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8年,Nietzsche在其出版的一書《Human, All Too Human: A Book for Free Spirits》(人性,太人性的:自由靈魂之書)中這樣寫道:

「藝術家有一種興趣,即相信靈感,相信所謂的神啟···如一道神恩之光從天上照耀下來。實際上,好藝術家或好思想家的想像力不斷產生著好、中、差的產品,但是他們的判斷力被磨礪和使用到了最高的程度,它對這些產品加以拒絕、選擇和編織···所有偉大的藝術家都是偉大的工作者,不僅在創造發明中,而且也在拒絕、篩選、改造和編排中孜孜不倦。」

作者:Maria Popova
來源:brainpicking
翻譯:Viking Wong@  DamnDigital
(轉載請註明來自:DamnDigital )

在131年之後的今天,Elizabeth Gilbert在TED大會的演講上又再一次的提出了這個觀點:

創造力的起源、對於它的追求以及其自身所散發的神秘感,在這個倡導以想法為主流的時代,必定成為所矚目的焦點。但「創意」——這個模棱兩可的的術語,真正的含義究竟何在以及它是如何運作呢?這就是Jonah Lehrer所編寫的Imagine: How Creativity Works(想像力:創意是如何運作的)一書的核心所在。在我看來,他對於當下熱門心理學及神經學的理解比當今任何一位正在研究此領域的作家都要深刻,他也曾研究過我們該如何決定及我們為何需要「第四種文化 」知識(科學與藝術的交融)這樣的課題。

Lehrer在引言中效仿了尼采的風格,這樣寫道:

「創造力一直以來被認為是一種神秘的力量——人們無法真正理解偉大的創造力究竟是如何誕生的,就算是我們自己,也不得不承認,我們總是會習慣性地把任何偉大的突破和創造力成就,歸因於各種外部的因素或力量。事實上,直至思想啟蒙運動之前,想像力完全是個權力與權威的代名詞,被看作神聖而高不可攀,總是認為:創造力是通向神聖的必經之路,將心聲表白與展現於眾神的唯一方式⋯⋯ 正是因為如此,人們常常無法理解創造力真正來自於何物,以總是以為好的創意點子是非常神秘和不可奢望的東西。殊不知,即便是天才,依然需要不斷通過新的元素,文化和知識來幫助自己獲得好的創造力,激發想像力。」

他指出,一直以來創造力被人們看做是神秘而模糊的力量,一直困惑著科學家,因而,逐漸人們對於創造力本身的研究開始本身來說以成為了一種超隱喻:

「如何衡量的想像力?這又是一個極為艱鉅的問題,要解決這一問題極為困難,這導致了人們對這此只能忽略。最近一項有關於對1950年至2000年期間發表的心理學論文調查發現,對於創造過程方面的研究不到1%。對於大部分的認知能力來說,都有其詳細的生物進化史,因此在它們的演變過程中可以進行追溯。​​但創造力卻不是——人類的想像力毫無明確的先兆可言。在過去五百萬年時間里人類大腦皮層不斷擴大的神奇蹟象,我們仍不能完全解釋,甚至是在靈長類動物身上出現的最原始的創作性趨向特徵。正如猴子不會畫畫;猩猩不會寫詩;只有少數珍稀動物(如新喀裡多尼亞烏鴉)初步顯露出能夠利用推理解決問題的跡象。換句話說,創意的誕生如靈光閃現:無章可循。」

Lehrer反思了David Eagleman所提出的「了解大腦無意識操作的原理是認識自我的關鍵所在」的主張之後,反駁道:大腦的想像力是不可能被作為一項嚴謹的項目而進行研究的:

「如果我們無法理解大腦一系列精神是如何相互運作,以及如何引發一連串思維的過程,我們就永遠不會明白究竟是什麼讓我們擁有獨特的創造力。這就是為何本書一開始帶我們回到想像力的物質淵源:頭顱內的那三磅肉-大腦。William James將創造過程描述為正在熱鍋上「沸煮」的點子,當還處於不穩定的狀態時,它們就像沒有煮熟的食物那樣不時的發出嘶嘶聲,上下浮動著。當我們第一眼看到這個大鍋本身時,如同龐大網絡般的細胞立刻串聯起曾經的舊想法,形成某種新事物。我們可以利用大腦掃描儀記錄下思想快照,衡量神經元的興奮度,因為當它們愈加接近於解決問題的答案時則會愈加興奮。想像力看起來像是介質玩的小把戲——新的想法從虛無縹緲的空氣中破繭而出,但我們才剛剛開始了解此等把戲是如何起效的。」

Lehrer首肯了創造力的自然組合原理

「創意不該被看作是空想。它也不應該被人視為一個單單為藝術家、發明家以及其他’創作型行業’而保留的過程。畢竟人類的思維天生就具有創作衝動,在任何特定的時刻,大腦會自動形成新的聯想,從日常的幾個x元素出發,不斷連接交織形成一個出乎意料的y元素。」

《Imagine》的全部精髓與核心就是對於“創造力”的重新定義:

「目前,所有對於創造力的定義都是完全錯誤的。從古希臘開始,人們一直認為想像力是獨立與其他認知能力之外的。但最新的科學表明,這一設想並不成立的。相反,創造力這一術語涵蓋了各種不同的思維過程。

[…]

自古以來,人們堅定不移的認為想像力神秘莫測,是無法逾越神賜予的生物學層面的禮物。因此,我們依戀於各種關於創意為何物,從哪兒來的虛假神話。這些神話不僅僅是誤導,同時也乾擾了人類的想像力。」

本書的開頭就引用了Steve Jobs,應用了一句他的名言「創意只是將一系列事物相互聯接起來而已 」:

 影片連結

Lehrer試著通過對Bob Dylan的創作方式,Swiffer清潔用品的誕生,開發出新的上網方式的自閉症患者,有嗑藥習慣的詩人,皮克斯的秘密武器,跨文化的異軍突起等等特殊個案的研究,來探索有關創造力如何誕生的課題。

但使本書如此出眾的原因在於,它本身就是創意的一道縮影——將各個觀點、見解和分散零碎的信息整合融入一個完整的敘事框架中,用一種全新的方式闡明主題。

當然,這樣的做法早在百年前就開始了,甚至可以追溯到中世紀的那些作品集中。但Lehrer所要闡釋的,或者說是一種需要不斷磨練的技能,是將跨科學及跨思想這些分散的點相連接,從中收穫並感悟原創獨到的見解。在Howard Gardner所寫的《Five Minds for the Future》(未來的五種思想)一書中,他把這種稱之為「統合心智」(synthesizing mind),Lehrer將其樹立為典範:

「統合心智,接收各方資訊,客觀地理解和評估它的來源,用個人和其他人認為合理的方式將資訊加以統合。統合能力在過去就被視為難能可貴,隨著資訊不斷以令人目眩的速度增加,這種能力更將不可或缺。」

文章出處:互動中國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About The Author

專注科技創新在生活與營銷中的應用,探討科技,創新,與人們生活以及營銷等領域的相互關系與未來發展的各種可能性與機會!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