會認為我是異想天開。然而,這一切卻真的發生了。
而且這可能並不是一廂情願。一旦谷歌眼鏡以及效仿它的產品得到流行,那麼就有可能改變我們審視世界的方式,以及和品牌交互的方法。過去20年間,互聯網徹底地改變了營銷。在這個轉型過程之中,我們可以離開彌合消費者與廣告商之間的疏遠關係,並讓消費者品牌的概念和精神更進一步地融合。

這有可能發生麼?那些看好谷歌眼鏡的人,引用了新技術的採用速率的提升。去年分析機構Flurry Analytics報告,智能手機的增長速度,比上世紀八十年代PC革命的速度快10倍,比20世紀90年代互聯網熱潮的增速快2倍,甚至比社交網絡革命還要快3倍。增強現實技術提供商Candy Lab的CEO安德魯(Andrew Couch)表示,“如果我們回頭看,就會發現,相比10至15年之前,我們現在對新技術的適應是多麼的迅速,我們認為到2015年至2016年,將會被大量採用。”

在我們開始探討這些“增強現實”廣告商高管們,瘋狂的夢想之前,有幾個事情需要說明:首先,在21世紀10年代後期,每一個人都戴著谷歌聯合創始人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最喜歡的眼鏡,似乎有點不現實。畢竟,如果不是骨灰級技術人員,誰會希望有著這種扮相?即使谷歌眼鏡最終真的和正常的眼鏡相差無幾,又有誰真的希望像終結者那樣生活,用眼鏡去測量世界?而另一件事情則是,目前,谷歌還沒有給出太多關於谷歌眼鏡的信息。谷歌計劃將推出這款設備的API,並希望將電話、電子郵件、日曆等功能整合其中,不過我們所獲得的消息僅此而已。

但是,為了便於展開討論,還是讓我們假裝谷歌眼鏡確實獲得了流行,並且擁有廣告商期待的所有特質。既然Outernet照進了現實,我們又將會怎樣進行自己的生活?品牌將會怎樣在這一新領域“殖民”發展?以下是一些可能地情景:

 

1. 提供優惠券

使用谷歌眼鏡偵查附近的朋友,來一次出其不意的午餐約會,似乎完全不再是幻想。而事實上,這樣的技術已經存在了。去年6月,Facebook推出了“查找附近的好友”功能,不過由於版權問題很快被下架。不過,這可能並不是唯一的原因。圍繞著這一功能的另一大問題是,它有可能會演變為一種跟踪工具。

但是Candy Lab的CEO安德魯卻表示,如果人們可以進行選擇,就像是Foursquare的簽到一樣,那麼谷歌就可以規避隱私問題。而讓用戶選擇簽到的一大誘因,可能就是折扣。想像,如果你帶了兩個朋友,就能享受第三人免費的優惠。正如之前所提到的Guinness的例子,這樣的優惠可以由搜索方向的操作觸發。這樣的情況,對於廣告商來說,無疑是一個理想的情況——在消費者正打算購買你的或者競爭對手的產品時,你的優惠信息及時出現。

 

2.個性化廣告

廣告目前的化身,是有些蠢笨的廣告牌。那些更傾向於女性的化妝品廣告,就會很輕易地失去一半人口的注意力。而在機場這樣的高流量區域的廣告,可能會針對那些有著“商務旅客”頭銜的一大堆客戶,儘管你不一定符合這個描述。

不過,如果你看到的廣告,和身邊的人不同呢?如果你看到的廣告,就像你在網上看到的那些一樣,都是根據你的瀏覽、搜索習慣,描繪出了你的一個草圖,並猜測了你的興趣點呢?換句話說,如果你抬起頭來,看到的不是一個對你來說毫無意義的廣告,而是一個能讓你回想起幾天前,一次亞馬遜搜索的信息呢?

戴夫坦承,這種擺在面前的廣告,並不是對所有人都有著吸引力,“現在的瀏覽過程中,你似乎已經可以忽略一個橫幅廣告”。而另一個障礙,來自行為數據的收集。蘋果iOS不允許追踪第三方cookies,這也就意味著,廣告商無法追尋你的歷史搜索。谷歌允許第三方追踪,但是這項技術還相對較為新鮮,廣告商仍然在努力搞清楚如何利用。不過如果出現在面前的廣告更相關,消費者或許也並不介意自己的數據被追踪。另一方面,他們可能也會覺得整個事情讓人毛骨悚然。

這將給傳統的廣告牌帶來怎樣的影響?一段時間之內,它們很有可能會保持原樣,就像報紙和互聯網共存一樣。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它們會變得越來越沒有競爭力,並且缺乏有效性。畢竟,人們並不需要用實體廣告牌,投影增強顯示廣告。

 

3. 遊戲化的科幻生活

玩超級瑪麗是一回事,但是過著這樣的生活又會怎樣呢?“如果你就扮演了超級瑪麗呢?”想像這樣一個情景,當你在路上行走的時候,你得到了一個邀請,打開一個盒子,或者搶奪一個獎章。而如果你這樣做,就有可能獲得遊戲積分,或者獲得幾英尺外,西雅圖Best咖啡店的免費飲品。

雖然這看上去有些牽強,但是Candy Lab的Cachetown部門,已經提供了類似的遊戲,不過目前只能通過智能手機或是平板電腦使用。

 

4. 其他可能性

谷歌眼鏡的一個有趣功能,是可以記錄下用戶所看到的事務。當然,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智能手機拍攝視頻,但是,可以想像,通過自己的眼睛視角,所拍攝出的視頻效果,必然看起來會更專業些。因此,薇薇安•羅森塔爾(Vivian Rosenthal)——另一家增強現實公司GoldRun的創始人兼CEO——堅信在不久的未來,會有這樣一天,普通用戶拍攝的視頻將會隨處可見,並且也更有用。

另一種可能性是,用戶可以拍攝一個短視頻,並把它發到自己的Facebook上,向好友們炫耀自己新買的豐田車,並且還能拿到額外的折扣,最重要的是,你不用特地幫贊助商做宣傳廣告了。(這裡假設還有谷歌眼鏡的其他競爭對手,也在和Facebook合作。另一個可能是,谷歌為Google+推出了一款類似產品。)

黑文斯還認為,谷歌眼鏡有可能重新定義焦點小組。黑文斯描繪瞭如下場景:你和你的朋友正在討論最新熱播的HBO電視劇,這時你想到了HBO的一個優惠,於是詢問是否可以拍下現在的對話。而為此,你們兩個人能獲得那個電視劇第一季的DVD。

當然了,這個例子可能顯得有點蹩腳。在現實生活中這種對話會發生嗎?你是在利用朋友們來賺錢嗎?但是,谷歌眼鏡可能最終會模糊現實,和增強現實之間的界線;它也會削弱市場營銷,和你的日常生活之間的區別。簡而言之,一旦你使用了谷歌眼鏡,你所看到一切,也許就從此不同。

本文來源:騰訊科技

文章出處:瘋狂簡報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