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並不需要購置什麼,甚至並不一定有空閒預算的情況下,很多人還是不自覺地就會走某些店鋪進去逛逛—— HAY 也許就是這樣的神奇存在之一。對很多人來說,可以買夠限額,得到一隻新的 HAY 棉布袋當然是最好,但如果什麼也不買,卻能恰好遇到新一季 catalog,也可以令一整天變得有趣起來。

之前我們介紹過同樣來自北歐的品牌 COS 的 lookbook。HAY 也為每一本可以被免費領取的小冊子鉚足了勁兒,它們與產品共享著一脈相承的視覺氣質——而藏在這背後的,是一個叫做 Clara von Zweigbergk 的女生。

cHAY COLLECTION 2016

溫柔的色彩被「撞」得大膽卻活潑優雅,圖形和圖案被恰到好處地組合,紙張的選擇也十分低調卻質感出眾。瑞典平面設計師 Clara von Zweigbergk 的作品總是有著可以一眼識出的干淨的基本感,卻又如同富含維他命一般積極可愛。毫不冷淡,渾身散發著時髦別緻的現代感,令人無法不注意地閃閃發著光。

除了目錄冊設計,喜歡和紙張、顏色做遊戲的她還操刀為 HAY 設計了棉布袋(對!就是幾乎人手一隻的那個兜!🤗)、Mini Market 的標示 logo、暗藏玄機的 Showroom
邀請函、Talent Award 海報、價格標籤、員工的名片和信封信箋之類的辦公紙品,展覽陳設和店鋪禮物包裝紙……

Clara von Zweigbergk 為 HAY 做的設計作品

藝術感總是天賦,十幾歲的 Clara von Zweigbergk 就已經喜歡自己琢磨排版和字體設計了。不過那時候的她也並沒有什麼特別明確的計劃——「覺得自己也許挺適合在廣告公司工作」的她,在不怎麼了解廣告行業背景的情況下,在黃頁的廣告公司欄隨性地「翻」了一個叫做 Intellecta 的公司的牌,在那裡開始了她的職業藝術生涯。

在米蘭的設計工作室 Lissoni Design,Clara von Zweigbergk 為 Boffi 和 Alessi 這樣的品牌工作了四年之後,回到斯德哥爾摩,重新開始主理她在 1997 年創立的設計工作室「Rivieran」。

她與 HAY 的合作簡單地開始於一個來自 Mette Hay 的電話。「Mette 問我有沒有興趣幫 HAY 做新的 catalog,」 她說,「然後我就和 Shane 一起擼起袖子開始乾活兒了。」

辦公中的Clara von Zweigbergk

Clara von Zweigbergk 和 Shane Schneck

來自美利堅的 Shane Schneck 是 HAY catalog 背後的另一位設計師——也是 Clara von Zweigbergk 的先生。他的作品總是充滿驚喜元素,他也總能用別出心裁的顏色、形狀或是材料,天馬行空卻邏輯充分地打破常規——你大概見過他設計的極簡黃銅開瓶器或是廚房紙巾架?

HAY Showroom 邀請函

這兩位喜歡與顏色打交道的夫妻檔設計師,在開放自由的 brief 下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地玩起了顏色遊戲,他們直接用強烈的單一顏色搭建牆體佈景,創造了一個個在同一色彩調性下,由不同明度、飽和度,不同材質的內容互相混合襯託的視覺模塊系統。

在我看來,Branding 是一個通過溝通來明確這個公司想要成為什麼、想要獲得什麼樣的消費者的過程。而我們所創作的視覺語言,一定要是一種獨一無二的存在。

Clara von Zweigbergk 說自己其實從那時候就有了一顆很大很大的「野心」,她想從第一本 catalog 開始,一點一點地給 HAY 創造一個獨一無二的「視覺宇宙系統」,而以後的每一次的新設計(無論是展覽還是店鋪,也無論是實體包裝還是網站)都可以一邊沿襲這個系統的個性流派,又一邊以新鮮積極的方式去再次擴充這個 HAY 的宇宙。

「雖然現在被模仿得挺多的,我們的風格在當時是很獨一無二的,不過這些模仿也令我們想要在每一次新的拍攝中,都翻新自己原本的既定概念,去努力比『計劃』行進得更多一些。」

除了視覺系統和平面設計,Clara von Zweigbergk 也為 HAY 設計了好幾件充滿她個人風格的明星產品。

其中大家最眼熟的可能是 2012 年誕生的托盤系列「Kaleido Tray」,她在這組有些「七巧板」意味的幾何鋼盤裡,把自己對顏色組合的控制力發揮得入木三分。盤子有菱形和另四種不同尺寸的六邊形狀,允許彼此可以互相套疊,而在顏色上,亮黃、薄荷綠、粉橙、淺灰、淺珊瑚色的淺色組合,和天藍、湖藍、茄子醬色的深色組合、無論怎麼組合,都會是和諧而充滿著「HAY 感」。

Kaleido Tray

還有一組有趣的火柴盒也出自她手,她與丈夫 Shane Schneck 2013 年的合作作品「Strike Matchboxes」是七個設計感很強的、長長短短的火柴盒組。

除了拿手的色彩遊戲,這次設計的特殊之處在於盒面的點狀裝飾,它們都用了含有赤磷的墨水印製——所以不同於往常只有一個摩擦面的火柴,這些小盒子不但顏值很高,還每一面都能擦著 🔥

Strike Matchboxes 2013

如果要選一個「很她」的設計的話,那 Themis 系列掛飾一定榜上有名,這些用彩紙製作的幾何小掛飾都有著很典型的「Clara von Zweigbergk 風格」配色,明快而充滿屬於春夏的活潑感。Themis Mobile 還出現在了電影《Her》(她)裡,為畫面平添了小小的一縷魔幻氣息。

Themis Mobile 2010

我只做自己喜歡的,又和 HAY 很合適的東西。

Playing Cards 2014

在實際的設計工作時,Clara von Zweigbergk 有著一股子略帶強硬的獨立感。她說自己比較喜歡獨立完成作品,先讓自己滿意:「在那之前我不太會去問別人意見,當然啦,適當接收一些來自外部的意見有時候也會有所幫助,但千萬別摻合得太早,那會讓整個步驟都亂掉的!😃」

你接下來的目標是什麼?我下一步的目標是像現在這樣工作。

文章出處/ Voicer

誠摯邀請你成為好朋友-->
        

留下你的看法: